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惡靈古堡同人──逃離﹝十一章:夜行(中)﹞

  十一章:夜行(中)
 
  當我又見到一票的紅眼殺上來時,這時我滿腦中轉著一個想法:人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話果然沒錯。雖然說那些傢伙前進的速度被前方停車場的死屍拖慢,但這也無法維持太久。不管怎麼樣,我們唯一該做與能做的,就是殺出條血路,同時逃出重圍方為上策。不過在這之前,我們要確定自己的彈藥還剩多少。方才我已盤點過剩餘的彈藥:如果外加插在槍上的,已經剩三個;手榴彈只有兩個,非萬不得已是不能用。於是我連忙問雪子:「對不起,妳身上還有什麼武器能夠使用,同時還有多少彈藥?」雪子吐了吐舌頭說:「抱歉,剛剛衝鋒槍子彈都打完了,同時我也沒有想到敵人會來第二波,我把原本剩餘的四枚人員殺傷雷一次用完了。現在身上已經沒有彈藥了。」說完還對我來個苦笑。

  那完了,我這些彈藥還能撐多久?正當我已經滿頭熱,準備上刺刀衝出派出所門口對那群紅眼掃射時,雪子又說道:「不過,等一下!雖然我身上沒有,但不代表這邊沒有彈藥與槍械啊。我記得以前在老家那邊警視廳內的槍械室瞥過一眼,那邊就有不少衝鋒槍與手槍喔!」

  聽到這邊,我才想到:既然是派出所,啥都可以沒有,武器總該要有吧?但,想到這邊時,我發覺剛才雪子講的那話有點奇怪:她說她在警視廳看過這些東西。我們家除了我之外,都是讀日文系的,關於日本方面的事情,我多少也有些了解:日本警察機關最高單位是警視廳沒錯,但那是只有東京才這麼叫不是?(註一)況且退一百萬步想,這地方應該不是誰都可以隨便進去吧?想到這邊,我被一陣嘈雜聲驚醒!往門口一看──媽呀,這些紅眼的傢伙快要越過屍體堆了!先別想這問題了,此時不用手榴彈更待何時?於是我叫雪子說:「雪子,時間不夠,趕快在後面找一下有什麼武器,拿了再說!」

  註一:根據維基百科說明──日本警察是由國家機構內閣府的外局,國家公安委員會管理下的警察廳,及由各地方機構屬下東北、關東、中部、近畿、中國、四國及九州7個管區警察局設置,由作為地方自治體機構的各都道府縣公安委員會管理下,設置的各都道府縣警察總部所構成的。但要注意,東京都的警察並非「東京都警察總部」而是「警視廳」,其首長亦非「總部長」而是「警視總監」。其他相關訊息請查維基百科「日本警察」條例。

  說完,我從腰際拿了個手榴彈,立刻拉開插銷,同時「鏘」的一聲,握把保險彈開!我算好時間,同時默念:一秒。兩秒。當我數到三之時,用我畢生最大力氣往向門口甩去,同時喊:「躲起來~~!」接著我立刻以最快速度,閃入後頭的房間內,緊捂雙耳,同時深呼吸──一陣衝擊把我震得咳嗽不已,同時讓我暫時耳鳴,眼前所見更是一片黑白,雖然我知道派出所內燈火通明!(註二)

  註二:此情況是黑視,當短時間血液無法輸送到大腦視神經時,眼前會呈現黑白影像。

  一段時間,我才喘過氣。媽的,剛剛爆風所帶上來的灰塵有夠嗆的。我連忙探出頭,看了看剛剛的位置──GREAT,剛剛那手榴彈根本是仿破片手榴彈的爆裂彈,威力之強不說,加上炸的位置真好,把那些傢伙壓了──因為爆炸之故,出入口被我給弄垮!

