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七章:離校(中)Ver. 1.5]

  七章:離校(中)



  十七棟與十八棟宿舍中,被寄生者如潮水一般湧出,手持各種鈍器與銳器,同時以一般行走方式向我走來,口中不住嚷著:「又有個異類,了結他!」「沒錯!了結他!」「無論如何都不准讓他離開這邊!」看了三秒,我笑了。

  剛剛我還覺得人潮洶湧,但仔細看上去,加以分析結果,我得出結論:這不過是因為擁擠造成的錯覺──按照一棟宿舍約有二至三樓,而每棟至少有十四十五間,平均一間四人居住,大概加起來也不超過一百人。再論人群行動:十七十八棟基本上是傍山而建,要爬到二樓除了爬樓梯外,接著只有爬晒衣場下的水泥壁,而後穿過走廊,才能進行攻擊;如果真硬要攻擊,只有採取投躑。從下朝上投擲物品,較為困難,怎麼看我情況都很吃香。於是,我抄起手上的T65K2,把選擇扭轉到「1」,以標準立姿射擊,朝著兩側人群頭部射擊!同時每射個五發,採取蟹行轉移陣地!

  這些被寄生者的速度基本上不慢,但平凡肉身怎能輕易勝過槍砲?那些人是想從兩側衝來,然被只能容納三人通過的走廊壓縮,無非影響行動,想快速行動,十足困難!右面情況對他們來講是還好,至少出口旁邊沒有欄杆,有空間可以行動;然左側除出口外,整個被欄杆與牆壁侷限住,人群難以進退,這也導致有的敵人不是被自己人擠倒在地上,從身上採過,就是被擠到從欄杆摔下!

  由於長期提重物,手力也變強,三點多公斤對我來說尚不夠成妨礙,讓我雖呈現立射狀態,精準度也有一定水準,也多虧國造65K2結構扎實,對我而言,這把步槍所帶來之後座力,與點二二步槍一樣輕微,輕微到幾乎可忽略不計,更是幫助我進行精確打擊!雖然右側難以應付,但是左側對我來講只能用「輕鬆」二字形容!

  一匣尚未打完,從右側十七棟湧出之人群被我殺了約十名,而左側更是倒下約卅名,都是被步槍彈穿過頭部,串燒!到了此時,敵方也知道再這樣下去不行,於是兩側敵人慢慢往內退,就這麼手持凶器,站著不動了。

  看到這個情況,差點傻住,他們這麼做有意義嗎?可下一秒鐘,當我看到有個傢伙將耙樹葉用的耙子,像射標槍一般向我眼前扔來時,我知道意義何在──他們要用擲物方式把我給宰了!我連忙側身,那隻金屬頭朝前的耙子飛過我眼前,離我鼻面不到兩公分!

  躲過這一隻「飛耙」,我以為可以稍微喘口氣,接下來……「啪」的一聲,臉頰一痛,我被精裝書書面打中,暈眩約莫半秒後才回復。摸了摸患處──只是一點皮肉傷,幾不成傷。然瞥了下地上的書乃是「萬卷樓」出版,放在收藏硬殼內之《段注說文解字》(註一)時,心中一陣惡寒──從六公尺處把重約二點多公斤的精裝書以一定速度扔過來,且其準確度還能精確砸到我,可見其力量與準頭!幸好力量到這邊時,稍微減弱到像是被軟式棒球擊中頭部,要是力量再大點,且擊中我的地方是書背或書角……就算不死也頭破血流了!

  這還不算,當我連忙將頭往右側這麼一轉──鐮刀、西瓜刀、掃把、玻璃片、書架、水桶……任何你能在學生宿舍中找得到的物件,都從我眼前飛來了!我連忙一個臥倒,同時扔下手上的步槍,拔出掛在腰間的S&W 5904手槍,用右手快速回開三槍!本來目的只是恫暍,雖然似乎無意義。可說也奇怪──眼前三個大一的被寄生者,竟然捂著胸口倒下了。

  怪哉!單手射擊,說實在是頭一回,可是我卻十分精準地擊中對方的心臟!這是怎地來著?不過這至少令人振奮,我立即爬起身,左手抓起剛剛扔在地上的步槍,跑向十七棟右側,從他們側面展開攻擊!不過對方自然而然地不會給我這機會。雖然我平安地跑向右翼,距離十一棟已經不遠,眼前正好就是我剛與同學分別的地方──人文大樓,可是敵方似乎也發覺到我的舉動,正準備以二戰日軍名物:「玉碎戰術」(註二)展開反擊!

