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九章:搜索)

   九章:搜索


  當晁偉大叫「不好了」之時,我們連忙湊近電視前面看個究竟。電視中出現TXBS實況直昇機內部坐艙之影像與直升機扇葉旋轉聲響。其中的記者記者以十分急促的口氣開始說道:「各位觀眾,你們現在看到TC市目前街道的情況──」說到這邊,鏡頭整個移到艙門口往下拍。這時我們看到TC港路上頭某個十字路口,滿滿都是像極狂人的被寄生者,還有零散幾點正跑在人群前頭,看來應該是被獵殺的人群;鏡頭又往旁邊移動,發現周圍幹道被大量已毀損的轎車群堵住!在我看來,這不太尋常:就算是連環車禍,這些車也堆疊得太整齊,且堆疊高度已經高達兩層樓!這實在不像是因連環車禍所造成的結果。我本來想發言的,但是看到大家都還在專注地看,就忍住不說了。

  播報員繼續說道:「目前部分幹道被連環車禍整個封鎖住,請所有還活著的人千萬千萬不要出門!這些狂人們似乎還有一些武器……」我們就看到路上原本跑在人群前面的那些人,忽然無緣無故倒下。這時我們發現被寄生者群之排頭部分人員,竟然拿著步槍與手槍!這種情況也太扯了吧!

  從攝影機鏡頭往下看,這架直升機已慢慢離開市中心。我看了看前進方向,它正朝著我們這邊飛行。當這架飛機距離交流道不遠處時這時盈諦低聲叫了一聲:「那是什麼?」眾人隨之一瞧──我們看到有到不尋常閃光朝著鏡頭閃去,這時忽然聽到音調沉悶且短促地「噗」聲,有個極其快速的東西朝著螢幕前飛去!接著,我們就聽見爆炸聲,看到整個座艙內部呈現狂轉,同時聽見以下對話:



  播報員:怎麼回事?怎麼一直原地打轉,且一直快速往下掉?

  駕駛:剛剛好像被某樣東西打到,開始自己亂旋轉!

  攝影師:那快控制啊!

  駕駛:沒辦法,尾舵忽然失靈,我控制不了啊~~~!

  播報員:快叫救援啊~~~我還不想死~~~!



  接著,我們就看到鏡頭飛出機外,然後又是亂轉,然後距離地面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接著聽見清脆的「乓啷」聲響,螢幕一片黑,再也沒訊號。這種狀況,我想就算白痴也都曉得,攝影機已經完成其最後任務,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從此功成身退。雖然在這轉動的過程中,我們看得有夠暈,但在攝影機快要摔壞的瞬間,有閃過一個畫面。而這也就是最讓我們震撼的事情──交流道不知何時被一個巨大閘門給封了,這看來似乎像是用金屬與混凝土所打造的……

  回想起昨天,因為已是半夜,我們根本不曉得交流道整個被封住,只是覺得這個時候有點堵車,沒想到竟然是……我無言了。不過就是去了八天七夜的泰國,沒想到這一切就變樣。我看了周圍,其實不只是我,在座的所有人幾乎跟我一樣都呈現無言狀態。

  幸虧星鎖曾當過系代表,臨場反應敏銳至極,他略忖一番,連忙對大家說道:「各位聽著,現在這個情況,TC縣市內部應該是沒辦法得到救援。我想我們還是要從外縣市求救,我看還是趕快打電話回家裡報平安,同時向外求援!」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家連忙試著打手機,播打自己家。有幾個像是傻強等家住TC縣市的人,播回自己家中或他人手機,發現有接通,卻無任何人接聽時,他們的神情呈現無奈與難過──原因簡單,下落與生死不明,自然無人接聽。

  我連忙安慰那些居住在TC的人,同時告訴大家稍安勿躁。這時星鎖大叫:「怎麼回事?竟然播不通!」不只星鎖,所有居住於外縣市的人打電話給自己家人、親戚或朋友,結果都相同!我驚訝地問晁偉:「你也播不通嗎?」他無奈地答道:「是啊!對了翔哥,你怎麼不打電話看看?」他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我該告訴家人這件事情。我二話不說,馬上播號,播到我老媽的手機,看看結果如何。

  本來我是打死不信邪,心想:怎麼可能,剛剛明明可以跟大家用手機連絡,哪會打不通?但當我聽見電話掛斷時發出的嘟嘟聲時,我知道事情真的嚴重了──手機竟然無法往外聯絡!

