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不要命的大學生寫的YY同人:重逢。其二:失憶

清晨八點,我醒了。呼哈~~~睡的真飽!身體大量運動之後,睡四小時,反而比睡八小時還來的有效果!直起身子,並看看窗外:雖然正處於冬季中旬,且外頭多雲,可是幸運地,今日出了個太陽,使得溫度稍為升高,不會過於寒冷,很適合出外活動活動筋骨。既然外面天氣好轉,那我也該起來了。(作者編按:此時歐普的溫度攝氏七度。在台灣,我們要穿好幾件,煌卻覺得很適合活動筋骨。大概也只有像我這種怕熱卻不怕冷的「怪腳」才會如此覺得了。歐普這邊最冷可冷到攝氏零度以下!原因在於北回歸線南移,且歐普位處在亞熱帶。由於四面環海,風勢強勁,又無山阻擋,冬天早上的氣溫就相當於我們淡水那邊!)

看看旁邊,沒人。我想她們都起來了。平常在家和在外,通常房間內第一個起床的是我。怎地今天她們起的比我早呢?八成她們也是因為昨晚的「大量運動」,體力都消耗殆盡,所以睡的也很沉,精神也就很快地恢復了。但,不對啊!她們不是每天晚上都有在「運動」嗎?且有時候還比昨天激烈哩!記得除了瑪琉跟我一樣是早起的人之外,另外兩個每天都要到九點半或是十點才會起來,且醒來時,還睡眼惺忪哩!怎麼反常了?

不管了,我不想讓她們等太久,先穿好衣服,以免著涼;然後到趕緊刷牙洗臉和整理儀容再說吧。咦?你說什麼?為何我沒說要刮鬍子?喔,我自青春期以來,從來都沒長過多少根耶!就算長長了,無聊且四下無人時就開始拔了,也不需勞駕刮鬍刀,所以就只刷牙洗臉和梳頭。(編按:俺也是。)

下樓梯時,聞到炒青菜的香氣,不知今天早餐吃什麼?走到飯廳裡,仔細一看,是官邸內大廚(我妹妹派給我的。本來是負責我們的餐飲,可是我們自己動手動慣了,因此他幾乎晾在那邊,沒事幹。他平常只要早上八點左右或是四人都很忙時,他才會動手;午晚餐我們大都自己做,很少勞駕他。派上用場時,除了做早飯或是我們請他幫忙作飯以外,就只有幫我們準備宵夜或是買菜時才能讓他大展身手。真是委屈他了。)做的日式早點:一份日式蛋捲、一鍋白粥、醬菜以及三樣炒青菜。照理來說,她們這幾個都很愛吃,尤其是拉克絲跟露娜,她們一看到食物就會撲上去,讓我不知如何是好。可今日反常了:碗筷杯盤都放在位置上面,而桌上的佳餚也都沒有動過的痕跡。

連杯盤都沒有動過,這是怎麼回事?她們不在飯廳,在哪邊?我從頂樓曬衣間開始找,接著是她們三個人的獨立空間、將來自己孩子的房間、客房和遊戲間,甚至找到地下一樓的車庫都沒人,於是決定找最後一個地方──二樓我的書房。

果不其然!我看到有兩個女人穿著厚重的夾克(編按:這才合理!)坐在書房內的床邊。一個棕色短髮,另一個有著粉紅長髮,她們分別是露娜以及拉克絲。這兩人似乎圍著什麼在說話。我馬上走進去看個究竟。

我走進去,還沒開口,床邊的女孩們立刻向我走來,開始對我說話了。首先,開口的是露娜。她大惑不解地問道:「煌,這是誰啊?怎麼躺在這邊呢?」

緊接著,是拉克絲,她嗔道:「煌!這個女人是誰啊?何時帶回來的?」我對她們笑著說道:「原來妳們在這邊啊!剛剛我在找妳們,找的要死。關於床上那位女子的事情,詳情我會在飯桌前面對妳們說。對了,我正想問:瑪琉呢?」

拉克絲指了指書桌:「大姐她啊,躲在書桌下面發抖呢,看她怕得要死,不知在怕什麼。奇怪了,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我聽到之後,對她說:「謝了,我馬上帶她出來。」

