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十章:夜行(上)﹞

  十章:夜行(上)


  以前曾經夢過不少噩夢,不是像越戰那樣的街道戰或叢林戰,就是在山地中被人追殺,而這些夢境都是在我發高燒時所夢見。而這些雖然只是夢,可全身上下所感受到的熱、痛與震盪,外加下墜的情境與感受,卻又是如此真實,如此震撼!而這震撼,更是像身歷其境般那麼真實──死在我所持之步槍射擊與刀械砍殺的敵人所發出的慘叫、哀嚎、悲呼,還有敵人命令聲與指揮呼喊,猶如在耳邊迴響;鮮血、腦漿等體液噴灑出來,從地上噴濺的泥水與飛揚之塵土,天空的晦暗還有叢林內各種不知名植物,歷歷在目;甚至雖然鼻子聞不出來,但依舊可以感受到血腥味、屍臭味,還有因為人死後擴約肌失去控制,因此失禁排放出來的糞尿味,當然,還有週遭植物與泥土的氣息,那時活似夢魘。

  回想起過去的惡夢,再觀看周圍:現在面前約廿公尺處,原7-ELEVEN還有左右各一間的房屋,現業已化作廢墟一片,並燃起熊熊大火;周圍都是剛剛爆炸時所飛出的屍塊、殘肢與鮮血;而自己方才正感受到如同砲聲一般的爆破聲響還有強光後,一直在我眼前與耳中揮之不去,鼻子更是聞到陣陣硝煙味。到了此時此刻……我知道這次不再是夢,而是血淋淋地存在。按照常理,我應該已經快呈現失心風狀態,失去理智到一個程度,但我卻沒有。這或許是因為長期在夢境中「磨練」的結果吧……。

  我苦笑了一下,便轉過頭,朝向前方的隊伍跑去。出乎意料之外,他們並沒走多遠,才不過走了一小段路,就在DIDI網咖──這有開兩家,一家營業範圍主要在地下,這靠巷口比較前面,另外一家靠近全家便利商店。在這邊講的是靠便利商店的這家──門口前停下,很明顯他們刻意在等我。當我回到隊伍時,他們連忙關心我的狀況,除了問我為何會落在最後面沒跟上隊伍,同時問我巨大爆炸聲的來源與起因。沒法,自從系上同學知道我癲癇後,大家也會稍微包容一下我這個特殊份子。

  傻強道:「翔哥,你終於跟上了!真是的,你怎麼會落在那麼後面?又,剛剛嚇了一跳!怎麼有那麼大的聲響,到底從哪發出來的?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哩!」

  C寶擔心地說:「翔哥,怎麼會落到那麼後面去?我們很擔心你耶!能不能注意一點,到時候你怎麼能夠帶領我們?對了,剛剛是怎麼回事,忽然發出爆炸聲響,地面還微微地震動?能不能告訴我?」

  Jason緊張地說:「翔哥,老實說……能不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這是整人節目還是其他的?還是我們闖進拍片現場?還有,說老實話,這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別瞞我們!」

  蝌蚪也說話了,不過她開始緊張起來:「翔哥,你無論如何,都得想辦法幫我們搞定這種狀況,不然我們……」說到這邊她哽咽:「我們就會死在這邊啊~~~!嗚哇~~~我不想死在這裡~~~!」說完,她終於止不住恐懼,開始大哭!一旁的小瑀、蓓儀還有小南一旁安慰。她不哭也就罷了,這一哭,就算是星鎖、傻強與C寶他們這些常辦活動,見過大場面的人,也開始感到不安,現場一片混亂。

  看到這個狀況,自己也很無奈,但我知道如果大家再這麼下去,只會死路一條。這瞬間,我腦海又像以往一般,又開始不舒服;再下個剎那,腦海彷彿核爆般,某些想法忽然在我腦海中炸開,且像蕈狀雲般不斷地向上擴散……接著,我按照腦袋中的指示,外加自己的決定,我把氣從丹田運上,向大家吼道:「所有人,都給我安靜下來~~~!」

