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不要命的大學生寫的YY同人:重逢。其三:難題

過生日,算是件大事,因為這同時象徵著母親的受難之日,同時也是慶祝自己平安成長的日子。小時候,養母或許知道我不是她親生的,所以每當某些日子,她會特別地為我慶祝,尤其是我的生日。在我看來,她對我的愛,已經遠超過其他母親對自己的孩子之程度。當時不明白原因,現在明白了──她從不把我看成是她的孩子,而是她的伴侶。我不但不會覺得不妥,反而十分地高興。說實在,我一個真正無父無母的人,有個關係比母親還親的親人,對我而言,或許更好吧。

平安夜,是耶穌誕生之日前一晚。耶穌相傳是聖母在伯利恆城裡頭的某家旅社之馬廄內所誕下之聖胎。這一天,象徵著救世主來臨之日。前一晚的寧靜象徵著平安。目前在我家的那個女孩,也就是娜妲爾‧芭姬露露,她的名字是義大利文,翻譯過來就是「平安夜」之意。看來她的父母應該是基督徒,才會為她取這個名字吧。

可是對我所在的參謀總長官邸來說,她生日的前一天,卻是一點都不寧靜,且一點都不「平安」啊!

 

當我看到娜妲爾像小孩子一般黏著瑪琉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叫她們三個自己下去吃飯,自己對著娜妲爾說:「娜娜,媽媽跟姊姊們要去吃飯,我先帶妳去洗澡,再下去吃飯吧。」然後帶著娜妲爾去浴室,並且清理她的身體。不過問題來了:如果是小女孩,也就是大家所說的蘿莉,我是不會對她有反應;可她雖然智能倒退至六歲,但她本身卻還擁有著近廿歲女孩的成熟胴體啊!我個人喜歡的是童顏但身材很好的女孩子,而眼前的娜妲爾就是我喜歡的類型!一時之間,生理反應來了啊‧‧‧

天啊‧‧‧我自己恐怕還沒幫她回復記憶,自己就先犯罪了!於是乎,我只能別過頭去,並且溫柔地告訴她:「娜娜,以後我跟媽媽不會經常在身邊,妳要學會洗澡,知道嗎?」娜妲爾坐在浴缸中,用著那無辜且澄清的眼神看著我,並對我微笑地點了點頭,說:「把拔,知道了。」

洗好了以後,我得要幫娜妲爾把身體擦乾。雖然我也有幫瑪琉她們擦過身體,但是幫「有著成年人身體的孩子」(就是娜妲爾)做這件事情,卻又是另一種心情:前者的目的除了讓身體乾淨以外,同時也是增加夫妻情趣的做法;後者卻只是單純照顧孩子,並且要讓孩子成長的必經過程!如果我真的按捺不住,固然可以把眼前這個女孩當場壓倒在地,然後對她行不軌之舉,但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只能強迫自己情緒安定下來,並且認真的幫她把身體擦乾。我擦的同時,心裡邊想著:既然娜妲爾叫瑪琉為媽媽,那麼我就委託她來幫忙做這件事,並且告知她,得要教娜妲爾了。

不過,換個角度想:一邊看著只有學齡前兒童心智,但有著傲人身材的娜妲爾,一面幫她擦身體,也是挺有趣的。由於目前為止,我倆從未照顧過嬰幼兒,而我面前,就有一個現成的活教材。既然如此,我在這段期間,不就可以預習一下如何教育自己的小孩了嗎?

擦好了身子,我便去拉克絲的房間內,隨意找了一件她不常穿的連身洋裝,並且連帶拿了一套貼身衣物給她。不過,問題又來了:這個年紀的孩子,大多數都不太會自己穿衣服!我也只好幫忙她穿了。但是,我只會脫女孩子的衣服,至於穿?說實在的,好像不太會哩!由於內容過於冗長,所以,省略三四百字不提。反正,就是很累啦。

好不容易幫娜妲爾換好衣服,便帶著她走到了飯廳內。此時,餐廳內已經沒人,幸好還剩下一些食物,足夠讓她填飽肚子。我帶她坐下,幫她盛了一些稀粥,用筷子夾了一些醬瓜與青菜在上面,然後稍稍拌了一下;後至廚房拿了個湯匙,放在桌上,並微笑地對娜妲爾說道:「來,娜娜,快吃吧。」可她這時候面向我,依舊用那極其天真的臉龐對我說:「把拔,餵我好不好?」說完,還對我微笑了一下!

小時候曾經聽我養母說過:教育學齡前孩童很累的,尤其教孩子吃飯,是最重要的課題。當時沒感覺到,而現在的情況,正符合養母所言!