  我冷笑一陣,收起手槍,把步槍背在右側,並從S腰帶拿下一個手榴彈,握住安全握把,用力拉開插銷,再以高拋物線方式扔入人群!扔完一枚之後,嫌不足,再扔了一枚!

  兩聲巨響發出,氣浪捲起陣陣灰塵,使我雙眼迷離。等煙霧散去,爆炸圈內的被寄生者,被如此強威力的炸藥這麼一炸,不是血肉模糊地被爆風與火焰吹至樓下,就是被飛散的金屬破片撕裂身軀,大小不一的皮肉與臟腑碎塊,與地面鮮血相和成一團。而他們的死像,不是肢骸飛散,就是肝腦塗地,可說沒有一個是站著的──這些人就算存活,也因為腿殘而喪失行動力,根本無法再戰。

  雖然我及時掩耳,但爆破所帶來之巨響依舊對我聽覺造成暫時性傷害,幾乎有好陣子難以聽見任何聲響。就因為無聲響,本來想說應該毫無動靜,便正想往前進時,忽然聽聞「嘩啦」一聲,牆壁因為爆炸所帶來的氣浪與聲波,震碎了外側隔牆!看來剛剛榴彈的爆破,同時也波及至宿舍建築。別以為宿舍建築會堅固到哪兒去,雖然下雨不易漏,地震不易倒,但對於強大的爆破力,幾乎承受不住。加上本校絕大多數宿舍建立時間本就與校齡一般悠久,外牆建造方式幾乎不是鋼筋水泥,而是以磚砌成,外塗上石灰。以這種建造方式所築之外牆,想當然爾,不會堅固到哪裡去。十七棟二樓外牆和門板就因此產生龜裂,而後坍了。

  危機暫時解除,拿出飲料猛灌幾口後,接著就是進入臥室,看看有何資料跟目前情況有關。我踹開那些被寄生者的身體,先從靠近廁所的房間進去,看看究竟。找來找去,我只尋得一萬兩千元、尚未使用的十三開空白筆記本與一盒過期的太陽餅,再來就是網路遊戲攻略、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作業系統軟體與其他雜物外……等會兒!這邊有個作業系統是Windows最新型的伺服器作業系統,我先收起來,看來似乎滿有用的,於是便找個硬盒子裝入其中,並連同剛剛所看到的東西一同放入背包內。

  進入下一間,我在下鋪的床底下,搜到一個軟式光碟收納盒。拉開拉鍊一看──這不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經典特攝片:假面騎士系列與超級戰隊系列嗎?雖然都是同好翻譯後再私自販賣的水貨,但從最早由藤岡弘演出的假面騎士至目前最新的騎士,從最早的秘密戰隊到現在最新的戰隊,全部都有!這應該要收起來,好好地收藏!於是重新收起盒子,丟入背包內……

  再進入下間,我在櫥櫃、床底下、抽屜中翻了一陣,除了找到三千元外,竟還在床底下翻出一個約有一個萬代出品之PG版鋼彈大小之木盒子。打開一看我傻了:這是自韓戰起決定使用的M26手榴彈,俗稱檸檬!檸檬約有四五十個,也算大宗了。本人是個軍事迷,見到這個差點叫出來!可當我那些手榴彈外殼上還充滿細小鋼珠時,我叫不出來──這比原版更威,竟在外殼多裝有鋼珠,肯定是製造者刻意裝上的。看來這學生不簡單……

  發現到這重火力,我很高興,這些手榴彈幫助系上還存活的同學們增強火力,但是目前這個登山包已經放有將近八公斤的物資,我怕這個粗製濫造的產物會爆開!可這東西如果沒帶走,又似乎覺得很可惜!我左顧右盼,看看週遭有無可放置更多物資的東西。找著找著,終於發現床邊擺了一個大型吉他!我把吉他從袋內拿出,同時搜尋他人衣櫃,又尋得一個硬質旅行箱,其容量約可塞入兩個三歲幼童!