  老實講,我對自己的吼叫聲從來不抱持自信,因為分貝不夠大,且常被欺負久了,吼叫聲對別人來說都沒啥震懾力。可說也奇怪,我這麼一吼,大家像是有了默契般,僵在那邊,同時看著我;這還不算哩,由於還在東X巷一弄,兩旁都是高四至五層樓以上的公寓,加上還在山上之故,周圍還隱隱約約傳來「安靜~~~安靜~~~」的回聲。而這聲音也讓我從半恍惚回到正常狀態,同時我也有點嚇到──原來我那麼會喊?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安靜下來,我就可以放心把種種事情說給大家聽,於是我跟大家說道:「我們先回到早餐店,大家再一起討論吧,同時,無論如何,我希望大家無論如何都不要成為彼此的負擔,因此我們不能再像之前畢業旅行那樣嘻笑怒罵,還要得先學會學會一些基本戰技,對男性來說是幫大家預習未來當兵的課程,對女性來說可供自保,雖然我不敢保證大家能學多少,自己能夠教大家些什麼,畢竟我體力不如你們。但不管怎樣,我們都得想辦法訓練自己用槍用到熟練,用刀械等工具能夠用到很順手的程度,否則甭說離開TC,甚至我們真的會死在這個TH別墅。」

  我說到這邊,又遲疑了大約兩秒,又開口道:「又,我忘了一提,有些事情我剛剛有隱瞞,本來想說別讓大家知道太多,會安全一點。但現在想想……發覺情況嚴重,不告訴你們不行。詳情就等回到早餐店時再告訴大家,不過能否接受就看你們了,走吧。」大家也沒說什麼,就跟著我的腳步走上去。由於同學們與我之間的距離並不怎麼遠,因此我可以聽到一些耳語:

  小瑀:「翔哥怎麼忽然殺氣騰騰的?我還是頭回見到他這麼認真對我們說話……。」

  傻強:「我也不曉得,翔哥剛開始在學校時,還有點狀況;到了三年級時,開始適應到不行……活像換了個人似地……剛剛這種風度,完全不像他,簡直像是……」

  小蓬:「對啊,活像報告班長等軍教片中,那些班長或軍官的魂附在他身上,簡直跟以往不能比!該不會吃錯藥啦……」

  C寶:「別這麼說翔哥啦,他本來身體就有點狀況,但現在已經好多啦。他現在比以往還正常,我們應該高興才對。」

  星鎖:「不過有點奇怪,我似乎感覺到他在早餐店內講的,有些太過輕鬆了,同時我好像有點感覺到他剛剛在瞞我們些什麼,會不會真的有點問題?」

  阿洋:「誰知道?別想那麼多啦。等到了早餐店,聽翔哥說不就知道了?」

  由於自己的聽力還不賴,雖然他們講得不是很大聲,但我依舊很清楚聽到他們在說什麼。我知道他們對我目前的狀況有些不解,且開始覺得有點奇怪,但似乎沒說太多批判的話語。於是,我假裝啥都沒聽見,一直繼續走下去。



  回到小太陽早餐店,我把大家集合起來,告訴大家:「狀況實在特殊,現在我該告訴你們一些事情。或許你們會覺得我在胡扯,你們相不相信都隨意,但告訴各位,我說的都是實話……」

  「剛剛你們聽見底下發出巨響吧?」眾人異口同聲說道:「有啊!」少爺更是說:「當然!那種聲響活像是小時候過年放炮時,大龍砲爆炸的聲響,不過這聲響也太大了,到底誰放的砲啊?」

  我無奈地說:「很遺憾,那不是誰放的砲。還記得我們去的那家7-ELEVEN吧?那兩個店員眼看自己逃不出去,自己自爆了……!」眾人大驚!同時異口同聲地大叫:「怎麼可能!」我道:「遺憾,這是真的:剛剛我殿後,聽到槍聲,便過去看──發現前面擠了一票被寄生者,狀況實在是前仆後繼。雖然沒看到,但我相信那兩位店員就在便利商店裡頭開槍。打到後來,沒有槍聲再出現,我猜他們大概用完彈藥。我本來想衝上去,引開敵人注意力,讓他們兩個能夠逃出。沒想到……他們選擇自爆!當然,那群被寄生的傢伙全掛了。」我剛說完,大家瞬間怔住,並且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我聳了聳肩,說道:「另外,各位如果看到穿迷彩裝或是國軍軍服的,要小心一點了。」眾人不解,以疑惑的表情看著我,但沒開口,除了小熊之外。他以懷疑的口氣對我說道:「翔哥,你別開玩笑了,你是想當兵想瘋了還是玩FPS玩過頭了?這邊有國軍有何稀奇的?國軍來這邊,一定是來救我們,順便把那些怪物殺乾淨,不然他們來這邊做啥?要小心也是他們得小心吧?畢竟這邊的怪物實在恐怖,還會跑出蟲子來!」