想了一下,我無奈地搖了搖頭,拿起了碗,舀了一湯匙的粥,微微地吹了一下,並且對娜妲爾說:「娜娜,來,張嘴喔,啊~~~」她還真聽話,我餵她,她還真的吃下去了!

餵著餵著,電話響了!可是我還沒有餵完,怎麼辦?

於是乎,我告訴她:「女兒,乖,以後要學會自己吃飯,並且我會教妳如何用各種餐具。我現在有事情,要乖喔!」娜妲爾似乎知道我在說什麼,她便乖乖地拿著湯匙,慢慢地吃著。

 

我走到了客廳,接起電話,馬上說:「這裡是參謀總長官邸,我是大和中將,有何貴事?」電話那端傳來某個女聲,那是我那沒有任何血緣的妹妹:卡佳里。她對我說:「煌,今天早上有居民在孤兒院的海上,見到某個大型殘破物體浮上。我們接獲消息之後,派了數台大型機械船隻以及數十名軍人前來支援。不知道你能否過來一趟?看看這個殘骸是什麼,要怎麼處理?」

我便說:「是,我馬上到。」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回到飯桌,對娜妲爾說:「娜娜,乖乖地聽馬麻的話,把拔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妳要乖乖在家喔!」沒想到娜妲爾聽到了,便開始哭了起來!看來她還真的把我當成爸爸了。我也只能安慰她說:「乖喔,我不會去太久的,一段時間後就會回來!別哭了,這樣才是我的好孩子。」沒想到,當我話一說完,她真的不哭了!

解決完這件事情,連忙衝到房間去,把制服換好,然後請隨扈幫忙開車。雖然我一向習慣自己動手,但是在公眾場合,還是要有一定的排場吧‧‧‧

 

坐在車上,我在想著:剛剛卡佳里說的那個殘骸,該不會就是主天使號吧?可是沒真的看到,還是不能完全地斷定。當我到了現場,現場已經把殘骸分成數個部份,要等著專家鑑定。

下了車,見到曾經通過話的卡佳里,便問她:「妳也來啦,首長。」卡佳里回答說:「沒辦法,誰叫我們這邊的專家都不明白這是啥玩意。不曉得你看不看的出來?」於是,我走到了殘骸放置處,準備看看這是啥玩意兒。

不看還好,當我看到其中一塊尚未燒焦,但呈現黑色塗裝的破片時,我大聲說道:「這是四年前被擊毀的主天使號殘骸!」眾人大驚!卡佳里說:「不會吧?你怎麼可以如此斷定?主天使號不是在宇宙中毀滅嗎?怎麼會在這邊?」於是我把半夜發生的事情與卡佳里說了一遍。當然,省略了撿到娜妲爾之事。

我又說:「我在想,會不會是那次的大爆炸,空間產生了扭曲,讓主天使號穿越到現在呢?」卡佳里說到:「我想,這也很有可能。不過,哥,空間扭曲真的可能發生嗎?」聽到這邊,我也不敢斷定。

這時候,有個尉官跑來對我們說:「報告參謀總長與首長,我們發現到有樣東西還可以用,且還完好如初!」聽到這邊,我連忙跑去看,至於卡佳里看到我跑去看,也跟著我的腳步前往。

那個尉官把帆布掀開,對我們兩個說道:「報告參謀總長,這玩意兒是什麼?好像是一對的,一堆管線連結在一個呈現像是隧道口的出口中。那個隧道型的東西,最裡面的口很小,大概只有成年人拳頭那麼大;可是整體很大,大概有六七公尺哩!」聽完尉官所言,我馬上對他說:「我知道了。你想問處置方式嗎?現在下令:堪用的都留下來!外殼等殘骸,直接送到煉鋼爐去!至於那對玩意兒,是很重要的東西,將來有用!立即送到歐普船艦製造場,不得有誤!現在就開始執行,聽清楚了嗎?」尉官向我回個禮之後,便帶著所有人離去。

我看著一大堆一大堆原本屬於主天使號的組件,被吊車接連地搬上了聯結載重車,而載重車的車斗滿了,便發動引擎,前往煉鋼廠或是科學研究院。軍方派了差不多五輛五十噸載重車以及十台吊車,從早上十一點,運到了中午十二點半才運完。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都是在運送殘骸!沒想到這台戰艦還真天殺的大!至於阿茲萊爾那廝,我們沒有在廢鐵堆中找到他的屍體,看來八成已經沉到海裡,變成海中大魚的珍饈了。算了,我也不想管他,因為他竟然想要殺死娜妲爾,且甚至要對她不利‧‧‧那對陽電子破城砲,還真想裝在新的戰艦上頭。

