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二章:巨變)

二章:巨變

  打開窗戶,人少,卻感到殺戮之氣,那是因為四周圍的鳥都不鳴,而路上的野狗活像是長期居住於亂葬崗,吃腐屍吃久,滿眼通紅,煞氣凌人。要知道周圍安不安全,只要注意鳥跟動物反應即可了解。地下室要淹,船要沉沒之前,老鼠都會集體遷移,就是因為感受到危險,因此連忙逃離!而路上野狗平常被這麼驅趕下來,只會怕我們。就算野性真的起來,看到人也只會象徵性叫個幾聲,馬上跑走,而不會像我在三樓看到的那樣,目露凶光,完全回歸野性,跟狼差不多!雖然有不少狼犬的祖先就是狼。

  但又想想:近來氣候反常,明明九月中才入秋,偏偏於九月初就開始下大雨,接著轉涼,連「秋老虎」的階段都沒有,動物被這種反常氣候惡搞,大概也會失常,因此也不在意。不過以防萬一,我馬上到工具箱拿出之前到買的大把十字螺絲起子、小型螺絲起子組、剪線鉗與小型金工銼組,還有一把去便利商店買的美工刀,以防萬一。除了美工刀放在胸前,要用時可以直接拿出外,其他的器具都放在黑色帆布背包內,隨時可用上。

  拿了手機、4GB的MP3隨身碟與錢包,即刻出門。肚子有點餓,便計畫到樓下早餐店買個早餐,走在路上吃了,才有體力上課。從東海別墅那邊走到人文大樓,起碼十至十五分鐘,不走快點不行!有了這個想法,便連忙下樓,到樓下的早餐店。

  剛拿了個已做好的現成三明治,並且把十五元放在桌上,說個「再見」,同時要離開門口。可是老闆沒有任何回應。我當他沒空,便連忙離去。剛離開門口,忽然踢到石頭,一個不小心,往前一個踉踼,差點摔了個狗吃屎。要穩住身子的同時‧‧‧忽然聽到前方「嘶拉」一聲,銳利物品砍開薄鐵皮所傳來的怪聲。仔細一看,十大書坊門口鐵捲門上頭,一把刀身四方形,用來切菜的菜刀砍在上頭,其落點部位正好是脖子!頸部忽然感到一陣惡寒──要是我剛剛沒有摔個踉踼,就身首異處!此時之景況只能用「大難不死」來形容!

  看著那個插在鐵捲門上的菜刀,想也知道這東西並不會自動飛來。往後一看──老闆一反常態,滿眼兇光,抓了把刀鋒朝前的廚刀,往我背後甩過!看到刀在半空中,腦中以最快速度進行預測:我趴下去,很可能就不好行動,到時候反而會被插中;如果我往旁邊跑,或許他就會難以瞄準!

  預測完畢,我馬上壓低身子,立刻往旁邊衝,衝到上面有段距離後,再往旁邊溜,溜到後門那邊的柱子後躲好。往旁邊這麼一瞄:他終於沒看到我,暫時安全了。可不能一直這麼下去,我還要上課啊!我開始臆測下一步棋:如果選擇逃走,對方一定會追上來!由於背包沒裝什麼書,刀子這麼一插,馬上到背後,到時就仆了,因此決定──無論如何,先把他打躺下。畢竟他要置我於死地,如果不把他打倒在地,就穩死!於是儘量壓低身子,讓他從玻璃門那邊看不到我,然後從後門偷偷溜進去,並躲在暗處,從背包拿出十圓商店買的大號十字螺絲起子,後再從桌子旁邊摸出一個拿來裝飲料的陶瓷馬克杯,並伺機而動!

  從牆角往後看──老闆已經注意到我那邊,並且拿了兩把刀子,往這兒走來!看來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那就來個側面突襲!我屏息而動,左手反握螺絲起子,右手拿著杯子,準備突襲!當早餐店老闆走到我這邊的瞬間──

  我大吼一聲:「你他媽的給我硬食下這記~~~!」說完,右手猛地一甩,馬克杯立刻脫手,以近乎零距離之狀態,正中老闆頭部!隨著馬克杯的破碎聲響從他額頭傳來,手中廚刀一鬆,摔落地面,同時有頭昏眼花的情形。而後,以掂腳方式快速移動到他後面,用力一跳,並從他後腦延髓狠狠地來記肘擊!早餐店老闆這下子得要昏一陣子了。

  你說我為何我從頭到尾都沒用到螺絲起子?開玩笑!早餐店老闆跟我還是有點交情,我不想下重手;再者經檢查,他就跟一般人差不多,如果真是普通人,那我遲早吃上官司!俺可不想因為這個理由犯下過失殺人罪!

  接著,要準備離開早餐店,趕去上課‧‧‧就在此時,忽然聽見後方有「啪喀」的碎裂聲,回頭這麼一瞧──後面的那個傢伙頭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巨型蟲子!這下子,忽然想到PS2上的著名遊戲──惡靈古堡四的劇情:村民被一種依靠主人控制的蟲子寄生,控制行動;發育完成之時,在某些情況會破體而出!