  靈機一動,我決定減輕自身負擔──先把背在背上的三把步槍放入吉他包內,留下自己用的;尚未使用之備用彈匣,一個一個排整齊,放入內裡;MK II則先拿出四個,掛在腰帶上,而後再把剩餘的與改良版榴彈放在同個箱子內。收藏完畢後,將吉他袋綁於行李箱外,後轉身離開。

  要準備踏出門時,我忽然聽到一個很不自然的聲音,似乎是計時器在做最後倒數。往旁邊一看──媽呀!背後的牆上貼了一塊像是磚頭大小的物事,連結一個十圓商店所販售的倒數計時器,閃著紅色燈光,並且發出嗶嗶聲響!

  看到這個,腦中不由自主地閃過那東西的名字:C4定時炸彈!媽的,不知是誰,竟在房內安裝定時炸彈;再看看計時器:該死,還剩五秒就要爆了!我下意識掉頭,想盡辦法,一面拉著行李箱,並以我最快速度離開現場,並衝到十八棟,同時掩耳──難以消除的劇烈聲響,加上劇烈爆破,整個十七棟二至三樓部分,就這麼被炸彈給炸坍,同時把樓下的被寄生者壓在地上,不再移動了。

  我心想:媽的!現在社會是怎樣?死小子一堆!私藏軍火不算,竟然還在宿舍內裝自毀裝置,是真夠大成本了……想到這邊,我發現不對勁了──等下!我知道自己的耳力很好,但我竟然能在尋常聲響中聽出不尋常,同時還知道那是定時炸彈,並且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處理,我有受過這種訓練嗎?這種能力應該是特戰隊才有的吧?奇了。

  再看了看下面,心想:這樣也好,雖然整個十七棟上層被定時炸彈給炸坍,使我無法回頭,不過這也幫我解決一個危機──十八棟樓下的敵人應該不會再湧上來了。要離開其實很容易,六棟那邊沒有堵住,從那邊走應該沒問題;何況十七棟與十一棟門口之間的那條路還沒封閉,從那邊走亦行得通,便沒特別在意後方道路被斷的事實。想定後,將步槍收到吉他袋內,同時拖著行李,準備離開男宿區。沒辦法,剛剛拿著一堆東西,手痠得要命,導致剛才持握步槍時,手不住發抖。如此,只得收起步槍,依靠腰上的手槍與刀械,外加五體……

  本來如意算盤打得很精,可往六棟一看──媽的!從六棟與十九棟中間的通道又湧出一群人!看來敵人又出現,我要且走且退了。剛想到這邊,正好有個右手高舉精裝書本的傢伙向我衝來,且離我不到十五公分!我想都不想,從襯衫口袋中拔出美工刀,刀刃推至最底,一個反手,用力刺入那廝的咽喉,同時用力往右一劃──刀刃齊根沒入不說,頸部更是被這把殺傷力不足的刀,幾乎撕下一塊肉!那倒楣鬼右手掌一鬆,書本摔落在地,雙手這麼向前用力,狠狠地將我推離數步!這動作做完,他開始捏著自己的喉嚨,不住發出刺耳的哀鳴!我穩住身體,見到機會來了,一個轉身,同時抬起左腳來個甩鞭式(註三)側踢,這傢伙的肚子被我先一個膝撞,而後小腿撞擊到他的腰眼,便倒在地上,抽搐一陣,不動了。
  
  敵人剛倒下,腦中忽然感到異常──方才拿美工刀捅人時,覺得刀刃刺入肉體並劃開的感覺在我腦海中十分熟悉……怎地?遇到這種只有在二戰、韓戰與越戰,甚至是中東與非洲當地內戰才會有的肉搏血戰型態,我不但沒有任何恐懼‧還帶了點點興奮與振奮……且這種融合特戰隊員一招致敵與實戰格鬥殺法的技術,雖然我曾在電影或動漫中看過,但頭回使用卻用得如此順暢!不過想到這邊,知道威脅已除去,有機會往旁邊逃竄,再不逃就來不及,因此便不再思考,馬上把注意力放在自己雙腿,朝著大馬路前進。可是想逃,談何容易?那些傢伙手抓著各種可以當成凶器的物品,從已變成屍體的同伴身上這麼踩過,同時發出「呼啦!殺啊!」「死吧!」「剁了他!」等聲響從我背面追來,目的也沒什麼,就只是要把我給宰了,就如此簡單。
  
  無可奈何,遇到這種行動像瘋狗一般,幾無痛覺,可是又有人纇基本智慧的傢伙,要對付他們,按照老美公認的,只有霰彈槍與.30in機槍才能應付,可當這兩樣東西都沒有時……也不可坐以待斃。且誰說沒這兩樣就無法應付這些傢伙?雖然沒有這兩樣,可我有融合爆破力與穿透力的玩意兒──MK II「鳳梨」手榴彈!