所有人都離去了,卡佳里看看旁邊,確定沒有人之後,便對我說道:「哥!你的頭腦真好!你竟然知道這玩意兒有用,且還知道不少東西,妹妹我真是佩服你!」說完之後,我便對她說:「妹妹,妳幫我買點聖誕禮物好不好?小孩子玩的東西以及一些兒童書。」卡佳里有點納悶:「哥,我想問一下,這些要送給誰啊?」一時之間我也答不出來,也不敢說是要給娜妲爾,於是就說:「啊,那些東西要送給我一個朋友,他女兒快要讀小學,所以我想在平安夜時送給他當禮物。」卡佳里聽到了,便對我說:「這東西是小事一樁!包在我身上!哥,沒事了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辦,那,就這樣,明天聖誕節見了。」說完,她坐上公家車,往首長府的方向離去;而我事情辦完了,也該回家,所以也坐上專車,準備回官邸。

上了車,同時拿出手機,打給在Plant當議員的阿斯蘭。阿斯蘭接起電話,對我說:「這邊是Plant辦公室,我是阿斯蘭‧薩拉,請問是哪位?」我回道:「阿斯蘭,是我啦,煌!有件事情能否請你幫個忙?」阿斯蘭道:「可以啊,什麼事?」我說:「你們那邊不是生產各種模型嗎?甚至還有許多舊版的模型都還在那邊流通,對吧?」阿斯蘭說:「沒錯啊,那煌,你要找什麼?」我說:「我要找鋼彈一年戰爭系列中所有的MG模型,如果沒有MG,就六十分之一或是百分之一Scale版本。」阿斯蘭此時大驚!他大聲說道:「你說什麼?你叫我找這麼舊的東西!要知道這些東西是生產在CE58年,也就是我三歲時發售的。這玩意不是很暢銷,可說是夢幻的產品!現在CE76年,那麼久的東西怎麼找?」我笑說:「阿斯蘭啊,我知道你很會找東西,一定可以找到的,再說,我有一個朋友他女兒很喜歡這個東西,他女兒叫我無論如何都要我送她,我也不好意思拒絕!」話筒那端傳來了極度無力的聲音,對我說道:「好啦,煌,我會想辦法的。明天我會到你家去,順便把這些東西帶去你家。就這樣了。」說完,他便掛斷了。

回到家,已經一點了。從早到現在都沒吃東西,肚子真餓。飯廳內的餐桌上,照例不會剩下任何的剩菜,因為都被吃光了,所以,我也只能自己弄東西吃了。

隨意弄了半條長型法國麵包,夾入三個荷包蛋以及數片蘿蔓葉,這玩意兒就是我今天的午餐。吃完了以後,上樓換個衣服,並且刷個牙,之後想找家中那三個可人兒們說聲「我回來了」。剛走入了主臥室,我便看到瑪琉與娜妲爾兩人都躺在床上,而前者正在哄後者睡覺。

我把瑪琉帶離主臥室,並且進入我自己的書房,對她說:「瑪琉妹妹,娜妲爾睡了吧?」她點了點頭,並且對我說:「煌,關於你帶娜妲爾回來的這件事,我已經跟妹妹們說了。她們不但不生氣,反而要我對你說──如果你喜歡她的話,就要像對待我們一般地照顧她!」天啊‧‧‧可以湊一桌打方城戰了。

我接著對瑪琉說:「妹啊,在她還沒有回復記憶前,記得教會她一些基本生活技能,這樣子就算失憶症治不好,她也不會因為我們不在她身邊而出狀況。聖誕假期結束後,我得要找個醫師幫忙看看她。不知道妳能不能幫這個忙呢?」瑪琉說:「這我會的。」

我對她說:「對了,妳們中午吃過了吧。」瑪琉說:「吃過了,怎麼問我這問題?」此時,她看到我的眼神變了,並且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嘿嘿嘿‧‧‧」她有點點害怕地說:「煌,眼神怎麼變了?難道說‧‧‧嗚啊~~~」

話未說完,她被我推倒在床上,然後‧‧‧這整個忙碌的早上,最後是在激情的肉體交纏下作結‧‧‧

呼‧‧‧雖然今天的問題解決了,可是明天平安夜,我妹妹與阿斯蘭她們要過來,我還得張羅明天要用的一些東西哩!還有,聖誕假期結束以後,我還得想辦法讓娜妲爾的記憶回復‧‧‧

唉!從我出生到現在,一直都在忙,我還真他媽的是個勞碌命啊‧‧‧唉!

(煌與瑪琉兩人全身赤裸地躺在書房裡的床上,後者帶著一臉滿足的笑容睡著了,而煌?正在思考,並且嘆氣。)

 

To be continued‧‧‧

感想:同樣的狀況又再發生了:之前打完的東西,後半給我斷尾,又要重寫了‧‧‧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