  小南也說:「對啊,軍人不都是來幫我們的嗎?有甚麼需要小心的?」聽到這邊,我知道大家並沒見到軍人屠殺無辜學生的景象,於是搖了搖頭,深呼吸兩口,並嘆了口氣:「看來大家都這麼認為……算了,老實告訴各位,畢竟不能再瞞下去了。」眾人聽到我這麼說,幾乎異口同聲地驚道:「翔哥!你還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們,快點說吧!現在這麼危險,晚點知道不如早點知道比較好!快說吧,到底軍人有什麼問題?」

  我道:「問題大了。我說小熊,還記得你撿到的那把65K2與那兩顆手榴彈嗎?」小熊說道:「記得啊,怎麼了?」我說道:「還有,你們有沒有人經過宿舍區,看到學生與軍人的屍體?」傻強略思索了一下,說道:「當然有。6棟與20棟那邊有不少學生屍體,還有差不多十個軍人死在那邊。不過翔哥,你說的這些跟你要說的有何關係?」

  我想了一會兒,畢竟這說出口會被當笑話看,但不說不行。我深吸一口氣,說道:「6棟那邊的學生是被軍人殺掉的,而那些死在廁所那邊的軍人……」我頓了頓,卻不開口。沒法,不知道說了會不會發出噓聲。

  星鎖見到我欲言又止的樣子,緊張地對我吼道:「翔哥!要說就說,不說就算了。大家朋友一場,有什麼不能說的嗎?」佑佑更是說:「媽的,翔哥,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聽到同儕對我這個反應進行質問,我不得不說了:「好吧,我說──那些死在廁所的敵人,是被我做掉的;而被小熊撿到的那些彈藥與步槍……」我喝了一口水,說道:「是我因為拿不了那麼多,刻意留下來的。怎樣,你們相信我說的話嗎?」

  果不其然,大家的反應實在是很糟糕。我看了看大家的表情,我開始有點後悔自己把真相說出:晁偉與佑佑與阿洋他們聽到我說的話,一面捧腹大笑,一面笑說:「翔哥!你說什麼天方夜譚啊,就憑你就把那些傢伙給幹掉!你以為你是哪款遊戲的男主角?」星鎖、少爺、Jason,,開始用那種遠望的看了看我,彷彿不太相信這是真話;至於C寶、小熊、小南、小瑀、小膨、傻強、盈諦等人,則是睜大眼看著我,感覺就是在跟我說:「不會吧,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我再次苦笑說道:「遺憾,這是真的:你們知道那些傢伙怎麼死的?第一個傢伙在上廁所的時候,被我從後面扭斷脖子,就像是之前畢業旅行時做泰式按摩與藥草熱敷前,按摩師幫我們放鬆那樣……不過,我把他嘴捂上,接著只是稍微這麼一扭一拗,『疙啦』一聲,那個傢伙就掛了。」說著,我拿起之前在7-ELEVEN買的愛X味玻璃罐裝韓式泡菜罐頭,雙手稍一用力,「啵」的一聲,就這麼開了。眾人瞬間傻眼!

  星鎖開始吐槽:「媽的,這叫稍微用力!這種東西你要我用蠻力扭開,我還不見得辦得到,你這樣子叫稍微用力?」小瑀也發問,不過對我的罐頭有疑問:「翔哥?你買泡菜罐頭是要吃嗎?」至於佑佑則是叫說:「靠,你外星人啊?之前按摩你都沒在叫,還要求想聽到關節整個啪啪作響,你也太誇張了吧?」C寶在一旁說道:「翔哥不過是身體比我們好些,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大家別這麼說他吧?對了,翔哥,你繼續說下去吧。」

  既然有人叫我繼續說,我便開口:「然後,我把那個人身上的裝備脫掉後換上。換到一半,有人在催那個被我幹掉的出來整隊。於是我便代他發聲,爭取一些時間。接著我在手榴彈上作手腳,然後拔掉插銷,壓在已經呈現俯臥狀態的屍體身上。接著我趕快躲進對面浴室的淋浴間內,等到他們把屍體這麼一翻過來──轟~~~!」