  旅行箱內有裝許多榴彈,暫時不虞匱乏,但以目前情況來說,沒有時間讓我這麼翻找,因此身上掛的這四枚,得要好好地扔,同時搭配腰上S&W特製「兩光」手槍進行作戰。

  拉著行李箱退到一定距離後,從S腰帶摘下一個手榴彈,右手握住握把,左手食指扣住插銷,並用力拔出,而後就是投擲。這回我不採取空拋,而是採取滾地方式,滾到他們腳下。我輕輕一蹲,如扔滾球一般,已近乎直線,且離地很低的路線,輕輕地扔到人群內;同時,怕殺傷力不足,我又摘下一個,再次擲出!我想……重複這些動作,達四次之多,這種技術就算不熟練,也差不到哪兒去。也因為我連續這麼「練習」四回,只見煙霧瀰漫,炸彈爆破聲響此起彼落,與被寄生者群的悲嚎相和……

  煙霧逐漸散去,只見斷肢殘骸等混同鮮血,灑在地面上,這種場景如同美國某款縮寫是MK的格鬥遊戲‧‧‧這系列曾改編成動畫、影集,甚至三度拍成電影,人物講求真實,以血腥殘忍手法終結完對方,同時宣告「FATALITY」……(註四)

  本人以為人群都掛光,正準備轉身離開時……餘光瞥見一名穿著嘻哈裝的傢伙向我以跑百米速度衝來,手持扁鑽,同時像「起乩」一般,發出鬼叫聲。同時,在距離我不到兩公尺時,高高掄起手中凶器,直取頭部!

  媽的,現在大學生是怎樣?竟然拿著這麼歷史悠久的幹架用具?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不阻止他,這個問題就要在黃泉思考了!以對方的速度,步槍長度實在伸展不開,況且我手上也沒步槍,哪有美國時間從吉他袋找步槍出來?此時,敵人又向前推進半公尺!我見狀不妙,即刻從腰間槍套拔出手槍,左手也沒空輔助,便直接連扣四次扳機!那傢伙在不到一公尺的距離被擊中,在胸口與腹部留下三個「鈕扣」(註五),而咽喉更是留下一個怵目驚心的血紅色圓孔!照理來說,咽喉被擊中,正常人也該死了。可是他媽的,那廝竟然還沒給我停下,再卅公分,扁鑽就要刺入腹部!

  緊急萬分,我想起自己還有五體可使用!於是一個左側踢,狠狠地往那傢伙腹部踹去,那傢伙被我踹得倒退五步後,便快速以雙手持握手槍,瞄準敵人眉心,扣下扳機!嘻哈男眉心多了個圓孔,晃晃悠悠地倒下。本來在想應該結束了,可當軀體完全倒下的瞬間──嘻哈男頭部忽然爆開,寄生蟲從體內竄出,並且飛身向我撲來!我毫不遲疑,用左手抽出刺刀,同時一步向前,從左下至右上來個斜削,斬向相當於蛇的七寸處!國軍時常拿刺刀開馬口鐵罐頭,連馬口鐵都能切開,何況以血肉創造之寄生蟲?寄生蟲就這麼被斬成兩截,從斷口噴出青藍色汁液。落到地面的同時,本能地蠕動一陣,不動了。

  我一腳把寄生蟲頭部踩扁,並確認敵人不再追來後,我便幫手槍換上新彈匣,同時把舊彈匣內所剩的兩發子彈擠出,塞入外套口袋內,備不時之需,同時拖著沉重的硬質行李箱,繼續往目的地──小太陽早餐店前進。走著走著,想到:我何必這麼虐待自己,拿四把步槍做什麼?於是便拋下一把步槍,同時再丟下兩個手榴彈,繼續走下去……

  走著走著,我深呼吸一口,同時苦笑:沒事找事幹的,大概也只有我吧。呵呵呵……



  當阿翔離開這邊約五分鐘後……以傻強為首之六人,為尋找離開學校的道路,進入男生宿舍區。小熊手持M16A2,在隊伍前面打頭陣,同時觀看四周圍,以防有敵人攻擊。可當他們走到靠近男生餐廳那邊的宿舍區時,周圍死寂一片,腳下溼粘之程度,活似未經整理的傳統市場;穿過廣場,走到六棟那邊,發覺到處都有被破壞的痕跡──外頭窗戶玻璃碎了,門板折了;走廊上飛出的電腦螢幕摔了,床板也飛了。這些都還不算什麼,等他們看到裡頭大一學生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C寶隨意去探一個人呼吸與頸動脈,發覺沒有任何反應時,他們才感到大事不好:人死了。仔細一瞧,還都是被人用槍近距離射死的!