  這時C寶看到櫃檯上有一台業務電話,便對星鎖說道:「星鎖,你要不要試著打電話看看?」星鎖說:「雖然說當手機都不通時,電話有問題的機率……不低,但姑且試看看吧。」於是便試著播電話回TP市。但就如同星鎖之言,手機都無法往外的的情況下,有線電話的情況自然可想而知。

  我忽然有種無力感,同時深感疲倦──不是生理,而是心理上疲倦:當你發現手機與電話都無法向外求援,外加滿坑滿谷都是原本跟你一樣,但因不明原因而變化成及其兇殘的異類時,你要存活,就得殺掉這些人。這不啻是真人版本演出的解謎遊戲,共通點是,就算有深思熟慮,只要躲不過或克服不了任何一樣危險,就是GAME OVER;差別在於這一切將真實上演於你眼中,且沒有重來或反悔的機會。這種精神壓力跟二戰或越戰有得比。但不知怎地,心理是無力,可身體感到有種衝動,似乎開始對這種情況感到興奮!

  這時間,我腦中開始如同電腦硬碟一般,快速地轉起:回想我過去,似乎有類似情況:只要我在某些情況下,好比太累、情緒大起大落,甚至是在無預警之間,我會呼吸急促,頭腦湧出莫名記憶。最嚴重就會讓我昏倒。醫師診斷說是癲癇症,也就是腦波不正常傳接訊號所引起,可是這又跟一般的癲癇症有點不同──一般癲癇症發作時,會全身抽搐,同時口吐白沫;但我只是會湧出記憶,再不然就是暈倒,跟癲癇症狀似乎有些不同。自從診斷出我有類似癲癇症狀後,日常生活有某種程度影響,好比情緒起伏不能太大,生活得正常,不能熬夜……等。因此我得時常吃藥,以防萬一。

  而今我卻開始有這種狀況,該不會是我正在興奮吧……媽的,我不是動物,不會看到血就興奮啊!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有人說話了:「翔哥,怎麼回事,你怎麼跪在地上?這不像你平常的樣子,怎麼了?」仔細一聽,是盈諦的聲音,我馬上讓自己回過神,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膝蓋,說道:「沒事,只是老毛病又犯了。沒事,倒是現在我們該把自己武裝好,隨時應付目前的情況。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想辦法弄一些武裝過來。所有人過來吧。」說完,我隨手從箱子內抄了把步槍,將其交給盈諦。



  把槍交給盈諦後,看了下週圍,大家開始竊竊私語,其中我可以看見少爺這時從座位上站起來,同時聽聞對星鎖說道:「翔哥也太誇張了吧?這些槍從哪裡弄到的?我只知道泰國可以合法弄到槍械,但這些槍械哪邊弄來的?」星鎖回頭苦笑道:「我不曉得,但也不想知道。總之,目前依照這種情況來看,真的很嚴重,大概只得看著辦了。」

  至於蝌蚪、小瑀、小南還有小蓬等系上女生,也開始討論未來該怎麼辦。蝌蚪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現在無法連絡,外面也有怪物,而我們該怎麼辦?」小瑀說:「我也不知道啊。」說到這邊,她開始哭出來:「現在怎麼會這樣~~~!本來還想說……回到台中之後,好好地上課,然後偶爾玩一下……可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們該怎麼辦啊~~~!嗚~~~」

  小南則是安慰小瑀,並且說道:「別想那麼多了,也許翔哥有辦法,我們就聽他的吧。目前的情況想向外求援是沒辦法了,我想我們得要自力救濟離開這邊。」

  看著大家,再看了看自己,我知道這時候不讓大家能夠靜下來聽我的,遲早會完蛋,但是不知怎地,我沒有膽量!回想起過去國小與國中的經驗,明明知道勒索我的同學與我身高差距不大,可是偏偏不敢下手,直接被打而不還擊,連逃都不會!到了高中,終於會表達自己情緒,不過由於都是要累積到臨界點才爆發,反而成為班上不定時炸彈。且從以前到現在,我雖然時常提意見,但就是沒自信!