  C寶、傻強與小熊,先是盯著我看,接著又轉過頭去,看了下盈諦……盈諦急忙說道:「各位,我只是亂猜的,我哪裡知道翔哥會玩這麼大?」

  佑佑、少爺還有晁偉則是大叫:「靠!你還有甚麼東西沒說的?該不會旁邊那些彈藥、行李箱,還有那些東西都是你撿的?」蓓儀看了一會兒:「不只如此,還有那些7-ELEVEN送來的那些,該不會也是翔哥你……」我點了點頭,不做任何回答。

  接著我說道:「先不管那麼多了,總之,我先告訴你們要怎麼做──你們想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暫時是不可能了,不如就搬到樓上吧。我們看看樓上有沒有其他人在。」說著,我帶大家走到外面,從口袋拿出鑰匙,利用感應器打開大門,走到三樓。大家對於我居住的這個環境,也沒說甚麼,只是對於只能兩人並排行走的狹窄走廊感到有點不耐。走到了二樓時,我轉頭望了望周圍,發現飲水機上頭放了串鑰匙,每支鑰匙上面還寫著「201」、「301」等號碼,我知道這應該是房東專用的備用鑰匙。至於為何會遺留在這邊……也許是房東來探查房屋時忘記帶走;抑或是探查到一半,發生緊急事故,逃命時不小心遺失的。不過我擔心的是最後一項──房東業已遭到不測……第三項是有可能的:房東的年紀看上去也有六十多歲,遇到這種情況,能否平安逃離這邊,是未知數。

  但不管這些,先看看這間公寓每間房間內還有沒有房客在──如果有,我請他們多多包涵,好好照顧自己的同學,並且幫忙想辦法逃離這邊;如果沒有,那就讓他們暫時居住這邊,同時讓大家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以應付接下來的狀況。於是我叫大家在一樓把風,自己慢慢詢問,至於他們有問題,就請傻強打電話聯絡我。而我自己,先從二樓開始敲起門。

  出乎意料,二樓沒人……三樓除了自己住的地方也沒人;四樓更是。這一路巡來,別說生還者或是被寄生者,連屍塊與血跡都找不著!話雖如此,不過像床墊、電視與電腦等這些物資都還可以用。等到五樓時……我忽然感受到有種莫名的感覺,於是便從腰帶上拿出點四五手槍,右手打開主保險,左手拿出備用鑰匙,慢慢一間一間打開。

  501沒人……502也沒人……503號……等到504號我敲了下門,還是沒聽到回應。我決定開門確認虛實。開了門鎖,轉開門把,並同時舉槍──門開的瞬間,我看到有個身穿女僕裝的女性,在我面前不到卅公分處!我嚇了一跳,連忙大喊:「別動!」右手舉槍瞄準,準備扣下扳機的瞬間──「呿!嚇死我了,還以為是人還是怪物哩……原來只是個人偶……」搞老半天,原來面前不過是個穿著衣服的人偶而已。哇哩勒,這間房間不知道是哪個ACG宅人租的,竟然無緣無故擺這玩意兒啊?真差點沒被嚇死。我一氣之下,抓起這玩意兒,直接扛到頂樓去扔──剛這麼想,忽然後悔了。我心想:這玩意兒或許應該還有用途,先搬到樓上,等四下無人再搬到樓下去吧。

  深呼吸三口氣壓壓驚,以快速但穩重的腳步走下樓,同時一面想著:怎麼會這樣?到底是怎地一回事?我要怎麼做?要怎麼訓練大家?還有那個日本女孩,似乎充滿著謎……晚上約在犁X派出所,似乎是有甚麼事情要講的,還是有其他預謀……不知不覺,我已經下到大門口。

  下了樓,佑佑急忙問道:「翔哥,問的結果如何?我們可以住嗎?」我苦笑道:「別說問了,連人都不在。你們要怎麼用就怎麼用,當自己家吧。只要別亂翻亂弄就好。」眾人異口同聲歡呼:「呀呼~~~好棒啊~~~!」於是我發了鑰匙,還有開樓下大門的感應器。由於只有十五間──二樓只有三間──,因此經過相互討論結果決定:傻強與C寶自己住一間,而阿洋與佑佑自己住一間。

  這些事情弄完後,我告訴大家:「由於我們不曉得甚麼時候會有敵人,故建議大家兩人一組防守這邊,一男一女。男的在樓下,女的在樓上,每兩個小時換班一次,大家也同意了。至於我自己,則是獨自站在門口,沒人陪……槍械怎麼用、怎麼清理,我們都知道──校內的7-ELEVEN店長還真能弄到原廠槍械,竟然有說明書,還有清理用具,且雖然說明書內寫原文,但有附圖,且簡單扼要!而我們這些身在這個島國的學生們,由於曾在高中時上過一些基礎內容,因此也駕輕就熟。於是大家各自跟我這個臨時房東「CHECK IN」,然後帶著自己的東西回房間去了。而我自己,把彈藥放在樓下,清理樓下早餐店,洗個鐵板,接著回去房間休息。



