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三章:重圍)

三章:重圍

  腰上掛著的手槍,業已上膛並關上保險;手上所持的M16A2,也已切換到半自動,右手食指也做出Trigger finger out(註一)的動作,進入戒備狀態,以防有被寄生者向我攻擊時,來不及反應。

  從早餐店的死裡逃生經驗,與觀察小圓環商圈上警察與居民的「鮪魚」(註二)後,我大概可以了解,如何辨別會動的這些人是否為被寄生者。我會先看看眼睛,再來就是行動方式──他們的眼睛呈現兇光,並且瞳孔是血紅色;走起路來雖跟正常人一樣,但較慢,再來就是手持武器。又,只要見到我,就會進行攻擊。根據在腦海中的計算與歸納,結論就是:只要攻擊我、眼睛呈現血紅、行動較緩慢的,就是被寄生者。

  而我現在可以確定:我不應該考慮趕不趕得上今日課程,我該思考我能否活著。說實在話,以目前狀況來看,有上課可能嗎?想到這邊,看了看左側──十點鐘方向有把鐮刀向我飛來,直取脖子!見狀,連忙蹲下,然後就聽見「噗」的一聲,鐮刀插入身後的樹幹。定睛一看──距離約五十公尺處,有個戴斗笠的向我走來,口中不住念念有詞:「死吧‧‧‧死吧‧‧‧」同時,手中拿了把小型鎚子,準備再度向我扔來!

  此時,我心裡想著:如果我沒有幹掉這傢伙,下一秒我活不了!於是端起步槍,槍托抵緊肩窩,依照以前國防教育所學,掌握射擊八大要領(註三);覘孔、準心與目標呈現一直線,快速瞄準,手指一緊,用力扣下扳機!

  從以前看過不少電影、漫畫,玩過不少射擊遊戲之中,我早了解到:雖然軍事教育守則中,一再告訴我們要瞄準心臟或身體,但實際上,身體這部位通常難以造成致命傷。自然而然地,我便瞄準頭部!也多虧我以前玩BB槍學試瞄時,自我學習如何一槍射中頭部,加上近來在睡眠時戴治療用角膜塑形眼鏡,視力也較為清楚,也因此當我瞄準頭部時,雖然頭部面積較小,但我依舊命中!

  那人被我這麼一槍狙中頭部,雖然沒像電玩那樣,腦袋整個炸開,但那廝被穿甲彈打進腦部,壯如北極熊或大象,也會頹然倒下,何況是人?被我這麼在近距離狙擊的結果,自然而然就是在距離我十五公尺左右之處,「啪嗒」一聲,趴倒在地。看到那人趴了,我腦中第一個想法竟然不是:我殺了人,而是:他媽的,竟然被他接近到剩十五公尺才讓他倒下!看來得要再注意!

  想到這邊,我心開始寒了:就算是軍人,頭回上場,看到這麼多死人與血腥場面、遭逢生死關頭,外加親自殺人,心裡頭一定會害怕,可我第一反應竟是自責為何沒有在最快時間內結果他!不過看著這個被我一槍貫頭的,我也知道接下來會更糟,於是也不管三七廿一,看看身上有無值錢或有用的,便扔下屍體,繼續前進。

  走到管院大樓,要走下樓梯時,兩旁樓梯間門口鐵門忽然打開!右側有個看來較年長的大叫:「快抓住他!」接著就有群較年輕的也嚷著:「一定要他成為我們一份子!」然後兩旁湧出大量的人,約有廿卅人那麼多,手中的武器從書本、鐵棒、鋼管,甚至斧頭都齊了!情況不妙,本來想要後退,沒想到後頭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爆炸聲!我連忙往後跑,看看狀況──別墅口被炸封!不只如此,通往極品拉麵那邊的出口起火燃燒;下方往圖書館方向,靠水溝的那條道路,整個被雜物堆積不說,也呈現一片火海!而剛剛在管院樓梯間口見得的那些人,也追來了!看來不宰了他們我是無法前進!

  摸摸身上的彈匣,約有三個,相當於一般小兵所該有的量。M16A2使用的是SS109彈種,穿透力比M16與M16A1都還要強,且也如同AK74使用的「毒彈頭」那樣,會在體內進行不規則旋轉!再看了看前面──這廝的前進速度快得出乎意料!我才剛上來沒多久,他們已經走到距離我差不多只剩不到十公尺處!而這些傢伙分成兩路,左邊約卅人,右邊約廿人,按照他們的行動,似乎想採取圍毆!因此決定先把人少的部份解決。既然如此,直接掃吧!

  我把步槍切換到Burst(註四)模式,也不採取正確立射方式,而是把槍托放在腋下,如同使用機槍一般,開始對其展開壓制掃射,同時往前進。我每扣一次扳機,便感受到槍身震動的同時,三發子彈以極快速度從槍口飛出,撕裂對方的腹部、胸口、四肢,甚至打穿他們的頭部!我一面射擊,一面前進,口中不住大喊:「給我倒下,他媽的給我倒下啊~~~!」

  重複了五次,忽然聽到機匣「鏘」的一聲!聽到這個聲音,我知道彈匣內已經沒有子彈了。媽的,剛剛那把槍內的彈匣,竟然只有十六發而已。再看看前方那些傢伙:有的確定掛點,有的只有躺下,失去作戰能力;有的是趴倒在地上,準備再度爬起來;有的更是依舊故我,持續向前。

  這種情況,我知道後續恐怕難以補給彈藥,如果還再用槍械,我怕遲早會彈盡援絕。但不管了,至少我身上還有三個彈匣。於是,我按下彈匣卡榫,將空彈匣退掉,再安上新的。正要拉槍機拉柄時,忽然有個傢伙竟然向我走來,掐我脖子,打開血盆大口,要向我頸動脈咬下!