  看了看原本稱為「入口」的地方──不少紅眼被坍塌的水泥碎塊砸中,腦漿四溢;有的是被壓在那邊,還沒死透,還在那邊哀嚎。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已經失去威脅性。不過壞消息就是:由於我把出入口給炸封了,短時間根本不好清理,這下子要另找路前進。換角度想:至少短時間內我不用怕那些紅眼的殺來,算可以放心了。這時,我聽見雪子大叫:「阿翔!阿翔!快點過來!」於是我依循著剛剛聲音的方向,進屋內找尋雪子。不過由於我沒進去過派出所,對於環境完全不熟悉,因此花了差不多一分鐘時間在找她──沒法子,哪有正常人三不五時跑派出所或警察局的?不過我這個成天三不五時往教官室跑的,似乎沒啥資格說這種話吧?

  一分多鐘後,我終於找到雪子──在最裡面的地下室找到的。她有點嗔怒地對我說:「阿翔!怎麼那麼慢啊?我都擔心死了!」我連忙向她道歉:「抱歉雪子,我不熟悉位置,所以晚了,妳沒事吧?」她一臉沒好氣地說道:「哼!當然沒事,有事我還能跟你說話嗎?」我想也是。當我正想要開口道歉時,雪子說話了:「本來想懲罰你的,可看在你一直幫我的份上,算了。」說完,她露出一個微笑,彷彿剛剛根本沒生氣。我無言了:何著剛剛不過是發小脾氣而已。

  我很訝異:我跟眼前這位麗人認識不到一天,她剛剛的反應就像是跟男朋友打鬧一般,而對象很明顯就是我。老實講,我在學校時,許多女生看到我都不太想靠近,有時候我還沒開口,忽然就會避開。這也導致我對女孩子不曉得要怎麼交往與溝通。且我的樣子其實也不太討喜,身高未滿170,樣子有點腫,頂多算可愛,也不算帥哥。這種狀況很難培養自信心。可看她現在這個情形,很明顯對我就是有好感,我該怎麼做?

  不管這麼多。剛剛只顧著找雪子,一時之間沒注意周圍環境。於是我看了看現在所處的空間:這間地下室看來不大,我們所在位置看起來像是走廊。中間有個櫃台活像是公家機關櫃檯,不同點在於:上面還用了幾個格架鐵窗隔絕,讓我們看不到裡面的內容。依據本人當了十五年的「電視兒童」從各節目得到的常識──這看起來應該像是香港與美國產的警匪連續劇或警匪片中,警察領槍的地方──何著我到了槍房?既然到了這邊,我只能說咱們運氣好,竟然找到槍械彈藥儲藏處。
  
  走到底,我們看到了一扇鐵門,上面安了三道鎖,雖然都很普通,但當三種都放在一起時,這就不一樣──中間靠門柱的地方,有個搭扣,上面安了道傳統鎖頭,這將使我們無法推拉,不過這種鎖頭算十分普通,用鐵鎚都能敲爛;中間右方之處,是一道一般安裝在住宅大門的門鎖,這種鎖孔通常是圓型或十字型,這種很難使用百合匙(註三)來開。第三道的確很普通,但也可以說不普通:普通是因為常見,不普通就是因為它很難解──這是密碼感應雙重鎖,用到感應卡不說,還要輸入密碼才能開啟!

  註三:百合匙,又名萬能鑰匙,通常是兩道──一道有扳機,另道是固定齒,有扳機的是用來把鎖內彈簧卡榫鬆開,固定的是要合鎖孔的型。通常這種鑰匙是開一字型鎖孔用。此乃鎖匠與盜賊的好夥伴。XD

  物理方式破壞?有點難:當我看到門旁邊有幾條塑膠皮包著的電纜相連時,我明白這玩意兒一定有連接一些雜七雜八的系統,好比警報器、感應器,甚至還有可能連接各地警察機關網絡,只要我們採用暴力途徑解決,很有可能警報大作,引起周邊的人注意,也很有可能會從其他安全的地方──假設只有我們所在的地方出狀況──派出警力。然而不管哪種情況,我們都不想遇到,尤其是後者:雖然警察很有可能把我們救出來,但也很有可能把我們帶去外面,就地處決,到時候靈魂穿越(註四)可不是好事。