  可他媽的,運氣也太好了吧‧‧‧Leon也不是剛開始才發現這個秘密,也是在遇到被寄生的狗才發現的,而我竟然一開始就碰上!左手的螺絲起子有用了‧‧‧既然對方已經不是人類,直接下狠手!

  話是這麼說,可是破體而出的寄生蟲,依舊控制著無頭軀體在行動,且寄生蟲頭部前緣口器,本身就是利刃狀,如果太靠近,甭說被砍傷或咬傷,被吃都有可能!這時,想到地上還有兩把廚刀,扔過去,看看能否將其斬死?於是便收起螺絲起子,一個飛撲,拿起地上兩把刀子,像是扔飛斧那樣,用力這麼一甩!沒想到準頭不夠,加上拿的是羊蹄刀尖(註一)的刀,沒有劃中,撞到櫃檯後頭!於是再把左手的刀交付至右手,並且特別瞄準──此時寄生蟲距離我已經不到兩公尺,只要這麼一伸長,即刻身首異處!假設這次再沒扔中目標,我就仆了!

  刀身斜擺,抓穩刀柄,瞄準好目標,用力一甩!「喀」的一聲,寄生蟲被切斷,噴出噁心的綠色液體,不過由於我站較遠,沒被噴到!寄生蟲失去頭部,自然也就活不了,軀體失去寄生者的控制,自然而然地就頹然倒下。

  寄生蟲被我解決後,接續而來的虛脫反應來了:雖然沒像其他那些初次經歷大難而不死的人一般,全身虛脫,但也開始冒起冷汗,於是連忙跑回樓上房間,先換好已被冷汗濡溼的內衣,後穿上卡其襯衫加防水夾克,下著深色牛仔褲,並且將一些換洗衣物等物件,放入一個高中時所買的巨型帆布登山包內,同時也把鉛筆盒等物品,移駕到登山包內,再加上藥品、硬式隱形眼鏡潤滑液與洗滌液,外加兩公升飲用水兩瓶,還有兩個背包,再次出發前往學校。

  下了樓梯,再看看早餐店‧‧‧桌上食物還有溫度,且沒有動過;櫃檯後面的冰箱內,還有飲料與一些材料跟半成品,於是我便對著桌上食物進攻,同時再利用那邊的材料,做了許多早點當路上乾糧,再裝了許多飲料,準備在路上慢慢喝。櫃檯內的鈔票,從一百至兩千,共卅張,全都拿了。(編按:好孩子不可以學喔!XD)最後,我想這邊應該還可以算個短期補給站,因此就找出鐵捲門遙控器,把瓦斯與非必要電源都關起,只留下電冰箱電源,而後關上大門,前往自己的學校看個究竟。

  沿途,各地一片凌亂──鴨子的店二號,鐵捲門竟然爛了,內部一片混亂;網咖內部,桌椅、電腦等物件,掃到地面,幾乎沒一樣完整;進入新X路一巷前的十字路口,攤販散了不說,路上車子幾乎沒有一台在路上跑,到處不是打橫,就是翻覆;不是變成廢鐵,就是整個焦了,還有些許火光。同時,我發現地面躺著許多屍體,且這些屍體許多還是警員的!而許多報廢的轎車中,還有許多是警車。我看到有一台的車門上頭,還清楚地寫著「犁X派出所」的字樣。這些警車,是從台中市六個分局還有各派出所調來的!

  我心想:昨天聽到的聲響,天殺的竟然是槍戰!滿地9mm的帕拉貝倫子彈與5.56*45mm的SS109彈殼,見得半夜狀況之慘烈!這下子‧‧‧整個TH區域,已呈現失控狀態!

  以防萬一,首先我把各種彈殼一一撿起,放在一個可裝1公斤物件的塑膠袋內,而後在許多警員屍體身上取得槍械與彈藥,尤其手槍拿了四五把預備。沒辦法,誰叫警員配的手槍之爛。把這些東西放入背包內,再將手槍插在腰間裝備腰帶的槍套內,彈匣也放入口袋內──步槍放了兩個,手槍擺了四個──並把M16A2側背著,最後再背起背包,一切準備就緒!

  再來就把屍體移到旁邊,同時拿一些值錢的物品還有鈔票,以備不時之需。(編按:再度重申,小朋友不可以學喔!XD)拖了很久,拿出手機確認時間,差不多已經八點廿分,知道不能再拖,便馬上走下去!愈下去,環境愈是混亂,而自己的心情愈來愈亂──開玩笑,出了趟國回來,學校變了個樣,心情不亂才有鬼哩!

  而後,後門到了,已看到相思林。再次確認武器都沒問題,便踏入學校,活像越戰的美軍那樣,從這個範圍不大的相思林進入教學區‧‧‧


To be Continued‧‧‧

  註一:羊蹄刀尖,刀尖並不朝前,而是呈現下墜狀,與刀刃垂直,如此較不會刺傷前方的人,或是誤傷自己。這種刀型大多以小型水果刀使用較多。

  這次,武器較為齊全,可阿翔是個沒有經歷過戰鬥的大學生,他能夠平安到達人文大樓嗎?TH別墅為何會造成這種情況,而阿翔接續又會遇到什麼敵人呢?請各位期待下回!

  接著,請各位看看吧,有什麼不妥的,告訴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