  蓓儀看到滿地的死屍倒在血泊中,嚇得幾乎快精神錯亂,要不是傻強馬上給她一個巴掌,使她驚醒過來,否則早就得了失心風。

  六人在六棟房間內尋找可用物資與線索。在這邊,他們在地上發現到不少步槍彈殼;同時,當他們進入屋內,還找到不少金錢與遊戲。甚至某間房內找到幾本槍械書籍與幾個半透明資料夾,內有各種從網路上所尋得之武器相關資料。想必這房間內,似乎曾有個與阿翔有相同喜好的人住在這邊。按照蓓儀與詩瑀兩人看法,這些資料對他們短時間沒什麼用途,本想忽略掉,但在傻強與小熊兩人的堅持下,他們還是把這些資料帶走,備不時之需。接著,便繼續往前行。

  途經六棟與十八棟之間的通道,只見已然半毀的十七棟,還有滿地的髒亂與鮮血。這使得他們不得不決定走在充滿泥濘的草地上,畢竟沒有一個正常人願意走在血泊之中。這時,盈諦內急,臨時要上廁所,五人就在十八棟門口把風,同時休息。盈諦進入沒多久,廁所內傳來呼叫聲,小熊與傻強二人連忙查看究竟。

  進入廁所一看,盈諦無事,可地上躺了不少具屍體,而他們生前還都是軍人──阿翔在此時根本不曉得這些被他做掉的,其等級不是特種部隊的菁英,可也是陸軍之中的菁英班──;周圍破碎一片,滿地狼藉,想必是強力爆裂物所造成。

  三人離開廁所後,回到集合點。小熊問道:「盈諦,這些人該不會是你宰的?」盈諦苦笑:「如果是我宰的,我就直接上軍校,而不是在TH大混了。如果你說是翔哥宰的,或許有可能!」C寶道:「別亂講好不好?雖然翔哥情緒不易控制,但也別開他玩笑吧?」

  這時,傻強對眾人問道:「先不論為何這邊有國軍的屍體,現在有個最根本的問題要思考:國軍來我們學校做什麼?」眾人回想起方才在地上撿到的步槍彈殼,房間內的學生屍體,加上死在廁所內的步兵班級,六人同時開始感到毛骨悚然……他們藉由剛剛所聞,外加盈諦在廁所所觀察之結果,開始在腦海中還原現場:C寶等女性所臆測的情況是──該不會生化危機擴散到學校,把整個台中的人都寄生了,軍方為了拯救這些未被寄生的人,進行掃射鎮壓,結果寡不敵眾,逼到廁所內,最後走投無路之下,為不想被那些受到寄生控制的人們白白殺死,以手榴彈同歸於盡?

  而小熊等人所想到的,前面部分都與C寶她們想的一樣,可是死法比較搞笑:是個天兵把手榴彈拉開,一發往後甩,另一發則是抓在手上,卻把插銷當榴彈丟出去,害整班都死在天兵手上……

 他們是朝這兩個方向想,可是他們卻沒料到:他們的臆測方向對了,可整件事情實際之前後發展卻錯的離譜,且沒料到──這其中充滿著極大陰謀,一個橫跨政治、國家與組織的陰謀……

  可就算毛骨悚然,路還是要走。於是六人連忙離開這個地方,繼續往前行走,並決定穿過廿棟,往停車場方向前進。當經過廿棟時,位在隊伍末的小熊無意瞥見草叢內有一把國造65K2步槍,同時還外加兩顆手榴彈,於是決定將其撿起來,並把手榴彈放入衣袋內,同時使用65K2當武器,同時跟上腳步,害怕剩餘五人出事情。

  傻強他們穿過十一棟,前往機車停置場,發現那邊出入口尚未被破壞,於是叫C寶連絡大家,同時叫大家找到車子,並在出入口外集合,集體騎車上去。說完後,大家便解散,尋找自己的車輛。