  註四:近來網路小說中,穿越是常見橋段。穿越有各種理由,但只有兩種方式:身體完好如初地穿越,不然就是身體毀了,你的靈魂與意識穿越到另個地方,接著不是奪舍(搶走對方的軀殼,代替這個人過完後續日子),不然就是轉生(也就是投胎)。我這邊的意思用八個字即可解決:兩腳開開,準備投胎。XD

  當我正要找電鑽、剪鉗等裝潢工具時,雪子說話了:「哦?被鎖啦……這些鎖弄在一起,看起是滿困難的,不過這些還難不倒我,應該在兩分鐘內全部解得開!」我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妳會開鎖?妳沒呼嚨我吧?

  我連忙問:「妳確定?這邊三種鎖頭都不一樣,且都需要工具,妳有工具嗎?」雪子微笑道:「有啊!」說著,她從戰術腰帶上掛著的腰包上,拿出了萬能鑰匙組、剪鉗與密碼破解器!看到這些,我可以確定這個日本美女其中一項副業,就算不是當神偷,亦不遠矣。我自言自語道:「看來有這些東西甭說進去偷錢,連開中央機關的鎖與銀行金庫都能辦到……」

  雪子正把道具放回自己腰包內,聽到我這段話,驚訝到連手都拿不穩,同時說道:「你怎麼猜得出來,這些道具最主要是專門破解中央機關與金庫用的?」啊?我這樣說都中啊?該不會這些都有名堂?

  接著雪子站起來,沒說任何一句話,她先拿了萬能鑰匙中較細扁,同時還有些曲折的那條,插入卡住搭扣的鎖頭中,接著她閉上雙眼,左手抓著鎖頭,右手輕柔且精細地擺弄一番。然後,我還數不到廿秒,「喀」的一聲,鎖頭彈開,第一道鎖解了;接著她拿出圓頭萬能鑰匙,插入門上鎖孔,先插入第一段,然後稍微朝順時針轉了一下,接著再插入第二段,同時進行轉動。等到鑰匙插到底,門鎖內彈簧發出「喀」「喀」兩響後,接著發出響亮地「鏘~~」聲響,鎖開了!

  看到這邊,我只能說:就算只有解開這兩道鎖,我也佩服,至少我從沒幹過這檔事,也只看過鎖匠使用百合匙在那邊開喇叭鎖而已。現在就只剩感應密碼雙重鎖了。

  雪子看了下螺絲頭,確認形狀與尺寸後,她拿出兩根平常修理小家電,可前緣尺寸只有1.4mm與2.0mm的一字起子,進行外殼拆卸工作!啥?為何我看得出那兩支一字起的大小?沒法,誰叫自己老家與居住地有十元商店所販賣的螺絲起子組,且我也常用!

  外殼拆下之後,本來我以為她會像電影那樣,拿出剛剛她給我看的反解碼器,進行密碼解鎖工作,卻沒想到她只是將其中一條斷路接通,同時讓原本負責密碼的通路接到感應器的線路,然後再度啟動。接著,我就看到這雙重鎖冒出火花,然後往外一拉──鐵門開了,同時,我猜對了:房間之中放置的,果然是軍火!(當然,這內容純屬胡扯,如有雷同,本人只能說純屬巧合。)

  從剛剛到現在,我暗自拿手機內的碼錶計時,當鐵門被服部雪子拉開為止,我算了下時間──差不多1分40秒又58微秒,還不到兩分鐘!這個像極忍者的扶桑美女,她的電工技巧竟然如此強悍,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也太快了。接下來……由於我們不是學齡前兒童,所以要做甚麼,就不必請人教了。當進入房間前,我瞥見電子鎖所冒出的火花,同時嗅得一股燒焦味,應該是電路板燒壞了。果然,電子產品便利沒錯,不過與機械相比,相對脆弱。