  如今,當大家都對現況拿不定,且不知如何是好時,大家都期望我拿出辦法來,我應該是大家唯一的希望了。這時候,我腦中似乎有聲音在迴響:宇翔,振作啊,你想讓自己還有系上的同學們死在這邊嗎?現在只有你對軍事有點概念,現在考驗你能否領導大家的時候了!

  我不知從哪裡冒出勇氣,對大家喊道:「所有人冷靜!」大家聽到我這麼一喊,目光都同時集中到我身上,現場就這麼僵在那兒,整整有幾秒鐘,周圍安靜到能夠聽見風灌入屋內的聲音。這時,我才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目前要向外連絡是不可能了,我們整個被關在這邊。但是,所有人冷靜下來!我們可以想辦法自力救濟,一方面找尋出口,同時找看看有沒有生還者。我不相信整個TC縣市所有人都死光了!因此現在我把武器發下來,同時學習怎麼大部分解,並且練習作戰,這樣才能夠活著離開這邊!」

  大家看了看我,剛開始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想想也是,我只是一個中文系學生,且只是懂軍事,又沒當過兵,且我看起來也似乎就是個過重樣,怎像一個軍人?這邊有好幾個系排的,比我體力還好,他們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活著離開這邊,何況是我?不過,沒過幾秒,不知道為何,系上的同學們都支持我,要我帶領他們,尤其是像小南、小瑀、蓓儀、C寶還有包子等女同學,還有傻強、小熊與Jason等這些跟我有點交情的同學們,更是異口同聲地說:「翔哥,不要沒自信!現在這個情況,軍事等方面只有你算是專家,只要你能夠有自信,我想我們一定能夠離開這邊。加油!」

  聽到這邊,我內心真的很感動──想不到系上的人這麼支持我……。有同學的支持與激勵,我就有動力想辦法度過這個難關!於是我跟大家說:「先把這邊當成總部吧。小太陽早餐店內還有些食物,同時斜對面還有幾間餐廳,或許還有辦法補給。先想辦法把自己練好再說吧。現在,我來分配武器吧。」於是我便目前所有的武器都開始發給大家,同時教大家如何開關保險、瞄準與換彈匣。

  把所有箱子都拆了以後,看了看補給品內容:衝鋒槍與步槍後備彈匣不少,那把T74更是烏黑並帶有光澤。另外還給我許多散裝彈藥與五箱200發彈鏈,連同藥品一同給予。另外,UMP、65K2看來十分乾淨,外觀還有光澤,如果有人說這是二手貨,我會揍他一頓,因為根本是胡說八道。問題是接下來我拿的那些手榴彈──除了那箱子的五十顆,同時外加那些被我宰掉的那些倒楣鬼身上拿的那四十顆──不曉得還堪用?但我也不敢亂扔。開玩笑!誰知道哪裡還有手榴彈可以撿?這玩意兒可是扔一枚少一枚。

  現在我可以理解COD2(註一)中,前蘇聯政委在叫主角練習扔手榴彈時,用馬鈴薯代替的理由,同時還有那句「因為真的手榴彈比較珍貴,實際上,它比你還值錢」的涵義了(註二)。想著想著,我忽然發覺自己笨到家了:小圓環那邊不就有7-ELEVEN?雖然我不曉得他們用什麼方法弄到那些槍砲彈藥的,但我知道如果7-ELEVEN沒事情,那麼補給彈藥就沒問題了;就算該處被打爛了,我們也可以從其中搜到一些物資,不無小補。


(註一:COD,Call of Duty,台譯決勝時刻,二戰FPS遊戲之一,由松崗代理。這款遊戲一至三代劇情,分散在美、英與前蘇聯這三個同盟國,對付軸心國最大勢力──德國納粹軍。COD4目前劇情是採取現代戰爭,可惜沒有翻譯成中文)

(註二:第二代的第一關,是前蘇聯先開始。以上的台詞是在訓練關卡中,由政委說出。當時前蘇聯物資極缺,軍需工廠被德國占領與轟炸,淒慘程度可見。手榴彈與槍械彈藥等,是用一樣少一樣,人命與其相比,根本不值錢。如果玩過COD第一代的玩家,想必應該對蘇軍第二關,軍人有的只拿旗,甚至有的根本沒拿槍,以肉身衝鋒的場景吧。因此這句台詞講出來,十足黑色幽默──物資缺乏,可人口太多的情況下,人死一個可以補上,但物資沒了,就沒了。)