  小熊在停車場上緣找到自己的野狼傳奇,便騎下去,與眾人見面。當他已到出口,正準備與大家集合時,忽然在廿一棟方向聽見槍聲,他對傻強說:「對不起,有點事情,我先去辦一下!」說完轉動油門,往聲音所在地前進。

  到了廿一棟位置,他連忙下車,握著手上的步槍,查看究竟。不看還好,一見差點昏倒:就見得晁偉他們受到一大群被寄生者攻擊,且阿洋被三個人抓住,危在旦夕!同學一場,怎能見死不救?之後的事情,已寫在前面,就不再贅述。故事再回到阿翔身上。



  當我走到靠近校友會館的十字路口時,忽然感到背脊一陣寒冷,接著鼻子一癢,不由得打了三個噴嚏!怪哉,雖然天氣不尋常,可現在有點熱,不至於會讓我打噴嚏吧?該不會是誰講我壞話?算了,不管了。

  拖著沉重的行李箱,實在有夠累。這時我看到原本已經被搞的亂七八糟的7-ELEVEN門面,竟然已經修復完畢,且窗內好像有人影晃動,感覺有些怪異。我二話不說,走進去看個究竟。當我靠近自動門時,自動門還真的有運作!我進入一看,看見一個帶著眼鏡,梳著三七分髮式的店員站在櫃檯內側,對我打了個招呼:「歡迎光臨!啊,翔哥你來啦。」我看那人行為正常,樣子挺眼熟,還叫我翔哥,似乎是熟人;再仔細一瞧:他就是校內7-ELEVEN中,該分店店長!話說我之前還跟他聊得滿投機,聊到快成為朋友,也算熟人。此時在這種時候,他竟然還在這邊,實感怪哉!

  我問道:「你怎會在這邊?」店長說道:「沒有啦,反正現在這種情況,就算學生不來,最起碼還有穿軍服的來這邊,再不然還有一些特殊『自由份子』也來晃動。對了,翔哥,剛剛在遠處還能聽到鞭炮聲和煙火放射聲,你有沒有聽到?奇怪,白天放鞭炮還有可能,哪有笨蛋在白天放煙火的?還有翔哥,你畢業旅行回來啦?行李還真不少。」

  聽到這邊,只能苦笑──台灣的確和平,聽見這種爆破聲響此起彼落,見到軍人到這邊閒逛,竟絲毫沒在意這其中有何怪異之處。不過……這也不對。槍聲與鞭炮聲在一定距離內,聲響幾乎不相同,一般當過兵的台灣人都知道吧?又,難道說……他並非明著講這話,而是暗著說?通常電影情節都是這麼演的。如果是後者……那我就不能從字面聽,要用他的型態說。或許他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告訴我。

  想到這兒,我便說道:「是啊,剛剛到處都炮響,且到處有不少外地的在這邊來放炮哩!不過也真奇怪,不是過年,怎那麼多人放炮啊?話說我已經很久沒放了。」

  店長便對我說道:「翔哥,那就買一些吧,算你便宜些。雖然照理來說這邊是不許放砲,便利商店也沒在賣也不准賣這種東西,不過偶爾做做這種生意也不錯。」於是便帶我走到倉庫內,把堆著各式大小木箱的手推台車一一從裡頭拉出來,然後問我:「如何?你要買什麼,就自己挑,挑完之後再來結帳吧。」說完,搬下一個木箱子,撬開上蓋,赫然發現箱內裝著各種不該在這邊出現的物事──箱內裝的竟是武器、藥品與防具,甚至還有軍用口糧!醫療用品從普拿疼、阿斯匹靈這類在藥房都能買到的藥品到奎寧、蛇藥、毒蛇血清、去蛋白血漿與手術刀這類在軍中才能找著的急救藥品;兵器從短至長,你能在電影中看到的單兵武器在這邊都看到了。只是這邊賣得比較低階,武器是國造,而機槍方面只到T75班用機槍(註六),顯然沒有排以上的火力。不過也夠了。

  看到這邊,我可以確定剛剛那些話語不是隨口說說,那是暗語,翻成白話就是:你要不要買一些槍炮彈藥?東西都打開,自然就是挑啦。看到旁邊有根像是圖畫收納筒的玩藝兒,便認出是六六火箭彈,我問店長說:「我要買這根。這怎麼賣?」店長也滿四海的,他就說:「內行喔,這根就算你便宜,三萬五!」於是我連忙打開背包,看看身上金額,是否足夠支付。好樣的:剛剛到處亂撿東西,撿到不少鈔票,兩千元已累積到廿張,一千元卅五張,五百四十張,一百正好半稛,五十張;錢幣方面,五十元已經多達一百個,其他十元五元與一圓更是數不清!

