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GSD生活趣事:製作哈囉

自從我與拉克絲‧克萊因一起住之後,家中多了一種電子寵物,跟我的托里一樣可愛,那就是好友阿斯蘭所製作的哈囉。大小如同壘球,外殼顏色從與拉克絲髮色一般的粉紅,一直到白、紅、藍、綠,甚至黑色,各式各樣的哈囉!這些哈囉的數量,就算沒有用百起跳,恐怕也有數十了吧。我跟拉克絲兩人開了孤兒院的時候,陪我們的除了孩子們之外,其他就是這些哈囉。

這些哈囉,拉克絲都是用外殼的顏色來稱呼它們。好比粉紅哈囉,她會叫「小粉紅」,其他依此類推。這些傢伙們最常說的口頭禪除了哈囉之外,就是「我不承認!我不承認!」

現在我當上了參謀總長,參謀總長官邸中還是有著一堆哈囉。滿地的哈囉,充滿著客廳、拉克絲的房間,甚至主臥室。我每次走在地上,都要特別小心,深怕一個不小心,被我的腳給踩成粉碎!剛開始不以為意,後來家中另外兩位女孩向我抱怨說哈囉到處跳,不知道要怎麼辦。於是,我便跟拉克絲說:「拉克絲啊!不是我在說妳,目前瑪琉與露娜都有點抱怨,說妳的哈囉隨處亂跑,不是跑到床上,就是跑到浴室內。她們向我反應,每次要洗澡或睡覺時都要刻意看清四周,深怕妳的哈囉碰到水或是被她們的重量壓爛。所以,請妳管好自己的哈囉吧。」拉克絲同意我的看法。果然,哈囉的問題暫告段落。

可是,雖然拉克絲在的時候,哈囉會乖乖地待在原位,可是並不保證主人不在時,它們就會乖乖地待命。

有一天下午,家中那三個女孩兒,到外面逛街去了。而我,由於對逛街沒興趣,且還有大量工作要做,整個官邸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在自己書房內的書桌前,左手畫著機械藍圖,右手同時飛快地打著程式碼。這些工作從下午十二點半開始著手進行,一直做到三點半才告一段落。

由於很累,回到主臥室,連續做十幾分鐘的輪臂等各種拉筋運動以後,便放鬆地躺倒在床上。在這同時,我感覺我的背部壓到了某個圓球,並且傳來「咯啦」一聲!我嚇到了,原本的睡意完全消失!因為我還以為自己的背骨斷了!連忙跳起身來──背部沒有斷啊,那怎麼會有斷裂聲音呢?仔細一瞧──媽呀~~~!綠色哈囉溜到主臥室的床上,我這麼一躺,就被我壓爛了~~~!怎麼辦~~~?

 

晚餐過後,拉克絲問我:「煌,我的小綠呢?你知不知道它跳到哪裡去了?」我老實地將綠色哈囉的殘骸拿給拉克絲。拉克絲看到了,立即抱著那堆原本是哈囉的綠色殘骸大哭!其哀傷的程度,與她失去父親有得比啊‧‧‧看到這邊,雖然很想對她說:「這不過是個電子寵物罷了,有什麼好哭的」等這類型的話,但是我沒有那麼冷血,且不想因為這樣子,就這麼傷了夫妻的感情。

我拍了拍拉克絲的肩膀,對拉克絲說:「別哭了,我會幫妳再做一個,而且比這個更好的。妳就別難過了。」拉克絲聽到了,便立即停止哭泣,並高興地對我說:「煌,真的嗎?你真的會幫我做嗎?真的好謝謝你!」說完,她站起身,並且整個人向我撲來,並抱住我,彷彿從未發生這件事情一般。

 

隔天早上,我在首長府內之參謀總長辦公室辦公時,抽空打了個電話,播給位在Plant當議員的好友,阿斯蘭‧薩拉。播通聲持續了一陣子後,話筒那邊傳來一個男性的聲音:「這邊是Plant議員辦公室,我是阿斯蘭‧薩拉,請問是哪位?」(註一)我馬上回答:「哦!阿斯蘭,我是你的好朋友啦,煌!我想問你,能不能幫我做一個綠色的哈囉?我不小心壓壞了~~~!」

為何我會這麼說,還想請他幫忙製作,原因在於:雖然我擅長機械,可是看到阿斯蘭把眾多的機件放在哈囉與我的托里上頭,我不得不佩服他!尤其托里,是他幼稚園時候的作品。要知道,要將發聲器、人工智慧、微處理器放置在極其小的空間內是很不容易的,而他小時候就有這種本領,不得不服!