  於是,我問大家:「還有錢吧?」果然,所有人在這次找尋道路的過程中,也撿了不少補給品與金錢。我把大家集合起來,說道:「那麼,我有個意見,等下大家拿著自己的武器,同時帶著兩個彈匣,一起去下頭7-ELEVEN看看。至於武裝方面,部分女生拿衝鋒槍,其他人就用步槍吧。我的意見如何?」講著講著,忽然覺得這好像會觸犯眾怒。

  我這麼一說,果然引起兩派意見:像少爺、星鎖、阿洋等人認為外面狀況兇險難料,且剛從學校上來,還很累,偏偏我叫大家去看看,這簡直是拿自己跟他們的生命開玩笑;至於小熊、傻強、C寶等人,則是認為我會這麼講,勢必有其中道理,十分贊同我的看法。另外幾個,就是沒意見了。

  最後我讓大家以投票決定,看看決定是怎樣。基本上,按照大多數人的看法,留在原地不要亂跑是最安全的選擇,況且彈藥還充足,有何好緊張?而我則是想比較遠,多預備好配備,對自己只會有好處而不會有壞處。又,我對自己所提議之內容,還有領導方面沒什麼自信,總覺得自己所提之建議,保證是大家反對。

  但出乎意料之外,表決結果竟是我的意見過半──十八票,因為本人沒意見,只算過半──,於是前往7-ELEVEN補給,同時找尋一弄生還者的行動決定了。

  因為採取集體行動,於是我想說排好隊型,以免走散;可是其他同學覺得沒必要。最後經過我們這些男性的討論,結論是──隊型基本上並不重要,只要讓女同學在中央,然後前後左右各安兩位男性,然後我在最前方帶路,就不會有問題了。

  決定好之後,我們就浩浩蕩蕩地往小圓環前進;至於早餐店的鐵門?我想應該不必拉下了。在這種時候,治安保證絕佳,不會有人闖空門──說來諷刺,那是活人不多見。



  從早餐店出來,兩個方向:一個往上爬,爬到犁X派出所;一個是朝下,往TH別墅與大學區。經過投票結果,決定往下慢慢搜尋。由於太多間,便從早餐店面前的那棟公寓先著手──會這麼選擇的另個理由是:這個公寓大門是開著的,不用想辦法弄壞門鎖。於是我頭前帶路,以兩路縱隊的方式前進。不過爬到二樓時,問題來了:由於左右兩間按了門鈴都沒有回應,勢必得進去搜查;可我們沒有鑰匙,自然而然就要弄壞鎖才能破門搜尋。這時候我忽然覺得:要是身上有一把霰彈槍那有多好……

  我沒說錯,就是霰彈槍。老美電影裡頭,遇上一般門鎖,如果不想花時間撬開或是學小偷用萬能鑰匙開鎖時,通常會用那把槍把門鎖給打爛,才好方便抬起大腳,或是拿個破門槌來撞開門進行攻堅;再不然就是拿一些C4塑膠炸彈分成小塊,貼在門戶的脆弱處,接好引信,按下開關,炸開。可好巧不巧:我身上沒有霰彈槍,身上的C4與引信分別只剩下兩塊與四根,就算可以把其中一塊分成小件,但也沒有太多的引信可以使用,這下子糟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腦袋這麼一轉,忽然想到:霰彈槍使用的是大質量鉛彈去破壞,而我身上的點四五手槍,雖然初速慢,但破壞力與動能很高。曾在網路上看過影片,點四五手槍子彈可以打爛空心磚,而租給我們這種學生的公寓,客房的門應該不會太好;就算鋁門窗,我猜……手槍彈應該有辦法吧。既然這樣,那就試看看。

  於是,我即刻拔出手槍,雙手緊握,對隼鎖頭,並向大家大喊:「閃遠點,同時把耳朵摀上!要開鎖了!」等眾人都按照我的指示去做之後,右手食指稍一用力,便聽得周遭忽然響起比逢年過節放大龍炮等大型煙火還響亮的聲響,以及槍響過後的金屬落地之聲。