  我直接把那卅五張一千元給他,同時請他幫我把那些零錢換成大鈔,才方便攜帶。店長還真幫我換哩,全部加起來,一共要換掉差不多卅張的兩千元鈔票,可見其數目之多。兌換完畢同時,我問店長:「你這邊能不能賣些特別的東西換錢,好比首飾、金銀等產物的?」店長說有,於是掏出三條金項鍊,請他估計行情。店長看了一下,說:「這每條大概近一兩半,還是24K純金,單看金價就是48000元;加上這個做工……51000元。三條嘛……就是153000元。這下子我沒辦法直接換給你。你能不能從那邊拿一些合一定價錢的東西哩?」於是我再走到後面,繼續翻其他東西。

  一面翻,一面想著:這是本人有史以來頭回遇到這種情境,此種殺頭生意竟也會出現在這種清靜地方。我想這種奇遇,也只有在電玩或是戰亂頻仍的地方才找到。同時,我也忽然想到某部號稱以真人真事改編,講一個軍火商的電影(註七)……會想到這個,是因為那部電影的主角之後販賣軍火給非洲軍閥……同時也想到惡靈古堡四之中的武器商人,不過有點不同的是:這兒是台灣不說,且還有店面,甚至竟然在便利商店內!我滿臉除了「囧」,還是「囧」……

  To Be Continued……



  (註一)說文解字,以清儒段玉裁所注者為通行本,中文系文字學要用的教材。有的二年級學生住在十一棟,或是擔任棟長,就有可能在明明隸屬於一年級的宿舍區中見到二年級以上的中文人。此書通常是一本縮印精裝本,重約二點多公斤。放入硬質珍藏殼內,以扔飛盤手法扔出去,被扔到不是好玩的;如果拿書背敲人……就算沒爆腦漿,腦震盪或是噴血都有可能發生在那個被敲的倒楣鬼身上。

  (註二)玉碎戰術,乃是二戰末期,日軍於絕望時,不顧一切,也沒有任何次序,以自殺為目的,向敵方衝鋒,用最基本的刺刀或是武士刀進行廝殺。遇到這種情況,老美只能採用霰彈槍與陣地機槍來解決。依照曾經打過二戰的老美說過:什麼槍械幾乎抵抗不了採取玉碎戰的士兵,唯有霰彈槍與.30in白朗寧機槍能阻止他們。(詳見電玩《榮譽勳章──太平洋戰役》遊戲註解)

  (註三)泰拳技術,踢腿時小腿不跟著用力,只有腰部轉動時出力,而大腿是負責抬起,小腿則像是甩鞭一般,順勢踢向敵方。此法踢擊為實戰技術之一,能夠省去較多體力。PS:可達到兩段攻擊效果。XD

  (註四)所指美國著名格鬥遊戲「MORTAL KOMBAT」系列,也有人翻譯為真人快打與魔宮帝國。此款遊戲系列只有美板,沒有國際中文版與日版。從1992年迄今,算有些年代。

  此遊戲最具特色的是在敵方被連續兩回合打到沒體力時,第二回將會呈現昏厥狀態,並且出現「FINISH HIM/HER」的指示;你按出特定指令後,角色會使用終結技解決對手,之後出現角色勝利,並且宣告「FATALITY」。處決的方法不外乎斷頭、去骨、拔手、火燒……等,死法都相當悽慘與誇張,也相當血腥。因此在美國算是一款成人向遊戲,也因為如此,這款遊戲迄今為止沒有日文版與國際中文版,相對在這台灣算是個小眾遊戲。

  (註五)指在身上的彈孔。

  (註六)此為目前臺灣班級支援兵器,不過台灣用較多的是比利時原版。SAW,全名為Squad Automatic Weapon,班用自動兵器。仿照美國所仿照的M249,也就是比利時FN MINIMI所製。

  (註七)指尼可拉斯凱吉所主演之電影──軍火之王。



  此回阿翔進入便利商店後之遭遇,竟如同電玩遊戲一般離奇,接下來阿翔又有什麼遭遇呢?請各位再期待下集!

  PS:下回女主角將會登場喔!XD


  這回是1.5版,在平安夜前夕貼上。原本版本將會刪除。抱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