  被用力地掐住,難以呼吸;同時,我看到這傢伙要從我脖子咬下!我知道再不抵抗,明年今日就是我的忌辰,於是我下意識地用左膝蓋猛力一撞──「噗」的一聲,然後我膝蓋部位濕了;而那傢伙手鬆了,忽然後退個兩步,並愣在那邊不動。

  雖然不知道為何會讓這傢伙停止行動,但我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我馬上往後退個兩步,然後跳起身,口中還用日文喊著「騎士踢~~!」那傢伙被我的空中側踢踢中胸口,往後退了數步,同時還讓後頭的人像骨牌一般,全部往後倒!

  看到這個傑作,我心想:原來我腿力這麼強。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有機會可以上膛。於是我食中二指扣住槍機拉柄,快拉快放,「鏘」的一聲,上膛完畢,我踩著那些躺地上的傢伙往前跑,同時對著左側不遠的敵人開始進行掃射!剛剛掃射時,我是各方向都掃一下,左邊的人群多少受流彈所傷,行動也跟著減緩下來,也就幫助我較容易牽制行動,並再次前進到社科院。看了看左右,沒有任何人跑出來,便連忙往下跑,一直跑到中正堂正門口,才敢喘口氣。

  停下腳步,腦中開始轉起來:這種類似被寄生的情況,不用說在別墅區,就連學校也有這種情況,甚至更加嚴重!再計算一下自己所剩彈藥──身上還有兩個步槍替換彈匣,剛剛換了新彈匣後,以Burst模式連續扣了五槍,也就是十五發。依照一個彈匣約有卅發子彈,那大概還有一半。雖然我背包中還有手槍與步槍彈匣各四個,但是依舊要省著點用。萬不得已,除非敵人眾多,否則我不能再用步槍。想到這邊,肚子又餓了‧‧‧明明在早餐店吃過「霸王餐」,但經歷這麼一場大戰,熱量絕對消耗得比平時還快。加上太陽這時候才冒出來,口也乾了,於是拿出身上背的豆漿,開始喝起來。喝了一半,再塞入背包;同時,把步槍背起,改成使用S&W M5904。

  試瞄一下,並且確定開了保險,再次行動。下了樓梯,目標是人文大樓。經過科技大樓,門外一片亂,原本在中正堂外頭的垃圾子車,被打到這邊來;校友會館周圍的樹木,倒的倒,斷的斷;盆栽破的破,爛的爛。7-Eleven的自動門整個被打爛,海X館內的桌椅都亂成一堆。看到這種情況,比強烈颱風來襲還誇張!

  走到要前往人文大樓與文理大道的交叉口,忽然聽聞前頭有一陣人聲,且似乎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我連忙雙手握槍,伺機而後動。深怕等會兒我看到的是被寄生者‧‧‧

  聲音愈來愈近,愈來愈近,眼前看到兩個人影,是一男一女‧‧‧我大叫:「別動!」這時有個男性說話了:「阿翔,不要開槍!我是傻強!C寶在我旁邊!」

  聽到是自己人的聲音,我收起手槍,馬上走到他前面,對他說道:「你早該出聲了。」

  傻強回道:「你怎麼會在這邊?且帶這麼多東西?」我反問:「那你們為何會在學校內?你知道嗎?剛剛遇到‧‧‧」話沒說完,傻強打斷我說的話:「是不是遇到一些拿著兇器對著你攻擊的人?」我訝異了:「你怎麼知道?」同時,我看了看C寶──她眼神渙散,不住發抖‧‧‧

  傻強說:「既然遇到你,有什麼事情先到人文大樓三樓再說吧。」於是我跟他兩個人,護送著C寶慢慢走到人文大樓‧‧‧



To Be Continued‧‧‧

註一:這是讓食指離開扳機護弓,以免造成「金手指」。金手指就是你把食指放入扳機護弓,在用槍方面是大忌。

註二:屍體也。

註三:托、抵、握、貼、瞄、停、扣、報。托護木,抵緊肩窩,握好握把,貼好腮,瞄準,停止呼吸,扣下扳機,回報中靶與否。

註四:相當於國造T65K2的「3」,也就是三發射擊。M16A2本身沒有連發射擊模式,只有三發射擊。原因是來自越戰時的教訓──在草木皆兵的叢林內,美國大兵們往往只要有個風吹草動,馬上就是扣緊扳機,一路掃到底!往往一匣子彈打完,連半個越共都沒打到,十足浪費子彈。直到M4A1才再度安上全自動射擊模式。



  下回:從畢業旅行回來的同學們,這次與阿翔再度碰面了。他們為何會在那邊?整個情況又是如何?請期待下回。

經過判斷結果:為以免學校反彈,我會開始把學校、餐廳‧‧‧跟東海有關的部份給匿名‧‧‧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