本來我從小時候起,都這麼以為,但是接下來阿斯蘭對我說的話,讓我久久不能自已,同時,「阿斯蘭是精密機械天才」的神話,在今天宣告破滅‧‧‧

他無力地對我說:「煌!你也太懶了吧?哈囉不是到處都有賣?我送給拉克絲的哈囉,就是去外面模型店買半成品,並且自己組裝的。裡頭除了外殼之外,就只有線路以及一塊焊上FLASH RAM、發聲器以及中央處理系統的電路板,每個不過區區的五百通行幣,換成你們歐普的幣值,大概不過一百二或一百三吧。至於托里,你還真的以為是我親自製作的啊?那是外面買的啊!做法也很簡單。煌!我知道你的能力比我還強,就憑你採用目前沒人在使用的Visual C++與組合語言(註二)來撰寫高性能MS作業系統就可以看出來;這還不算,哪架MS有問題,並且問題在哪邊,你不但可以馬上看出來,甚至還可以親自動手維修。這種本事,我根本沒有!你還想要求我幫你親手做隻哈囉?應該是我請求你幫我做吧?我要是有你的一半,不,是四分之一的能力,我就滿足了!所以,對不起啦!不是我不想做,而是那玩意兒太簡單了,我不想花這種時間啊!抱歉!」說完,他掛斷了。

聽到這邊,我發現我自己太過妄自菲薄了,我從來沒想到我這種「新‧最終調整人間」的頭腦,竟是如此驚人!不過,現在不是佩服自己的時候了,我要親自確認阿斯蘭說的是否正確!飛快地做完事情,在首長府的餐廳內吃完午餐,下午回到家換了一件牛仔裝以及一套牛仔褲,並且戴上全罩式安全帽,然後馬上騎著排氣量八百五十CC的重型摩托車(編按:如同七匹狼之中出現的那種款式),殺到了御宅族的天堂──光華街。(註三)

這條街全長近兩公里,左側的店面大都是模型與卡漫專賣店,右側是電玩、通訊、電腦以及電子用品販賣店的集散地。阿斯蘭跟我說哈囉在外面有販售,那麼我的目標就是哈囉模型!

進了一家名叫「崇文行」的模型店一探究竟。這家模型店還真大,店面有兩層樓,賣了各式各樣的模型!我問一個站在門口,一位卅多歲的男人:「對不起,請問一下:這邊有沒有賣哈囉模型?」那個人便笑著說:「你好!你是第一次光臨這家店吧?我是店長,我馬上就帶你去看找模型!」那位店長便帶我前往二樓──可動模型區。

他指著兩三個大紙箱說道:「那些就是哈囉模型!我打開給你看!」我跟著他前往一探究竟。店長拿了一把美工刀,把透明膠帶給割開,哈囉們便在我的眼前呈現。

我瞧了一下:這些半成品是盒子裝的,盒子大小如同中小型SD鋼彈產品一般。看這種盒子大小,可以想見其內部之貧乏了。我問了下店長:「店長,這個產品暢銷嗎?」店長笑了:「何止暢銷?你等著看好了。」

等著看什麼?我正在納悶的同時,便很快地知道店長叫我等著看什麼了:剛把哈囉的紙箱打開,並且尚未排上架子,很快就有起碼一兩百人向我們衝來,並且同時擠向那三個紙箱子,目的自然就是裏頭的哈囉了。期間,混亂的人群中還充滿著打鬥以及叫罵聲音。不到卅秒,三個紙箱內部空空如也‧‧‧

看到這邊,我心裏想著:這也太誇張了吧?問了下店長包裝紙盒中之內容物,果然如同阿斯蘭所言!店長苦笑地說道:「抱歉啦,請下星期再來吧!」我笑說:「沒關係的。」會這麼回答,是因為我的目的本來就不是哈囉。我到了靜態模型區,我花了九千歐普幣,買了一台百分之一的石斛蘭還有薩拉米斯,便回家了。

回到房間,我在想:原來阿斯蘭送的哈囉結構如此簡單‧‧‧如果我可以自己做,不知道是長什麼樣呢?