  不過……等我發覺我頭頂正上方的天花板多了一個因為跳彈緣故所產生的彈孔,而門鎖卻如高僧一般,「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時,我知道這種方法行不通!旁邊的晁偉、蓓儀、包子、星鎖等人,更是異口同聲地抱怨:「翔哥!你在做甚麼!你差點害死我們!」藉此,我還得得向大家賠罪一陣子,同時開始反省:媽呀……真是險!要是反彈時再差幾公分,恐怕我還沒逃出這邊,自己就先因為這個愚蠢舉動,把自己給爆頭……

  該死,我忘記這邊不是美國,這邊是台灣:老美居家比較常用木門,破門鎚跟霰彈槍都能夠輕易對付這傢伙;台灣最常見不是鋁門,就是不鏽鋼門,不然就是塑鋼門,隨隨便便一種,甭說霰彈槍了,就算用霰彈槍專用的單發彈頭都難以對付!拿點四五手槍去打門鎖,只會把自己給搞掛!我還是不甘心,轉念又一想:點四五手槍子彈動能很高沒錯,可不夠快,穿透力不夠強。那麼改用步槍子彈如何?

  想到就去做!我把手槍插回槍套,掄起65K2,對準門鎖。這次學乖了:我不但離得更遠,爬了四階樓梯,居高臨下,以免被彈到不說,我還叫其他人先到樓下等待,以免被流彈波擊。等確認大家都下到外面時,我才把步槍舉起並瞄準,右手拇指把保險鈕調到「3」的位置,同時屏氣凝神,輕扣扳機……便聞三聲槍響,與三聲金屬撞擊之聲──還有三聲從我額頭正前方約十五公分所傳來,如鋼釘打進水泥的悶聲。這回反彈時離比較遠,沒有打到自己。走近門前擺弄門鎖,同時踹了一下:依舊聞風不動。

  收起步槍,嘆了嘆氣,無奈之下,我叫大家上來。我開始佩服台灣那些能夠快速開鎖以及那些一天到晚開鎖的傢伙了。這種門,如果不是使用「正常」方式來進行解鎖,大概除了用大鐵鎚或是用C4破壞門結構,才能輕鬆開門吧。但是我沒有足夠的炸藥,還有大鐵鎚啊!

  這不行那不行……還有什麼辦法可行的~~!正這麼發愁,愁到整個人都不曉得該怎麼辦,一時氣急敗壞,我口中問大家:「請問一下這邊有人會開鎖?」同時還退後數步,自己一個助跑跳踢,對著面前這道難纏的門出氣──「匡噹!」一個巨響,門竟然自己就開了!眾人被我這個舉動大驚不說,星鎖更是驚訝地說道:「靠!翔哥你也太扯了吧?我知道你的手力很大,可沒聽說過你的腿力也有這麼威,還把門給踢爛!」我也怔住了──聽星鎖這麼一講,我忽然覺得自己愈來愈像怪物了。

  以前對日本特攝片都很感興趣,近來更是對假面騎士感到特別有好感,且因為如此,我更是開始仿效並練習裡頭主角所專屬之大絕──騎士踢。說白點,其實就是跳踢。

  但不管怎麼說,總之門打開了。我們可以開始搜查……三、四坪大小的套房內,沒看到人。再看第二間。當我還要再如法炮製,再用跳踢來踹門時,小熊搭腔了:「翔哥,其實你不用那麼麻煩。這個鎖頭我會對付。」說完,他拿出一個萬能開鎖器,放進鎖頭就是一陣撥弄……不到三分鐘,門開了!這時我滿臉囧樣:如果你會開鎖就早說嘛,也不用那麼白費工夫。

  我們在二樓玩了一陣,決定上三樓。二樓我們找老半天,甭說一點線索,連廣告傳單都沒有!不過我們倒是把財物給「鏘」了一堆。爬到了三樓,也是一樣,除了平白賺了一些經費外,人影也沒有。到了四樓時,我們聽見有人的聲音。於是我對大家比了「安靜」的手勢,對著左邊第一間敲了敲門,同時問說:「有人在嗎?」自己右手更是蓄勢待發,準備當門後面得那傢伙是被寄生的,二話不說立刻一槍解決!