  我倆走入槍房,打開燈光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有啥武器彈藥可搜括──其實應該說「借用」,不過「不告而取謂之偷」,何必換種說法?不過槍房內燈光雖然是日光燈,可昏暗異常,同時牆壁上還寫著「偷竊軍火者可判處死刑」這句警語,讓這個原本炎熱的夏天,增添一股涼意……

  我在心中已經做好最壞打算:就算沒有武器,也總該有點配件或服裝可用,再不然就是啥都沒有,先跑再說。才剛看了看旁邊,我才知道我錯了──不是說台灣警方害怕誤擊他人,且基於人道立場,不使用霰彈槍嗎?沒想到我竟然看到義大利進口的法蘭契SPAS-12,同時還有數十盒的12-GAUGE(註五)彈藥;台灣警方不是防禦很糟嗎?可我竟然看到防禦等級III的防彈背心,同時還有本地生存遊戲名廠出的戰術配件是擺在架子上擺了十多套,甚至還有特別強化之防彈盾牌!

  註五:這個是霰彈槍特有口徑單位,算法是──一磅的鉛,能夠造出多少顆該口徑大小的鉛彈丸,就是該霰彈槍的口徑。如果真要翻譯,我們可以翻成「磅徑」。XD

  這還不算哩,看了看牆邊,十餘把M16A2放置在槍架上;槍架附近,則擺了一台大型機具──一台自動彈藥裝填器,外加一堆火藥粉,同時還有手槍與5.56mm彈頭。這些東西,我想就算在美國警署,甚至在聯勤205兵工廠都還不見得看到。

  最後,我看到一個鐵櫃,不同以往我們在更衣室所看到的簡陋鐵皮櫃,這玩意兒相當厚實,門扇竟然上鎖,同時用條鐵鍊圍著,同時用個四位數密碼鎖頭卡上!而上頭鐵皮櫃還以直式寫上兩行句子:爆裂物,嚴禁偷盜!這字樣是用白漆搭配孔版噴上去的。看到這東西,我在猜這爆裂物該不會是TNT或是手榴彈吧?於是我叫雪子過來,再次藉著她的精妙開鎖技巧,把這玩意兒打開。打開之後,我倆傻住了──這玩意兒比TNT更恐怖,這就是我早上在某個軍人身上找到的C4炸藥、電動引信、雷管與電動引爆器!我內心不住發毛:平常嫌日子過得普通,可當周潤發電影「辣手神探」(註六)之類似電影情節竟然在此地,同時在我眼前出現時,我只能說──現實果然比ACG與小說更不合理!

  註六:辣手神探,周潤發與梁朝偉主演,台版叫「槍神」。故事劇情中段開始,發生在明心醫院。其中橋段是:醫院殮房後頭都是軍火。因此大家可以猜到會有啥劇情了……

  看到這邊,我都已經有點說不出話來──平常你我都只能在報章雜誌或是網路等途徑看到槍械,不然也只有在高中時摸過教學槍械,雖然我比較好運,有在關島親自摸過與開過真手槍。轉頭看了看雪子,她呆了差不多半分鐘之後,她的眼睛瞬間一亮,然後滿臉燦爛地抓住我的雙手,快速地說道:「阿翔!阿翔!這就是台灣警察局的槍房啊?我以前在日本的警視廳與警局從來沒看過這麼多的槍耶!真是了不起!」
  
  仔細一看:她此時的神情,只會讓我想到某日本輕小說中被稱為「神人」的女主角,她發現新奇事物的情況,雖然雪子的外表與身材,與這個小說女主角差了十萬八千里──別誤會,她的三圍與她的天使面孔搭配得實在很好,小說女主角整個被她比下去!