走到書桌下面,看到瑪琉躲在書桌裡頭,整個人縮在那邊,雙手掩面,且不住地發抖。我把她帶出來之後,對她柔聲說道:「瑪琉!瑪琉!怎麼了?妳怎麼回事,什麼東西讓妳這麼害怕?」瑪琉此時淚眼汪汪地縮在我懷裡,並指了指床上。

我溫柔地抱住她,不住地拍著她的背部,並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便知道事情的原委:大概七分鐘前,最早起床的瑪琉大概已經睡飽,於是下床,並在房內遊蕩。無意間,她溜進我的書房,似乎想找書看,無意間瞥見了書房的床上有人,便想看清楚這個人是誰。

不看還好,當她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是娜妲爾,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原因是:半夜被我救回來的娜妲爾,身體與面容都與五年前無異,又加上當年,是她下令向主天使開砲的,因此當她看到了娜娜,便以為自己見鬼了。之後,她忍不住心中的恐懼,發出了驚叫聲,然後連忙縮進了書桌下方。當露娜與拉克絲聽到了瑪琉的悲鳴,便馬上跑去書房裡頭看個究竟。由於她們兩個不認識娜妲爾,所以也就不知是怎麼回事。

我笑著說:「瑪琉,你不用害怕,娜妲爾還活著呢!」瑪琉終於停止掉淚,對我細聲說著:「煌,你說真的嗎?她‧‧‧她不是鬼啊‧‧‧還好‧‧‧我差點嚇死了!」然後等著我替她擦淚。

幫瑪琉拭去淚水之後,我過去看看床上的娜妲爾現在狀況如何,然後準備帶她們吃早飯。沒想到,我走過去時,娜妲爾就在此時醒來了!她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看看我,微笑了。然後,她對我說出一句我作夢都想不到的話!

 

「把拔!早安!明天是我的生日喔!記得我的生日蛋糕!還有,你答應買給我的RX-78-2鋼彈模型買了嗎?」

她的聲音和表情,整個兒變成像是剛上國小的小女孩一般,如此地清脆,又如此地天真無邪!這‧‧‧不會吧?她失去記憶了?希望這是她在開玩笑!

瑪琉看到娜妲爾已經醒了,她忍不住自己的激動情緒,快步地走向床邊,抱住娜妲爾,並對她說:「娜妲爾,沒想到妳還活著,真是太好了!我很想說:我對不起妳,請妳原諒我!以後我都會聽妳的話,不會再任性了!」這時候,娜妲爾的回答不但令我仆倒在地,更讓我感到:事態嚴重了!

娜妲爾對著抱住她的瑪琉,疑惑地說:「馬麻,妳怎麼了?妳對不起我什麼?為什麽妳不要再任性呢?告訴我任性是什麽嘛!求求妳,告訴我,告訴我嘛~~~!」說著,她開始對著瑪琉撒嬌了!

我愣在一旁:天啊‧‧‧她八成在五年前的戰場上因為我方炮火攻擊而受到驚嚇,這方面就可能導致精神錯亂;且因艦體劇烈搖晃,她摔倒在地,頭部也就在此時受到嚴重的撞擊,引發腦震盪。由於這兩個原因,導致她的記憶從原本的十九歲(我自己怨念的年齡)整個退化到六歲啊‧‧‧於是乎,她才會第一眼看到我,便叫我爸爸;看到瑪琉,便叫媽媽,十足失憶的症狀。

如果這樣放著不管,雖然也不錯,但是要這樣照顧她,我也沒辦法工作啊!且她目前什麼技能都不會,且智能還停留在六歲的階段,如果不小心讓娜妲爾出了意外或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瑪琉會很傷心的!我該怎麼辦呢?也只能想盡辦法讓她恢復記憶了。

看來未來要如何讓她回復記憶和學習生活技能,是個大課題了,但是‧‧‧還有個問題要解決:明天是娜妲爾的生日,同時又是平安夜,我要怎麼讓她渡過呢?唉~~~!(摸著頭嘆氣‧‧‧)

 

To Be Continued...

各位,一句老話:看完這篇,記得回應與指教。寫不好的地方請指出來。

很久才開始動工,真是抱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