  門開了,是一個大概看來約廿歲的男生來開門,睡眼惺忪,彷彿沒精神。當大家告訴我不用緊張,說不定是生還的人時,我開始感到不對勁──一般來說再怎麼遲鈍的人,有人來應門,也應該會開個口吧?可他卻沒甚麼反應;再來,從剛剛到現在,我們發出了各種聲響,他怎麼沒有主動問我們聲音從哪邊來的?第三點,這也是最重要的:一般看到有其他生還者,應該會欣喜若狂,馬上主動反應自己就是正常人,可是他卻沒有反應,這也就是說……

  傻強這時大叫:「小心!」我回過神來,發現他手上拿起一把柴刀,正要往我天靈蓋上劈下!往旁邊閃眼看是來不及,情急之下,我左腳往他腹部一踹,這廝失去重心,往後連退數步,而手上柴刀雖然力道未減,還是往下劈去,不過因為整個人身體往後退,使我遠離攻擊範圍,因此刀的前緣正好從我鼻尖擦過!

  一看機會來了,二話不說,我馬上拔出點四五,立刻朝那被寄生者開了一槍!這槍打中頭部,腦袋如同被砸爛的西瓜般,「啪」的一聲,散了。本來心想結束的時候──寄生蟲從脖子斷口鑽出來!靠!這也太扯了,怎麼這次遇到一個已經發育完全的!你在玩我啊~~!雖然我即時反應,連續朝寄生蟲開了三槍,但似乎沒用啊。這時寄生蟲的頭部已經到面前,準備把我的頭咬下時──

  「碰!」只聞一聲槍響,面前那隻寄生蟲忽然在我面前停住,然後掙扎一番,不動了。是誰這麼厲害,能幫我解圍?回頭一看,竟然是包子!她手上拿著UMP,在人群後面,只開了一槍就把那隻蟲給結果,她的精準度也還不賴!我走到後面,跟她說:「包子,多謝啦。」佑佑開始在一旁起鬨:「翔哥,你不是說你喜歡牙套妹嗎?這邊就有一個想倒追的,別讓機會跑掉啦!」我心中開始在譙這傢伙。包子微笑不語,兩秒後忽然軟腿了──沒辦法,剛剛情況危急,且她也沒想到蟲會在體內。而我也是心有餘悸──連續兩次死裡逃生,下次不曉得還有什麼危險會等著哩?



  離開這棟公寓,又持續同樣行動迴圈長達三個小時──按門鈴,再來敲門;沒有回應,請小熊開門,然後爬樓梯,搜尋,同時,想辦法別出太大聲響。不過找了一邊下來,除了大家口袋內多了許多的鈔票與零錢以外,怎麼找就是沒有任何活人的存在──嚴格來說,是沒有正常人的存在:我們靠近漫畫店的一些學生套房內,找到會動的人,不過如同剛才讓我掛點的那傢伙一樣,是被寄生者。且看到地上一些殘缺不全,還冒出腐臭味與蛆蟲的屍體來看,牠們似乎也會食屍!見到這些傢伙,二話不說,開槍打掛這些人。有部分女生如小南、小蓬等人,才剛爬完一棟樓,兩個替換彈匣都打完了。於是便鄭重提醒大家:看準再打,同時改成半自動射擊。沒辦法,我們沒有太多彈藥浪費。

  搜完左側東X巷一弄公寓,拿了不少東西,也培養不少經驗。不過已經確定該處沒生還者。走著走著,下到了小圓環,死屍與毀損的車輛依舊橫七豎八地躺在路上,部分房屋還有破損情況,唯獨7-ELEVEN沒事情。看到這種情況,想來滿怪也挺可笑──一片狼藉的景象與這家正在大大開張之便利商店形成強烈對比。不過我也甭管那三七廿一的,先進去看看。況且大家也要吃飯:剛剛搜查是早上十一點半,搜查到剛剛下午一點四十五,早就過午餐時間,大家都餓了。

  靠近自動門,出乎意料,竟然還能動!一打開,站櫃檯的員工見到我們,就如同往常般,對我們說道:「歡迎光臨。要什麼嗎?」從他們瞳孔沒有呈現血紅,外加十分自然的反應,我們確定他們沒被寄生。我道:「對不起,是這樣的──這邊有沒有可以補給用的貨?還有一些吃的,好比便當之類的……」店員也知道我在說什麼,便說道:「當然有啦!」同時就往倉庫那個方向的人喊說:「小張!有客人來了,把貨準備好!」然後就聽見倉庫內有人回應一聲,接著那個員工便帶我們進去倉庫。