  晚上九點半,距離與那個女孩約定的十點,也快到了,也該時候出門了。於是看了看行李:自己平常攜帶,但已清空的黑色背包、65K2、.45手槍、步槍與手槍彈匣也拿了;穿著方面,繫上S腰帶,上面掛著手槍與彈匣袋,並且掛著四個手榴彈,以備不時之需。當然,也沒忘記掛上軍用刺刀。這回出門,不但是去赴他人之約,同時也是幫同學們這附近有沒有其他「紅眼的」存在與活動。看了看外面,由於沒有路燈,外面一片黑暗,因此我在二樓飲水機旁邊的儲藏室找了一找──還真找到一隻亮度很高的手電筒!這下子應該比較方便看路了。

  下了樓,輕輕地把門關起,以免吵到同學。我掛著身上的行頭,手持強光手電筒,一直往犁X派出所的方向前進。愈往上走,愈少店家,原本廿四小時營業的全家便利商店,現在連絲燈光都沒出現;這條巷弄的路燈,本來就沒設多少盞,當它們不知怎地都熄滅時,視野相對也就很糟。東X巷一弄上半部與下半部是不同的世界:一過全家便利商店之後,幾乎都是住家與出租公寓大樓;再往上走,左邊會看到一塊旱田,右邊則是被水泥柱與帶刺鐵絲網所圍起的草叢與竹林。一直要到接近出口,見到TC客運的發車總站,才會見到馬路。這條遊X路上有不少餐廳與店鋪,專門供應宵夜或民生必需品,而派出所就在這馬路之中。

  這條路,就算沒發生這種大事,在晚上十點以後,打死我也不會走這條路。陰森森不說,沒啥路燈,同時人煙稀少,還有竹林與草叢,活像會有一些不該出現的人會躲在那邊出現……而現在,我不得不走這條路,因為距離較近不說,且沒有被車輛堵住。可說老實話,真的很不想走,尤其這種只有強光手電筒充當照明的情況下,我根本不曉得那些被寄生的傢伙會從哪邊跑出來。且要走到旱田那邊才是平地路段,要是那些被寄生的傢伙──以後改稱紅眼──真的殺過來,斜坡路段無疑會讓人加快疲憊速度,到時候很容易被追上,就甭玩了。

  走到竹林與菜園相夾的道路時……忽然感受到一陣強烈的夜風,而這風也連帶把我右手旁的竹林吹響了!我連忙用手電筒照過去,同時轉過去──何著是我自己嚇自己,根本沒有任何人跑出來嘛!我不禁苦笑,於是再繼續走。走著走著,大概走了約百公尺吧,我忽然聽見馬達轉動的聲響從右後方傳來,接著就是竹子被鋸斷聲音與爆裂的脆響,接下來就是一陣嘶吼傳來!再回頭一看──大概約有百多名紅眼以百公尺賽跑的速度向我衝來,手中持著消防斧、開山刀、柳葉菜刀,甚至連掃刀都有!至於為首之人,所持之物就是剛剛馬達聲來源──鏈鋸!這種場面,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玉碎」突擊(註一)吧……以這種狀況來判定,就算手上有一把T74(註二)或M60(註三),後備兩條兩百發彈鏈,恐怕也是擋不住,何況現在只是配了一把步槍與一把手槍,還有兩顆手榴彈,步槍彈匣也不過四副,頂多120發子彈,能抵擋得了那些傢伙嗎?同時好死不死,當我發覺原本並不是非常亮的光源忽然熄滅時,我知道這不爭氣的玩意兒他媽的竟然沒電了!