  我內心不住嘀咕:服部大小姐,我知道或許妳祖上好幾代曾是德川幕府的特殊隨扈領導者,妳在日本也算是望族,但妳進去警察局是幹啥?該不會妳爸是警視總監吧?再說:這邊不是警察局或總部,這邊只是區區犁X派出所,且這說不準也只是特例罷了。

  看到槍房內這麼多的武器,我本來有挑幾樣帶走的想法,不過看到牆壁上充滿威嚇性的話語,我決定不拿了。我跟雪子說:「雪子,妳看得懂中文,想必知道拿這些武器是犯法行為,我想還是別動了。」雪子點了點頭:「是啊,直到剛才我才看見牆上寫上這種具有威嚇性的標語。阿翔,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拿了,就這麼放著不動,趕快離開吧。」

  說到這邊,我才想到:大門已經被我炸垮,,怎麼離開?我滿懷歉意地對雪子說道:「抱歉,大門剛剛被我炸癱了……」雪子微笑說道:「放心吧,剛剛我在這邊時,就已經看過這邊的地形。我記得一樓後方有後門,還是趕快上樓離開這邊吧。」

  從地下的槍房出來,我就跟著雪子,前往她所說的「後門」。後門位在派出所後頭的一幢房屋內,而我們是從那邊出來的。到那邊,發現門口有一道十足鐵窗樣的門扇,想必這就是後門了。滿懷歡喜地正要走去時,我們發現一堆紅眼往後門走來,不,應該說是以跑百米的速度殺來!透過室外稍嫌昏暗的路燈燈光,可以看到外頭那數十對瞳孔在夜晚熠熠聲光,手中拿著鋤頭、鐮刀、鎚子……等各種鈍器與銳器!我心中大喊糟了,正想把最後兩個榴彈往外面扔去時,我忽然看到雪子面帶微笑,左手拿著一塊磚頭大小,呈現白色,質地有如黏土,上頭還有個紅色小燈泡在那邊閃爍的物體,而右手握著一個電子帶動的開關!

  看到那塊玩意兒,我捏了把冷汗──因為那是C4炸藥,屬於低感度高爆炸藥!這時候我腦中閃過一個問題:服部雪子,怎麼回事?我不是叫妳把東西歸回原位嗎?現在手中那塊插了引信的C4是從哪兒來的?我正要問雪子這問題時,那群傢伙已經衝到距離我們不到30公尺的距離,並且繼續加速,五秒之後大概就會把我們給宰了!

  雪子不慌不忙地把門打開,將C4以推鉛球的方式往那廝扔過去,同時剛剛好地貼在最前排中間那個倒楣鬼胸前!接下來,她把門帶上,對我說了一句:「我想我們得另外找路走了。」她這麼說,我想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要幹啥:跑啊~~~!

  我們兩個跑回地下室的出口,正準備找掩護。這時我忽然覺得很奇怪:不是丟了C4炸藥嗎?就算按下開關,使用五秒延遲引信,也該引爆了,怎麼那群該死的紅眼叫聲還在?於是我問說:「雪子,怎麼炸藥還沒爆?」這時候雪子才忽然像是想到甚麼,驚慌地說著:「啊!剛剛太緊張,我忘記按下開關了!」聽到這邊我差點暈倒!我連忙奪過她手上的開關,往旁邊看著眼看已經撞開後門,正要集結衝上去砍了我倆的紅眼低聲說了一句:「FIRE IN THE HOLE!」同時拇指用力這麼一按──

  一陣巨響讓我耳鳴,同時我發覺自己怎地往後懸空,朝著後頭的地下室飛去;看著後頭的雪子,她也露出納悶的眼神。莫非……看到紅色的火光──哈,懂了,原來我們被炸飛了啊。接著我背上的槍枝與背包都撞到牆壁。這些東西不但沒成為緩衝,反而撞得背脊疼痛萬分;再下來,我的頭也因為慣性之故,狠狠地往後這麼一甩,「叩」的一聲,瞬間腦袋感受到震盪,同時後腦杓一陣劇痛,跟著就是眼前一陣模糊,只覺得空氣很嗆,腳這麼一蹬──我就啥都不曉得了。最後印象是:呃……這大概是我一生中第四次昏厥吧。哈哈……



  TO BE CONTINUED……

  下回:這次會面,使得阿翔與雪子二人受困於警局之中,兩人究竟如何出去,同時又造成何種狀況哩?等待下回揭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