  倉庫內,那個叫小張的員工當著我們的面把木箱一一打開。打開一看,裡頭不是寫滿英文的紅色紙盒,就是草綠色鐵盒子;再不然就是一個木箱內滿是木屑,不然就是箱子上寫「小心輕放」四字。

  少爺納悶地問我:「那些是什麼東西啊?」我露出微笑,說道:「如果我說是彈藥與武器,你們相信嗎?」眾人譁然!阿洋驚道:「那、那、那麼說來,我們現在用的那些槍械彈藥該不會就是……」話未說完,我做出一個要大家噤聲的動作,並說道:「知道就好,別張揚!」

  倉庫店員小張問我們說:「你們要買什麼嗎?這邊目前只有手槍還有其他槍械的彈藥,不過數量不多了。」我看了看大家,心想:這下子難辦了,這邊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懂槍械的?這時候在一旁的小熊看了看我腰間之後,便對小張說道:「那……我需要一把跟他一樣的點四五手槍。另外再附上相對應的彈匣。」聽到這邊,我嚇了一跳!沒想到小熊也稍懂一些軍事武器!

  小張知道之後,便從旁邊拿了一個盒子給小熊,並說道:「一共台幣6000元,請付現!」這時候我開始擔心小熊他們有沒有撿到什麼經費,或是旅費還夠嗎?我本來正想掏錢的,沒想到小熊自己竟然從口袋中掏出三張美金一百元鈔票,同時問說:「能用美金嗎?」小張說:「可以。」於是付給店員三百美金,給小熊的就是一個裝有點四五手槍的盒子,幾個彈匣,外加一堆很明顯是台幣的零錢。

  既然小熊能夠介紹手槍給大家,那我就甭操心了。於是我就跟小熊說:「我有事情要跟店員談,你就幫同學回答槍械上的事情。」小熊說:「好,翔哥你就忙自己的吧。」我臨走前往旁邊一看──大家手上不是小朋友(註三)、泰銖、美鈔,還外加紐幣,就只差英鎊了!我心想:看來我不必幫他們付錢了──靠!想不到大家比我還有錢,美金跟泰銖還沒花完啊?


(註三:小朋友,所指乃一千元大鈔。)


  既然大家正在買東西,那我就把站櫃台的那位給帶到倉庫外,並帶到角落,小聲地問:「大哥,你們這些貨哪裡來的?」櫃台店員說:「偷告訴你,有的是軍警雙方查獲的槍械,沒有銷毀,供作武器參考後再賣到黑市;另外就是軍方偷偷放在我們這邊以防萬一。同時,我們公司也跟黑道那邊買了些,然後再轉賣,賺那經手價。這樣你就知道為何7-ELEVEN相關集團會那麼有錢吧?」

  聽到這邊,我明白了──官商勾結不算什麼,黑道與政府掛鉤也公開,但是多方面連結,那可就是頭回聽說了。不過我還有疑問,於是又問他:「你們昨天有沒有發現什麼異狀?」店員說道:「沒有啊。昨天我們都在倉庫中忙進忙出,也沒去注意外面。不過在倉庫中忙的原因就是整個沒生意,便利商店又不能歇業,於是我們就待在倉庫內。在倉庫內倒是聽到外頭傳來爆炸聲響,聽來跟鞭炮差不多。等我們早上出來,想要找換班的工讀生,卻沒看到任何人。然後我們看到門前滿地狼藉一片。六點多鐘時店門口還有屍體與血跡,不過已經被我們清乾淨了。」

  從那個店員所述,他也知道這事情有些蹊蹺。不過看了看四周,我覺得奇怪:新X路與別墅小元環已經滿地瘡痍,可怎麼店門口與玻璃沒碎掉哩?

  「那是因為我們拿了海報遮彈孔啊。」往旁邊一看,發現回應的人是小張,他從倉庫中出來。而同學們手上也拿了一堆東西,想必戰果「豐碩」啊。小張這時候苦笑地說:「他們幾乎買到我們沒多餘彈藥與槍械防身。幸好他們沒有那麼狠,留了兩把手槍給我們,同時沒搶走另外兩把衝鋒槍,那把是不能賣的。」我對軍事一向很有興趣,便說:「什麼槍不能賣?」小張說:「沒什麼,就T77衝鋒槍。那把留著給自己,以防對岸打來,可以稍微抵擋的。不過現在情況危急,看來用得上了。」