  註一:日本二戰時的場面,通常是已經呈現絕望狀態與沒有補給時,進行的衝鋒。通常沒有多少子彈,都是依靠刺刀。又,聲音一開始是狂吼,最後變嘶吼……

  註二:T74排用機槍,仿比利時FN MAG。此槍型目前台灣自製,也有向外銷售。與美版M240相比起來,也不差啦。XD

  註三:M60,美國在越戰中使用最多的通用機槍,不過當時美國沒想過班用自動兵器的概念,因此電影內常見機槍兵拿著這玩意兒衝鋒。由於笨重,被美軍謔稱為「豬」。台灣引進並仿造時,編號T57排用機槍。FN MAG與M60,藍波都有拿。不過藍波拿的M60是縮短衝鋒型E3。

  見到這種狀況,我二話不說,右手把已經沒照明用途的手電筒用力往前方紅眼砸去,同時向後轉,拔腿就跑,並把步槍的保險轉到「3」的位置,每跑一小段路,就向後面進行三發點放!媽的……這些傢伙跟早上完全不同──早上那些傢伙的能力不過就跟我們這些正常人一樣,只是比較難打,且還會有後退或被壓制的情況,偶爾還會跑出蟲來;現在到了晚上,這些傢伙活像是嗑了興奮劑一般,被打到的時候竟彷彿沒事,依舊向我追來!媽的,這是怎樣?難道這些傢伙是夜行性動物,黑夜行動力劇增?不過重點不是這個,先逃了再說~~~!

  我不住往前跑,由於身上還是有掛東西,速度本來就不快,那群人與我之間的距離從原本的50m,現在已經縮短到不過5m!以目前這種差距,如果再這樣下去,被那把鏈鋸還有那些刀斧砍成肉碎,可不是我想要的結局啊~~~就在此時,我看到左邊正好就是TC客運發車站口,距離這表示我快出了距離犁X派出所已經不遠!在人在遭遇危險,但仍有一線生機時,腎上腺素會分泌,燃燒自己的養分,透支自己的體力來完成目標,往往可以達到意想不到的成果──現在我狀況也是如此,本來已經有些累了,但一想著到了派出所或許可以遇上那個名叫服部雪子的謎樣女孩,兩人一起合作,說不定還有可能活下時,一瞬間我覺得我又有力量再跑下去!轉眼之間,與那些紅眼又拉了一段距離。

  就當我跑到犁X派出所時,我看到門口有個女孩,留著及腰長髮並綁了個長馬尾,皮膚白淨,穿著我之前看過的特戰服裝!從那個臉龐與服裝,我覺得她應該是服部雪子,但有點奇怪──雪子的頭髮是及肩且披散著,而她頭髮是集腰,還綁了個馬尾!我開始有點遲疑了,正要進行確認時,女孩開口了:「宇翔!快點進到屋內來!那些追你的人快要衝過來了!」這下子我不用懷疑了,她的確是服部雪子!我二話不說立刻衝進派出所內!

  衝進去之後,我跟雪子連忙把門給鎖上。我跟雪子說道:「快來幫忙搬東西擋著門口,以防他們破門進來!」雪子微笑地說:「不必那麼緊張。」這時敵人已經翻過與穿過外牆,已經進到院子內時,我正要跟雪子說馬上拿東西擋時,卻瞥見她右手抓著一個小型的按鈕,四指猛地往內一握──接著我聽見一陣巨響,讓我一陣昏頭!我連忙甩了甩頭,總算回復意識。我看了下窗外──院子內沒有一個紅眼是站著的,不是斷腿就是爆頭!這種狀況活像是被人以近距離用超大口徑的霰彈槍打過去!總之,眼前就像是電影「第一滴血4」中的場景一般……只是這次不是.50機槍而是被轟,對付得也不是緬甸人而是一群紅眼睛。(註四)

  註四:第一滴血4,故事為緬甸種族屠殺,為拯救傳教人員,與傭兵合作。電影末段高潮就是席維斯史特龍所飾演的約翰藍波,跳上軍用車上的M2.50機槍座,朝著緬甸軍狂掃射的場面。此場面可以說是相當血腥一段……

  我跟雪子道:「你從哪邊弄到的闊刀殺傷雷?(註五)」雪子微笑道:「這可是我……」話未說完,她指著外頭大叫:「李宇翔!糟糕了!」我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媽的!又來了一群!這次已經是兩百多人!而我們這邊只有兩個人,要怎麼應付這些傢伙?

  註五:M18人員指向殺傷雷,又名CLAYMORE(闊刀),塑膠殼,圓弧狀,內有C4與鋼珠,會朝著圓弧外側的方向進行殺傷。殺傷力除了靠爆風外,還靠彈體內鋼珠。



  To be Continued……

  下回:危機來了!翔哥與雪子兩人二度見面,前面一波剛解決,第二波攻勢又來!兩人如何逃離這邊,同時故事又會往何處發展?敬請期待下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