  結果我們同學一共買了十八把手槍與一打半的彈匣,外加一堆零食、飯糰與微波食品等物。店員甚至大方地把整個推車送我們裝東西,到後來根本就是半買半送!又,除了小熊跟我差不多,使用點四五手槍外,其他都是九公厘。我自己也買了彈匣,也是一打半。另外就是突擊步槍子彈與兩條彈鏈。我們本來想叫他們一起走,不過他們堅持留在這邊,我也沒辦法把他們拖走,於是只能離開。

  我們離開了便利商店,我叫大家先走,自己在後面斷後──一方面我有保護大家不會被人攻擊的責任,另方面則是──四百發彈鏈掛在身上,T65K2揹在背上,外加一把將近1.1KG的.45手槍掛在腰間,同時我又掛上S腰帶,可以說是全副武裝。我這種情況要走快?你問看看那些兩棲偵蒐營的,全身上下揹成這個樣子,還能健步如飛?能走得跟一般人一樣快就該偷笑了。

  此時,我似乎聽到一陣槍械快速掃射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我便往回走個幾步,看看究竟。不看還好,一看我傻了──約有五十多名的被寄生者拿著各式武器圍剿剛剛我們進去過的7-ELEVEN,而這些傢伙手中武器從鏈鋸、鐵撬、鏟子,甚至連掃刀都在其中!我心想:這下糟了!那兩個店員還在裡頭,遇到這種情況,憑他們手上的衝鋒槍,根本無法招架,且那些人之耐打程度,與重返德軍總部(註四)中那些傘兵還威哩!


(註四:重返德軍總部,2001年推出,乃1992年德軍總部續集。本作把德軍科幻化與強化。其中有不少敵人要用大量彈藥或是強力武器才能殺掉。裡頭比較變態的小兵是傘兵部隊。一般小兵用狙擊槍一發就斃命,這傢伙要用兩槍。遊戲中,可讓主角穿上的護甲,就有傘兵服,被玩家戲稱防彈衣。不過在遊戲中,其耐打程度,如同穿上防彈衣一般。)


  當我正要衝上去幫忙時,忽地見得一陣猛烈白光,我連忙閉眼並矇住;同時聽聞一陣比在關島的封閉靶場內所聞之槍聲還大之巨響,我馬上摀耳;接著地面微微震動,震得我站不穩腳,一時得扶在牆上以避免摔倒。兩秒後,當我回過神時──7-ELEVEN與左右側之店鋪,被炸成瓦礫一片;馬路上除了水泥磚瓦與鋼筋之碎塊外,又再多出數灘類似傳統市場內那些剛斬成小件之肉塊與血液──不過那不是豬或牛,更非雞之血肉,而是剛剛那些傢伙。不過我很懷疑,這些血肉中,很有可能那兩個店員的屍首也混在其中。

  這時我腦中又再開始狂轉,又湧出一個畫面──這似乎是我國小時發燒夢到的夢:我帶著一個女的,她在前,我在後,從水泥森林所購之廢墟一直跑,跑到樹林中,後頭全是穿軍裝的。我不住朝後拿AK47開火,同時扔出手榴彈。手榴彈爆開時所產生的屍塊,就如同剛剛我看到的那些……

  再度讓自己回神,我覺得整個無力:前一秒跟你講過話的人,下一秒就在你眼前喪生,這不就是戰爭的殘酷?不過一般人頭回見到這種場面,有一定機率是崩潰狀態,不然就是悲傷數天。可是我怎麼只有淡然,好像看多似地……且這種場面似乎很熟悉,似曾相識……

  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一定要馬上跟上對伍,同時我也擬定好未來怎麼訓練大家,於是開始以一定速度往前跑,跟上對伍。或許有好事者覺得我說話不算話,明明我說這種重量,偵搜營也難以行動,可我怎麼能跑?沒錯,是難以行動,可並不代表說不能跑,只是行動沒那麼快就是了。



  To be Continued……

  下回:頭回巡視,整個東X巷一弄下半部毫無生機,而7-ELEVEN所見的那兩位生還者,與便利商店一同自爆。這次是阿翔正式親自體會死亡距離身邊多近外,同時也是見到人在最後時刻會做出何種壯烈舉動。阿翔與其畢業旅行之友,未來還有什麼遭遇,還會有什麼危險等待著他們?請期待下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