回到家,打開了富野喜幸寫的文獻,從索引中找「哈囉」,果然在HA欄中,找到了這個資料:「哈囉者,阿姆羅‧雷所製作之電子寵物,內有手有腳,有人工智慧與發聲功能。大小有如籃球,顏色呈綠色。該寵物經歷阿姆羅、卡謬、傑特與烏索四人的照料,後無影無蹤。」

規格、外型以及能力都有了,那麼我便可以著手進行製作了。

 

先是外殼。書上另有寫說:哈囉外殼可以抵抗絕對零度,並且可以在宇宙中行進;在大氣中,可以憑藉頭頂兩片翅膀飛行。落地時,外殼彈性可以讓內部機械內容不會因震盪與撞擊而受到破壞,並且可以彈跳。

於是,我跑到附近的工藝材料店,開始尋找可以使用的材料:玻璃纖維?沒有多大彈性,且也容易壞;石棉?有彈性,但會對肺部造成傷害;橡皮?太軟,且不能安上絞鍊,那就不能開口發聲了;木頭?有彈性,但是可塑性差‧‧‧

我在那邊從下午兩點開始找,找到晚上五點,都快到吃飯時間了,我心中很緊張,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時候我想到有種跳躍玩具,是採用雙金屬,藉由不同金屬的導熱性,使其不停彈跳。於是,我跑到隔壁的金屬鍛冶行,告訴那邊的員工,外殼要採用月神鈦,內容要使用記憶金屬,並且把藍圖給他,加上所需訂金,便回去了。

再來,是資料。雖然綠色哈囉身體全毀,但Flash RAM沒有任何損傷,而資料也還在。我進入書房,打開電腦,把RAM拿出來裝入ROM專用資料讀寫槽,並且著手將全部的資料讀入自己的電腦硬碟中。本來以為很少資料,沒想到卻傳輸了近十分鐘之久!

跟著,是編寫人工智慧。我打開了人工智慧編寫軟體,並且開始編寫時,有敲門聲傳來,並且把門打開。來的人是拉克絲。她看我在做事情,於是告訴我說:「煌!吃飯了,今天是吃你最喜歡的味噌拉麵喔!」我回答說:「不好意思,我沒空,妳們自己吃吧。」拉克絲知道我做事情時不想被人煩,於是自己離開了。

雖然我有編寫人工智慧的能力,但是編寫一個要有記憶能力、學習能力,並且還要有自己思想的專屬人工智慧程式,這也太花時間了。從下午七點一直打到子夜十二點,整整五個小時,坐在書桌前面,沒有上過一次廁所、沒有起來活動筋骨,也沒有起身喝水。當然,就更別說是到廚房吃東西了。

凌晨一點四十分,書房的門打開了,並且傳來一陣女聲:「煌,吃東西了。」我嚇了一跳!轉過身一看,原來是拉克絲。拉克絲穿著睡衣,用托盤拿了一碗熱騰騰的味噌拉麵,還有餐具。並且放在電腦旁邊。

拉克絲對我說:「我知道是你弄壞了我的哈囉,但是我不在意。為何你要如此拼命呢?」我笑著對她說:「拉克絲,我的目的不是為了向你陪罪,我想要送妳一個與眾不同的東西當作禮物!況且,弄壞東西,也是該賠啊!」拉克絲無奈地對我說著:「這點我知道,但是你這麼操勞,就算你不覺得累,我們也會替你擔心啊!來,做了這麼久的事情,肚子應該也餓了吧?趁熱吃吧。」

見到拉克絲如此為我著想,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來,輕輕地抱住了她。抱了她一陣之後,我對她說:「抱歉,讓妳們三個擔憂了,妳就好好地回去睡吧,我事情忙完以後,就會就寢了。今天晚上不能陪妳們,實在抱歉!」拉克絲聽到我這麼說,她臉上終於有了笑容。她對我說:「沒關係!我們不會在意的!煌,那我就回去睡了。」說完,她便自行離去。

說實在的,我肚子還真的有點餓。午餐的伙食雖然對我而言還不難吃,但是量稍稍不足;加上下午在外面到處跑,晚上又不休息地坐在位置上達六個多小時,體力的確有些不繼。要不是自己身為新型最終調整人間,否則這種做法,不用說自然人了,就算是調整者,也直接掛在桌上了。心裏這麼想,自己便放下了手邊工作,吃著原本應該是晚餐的麵。

我拿起了麵碗,吸著麵條。雖然拉麵有些燙,但因為自己的飢餓,也就忘了;雖然裡頭的湯料十分地普通,就是豆芽、筍乾、肉、滷蛋、玉米以及蔥花,但是自己在這種無人的深夜且感到肚子餓之時,這碗麵比什麼山珍海味都來的棒。

吃完了麵,我有了力氣把剩餘的工作完成。不知是不是受到拉克絲所給予之物質與精神上的鼓舞,之後的作業不到半小時就完成了;然後,我找了一塊圓形電子主機板,稍稍改裝,把一些不必要的插槽給拔除,並且安上各類晶片、小型硬碟、發聲系統、BIOS的晶片、動作管路、充電系統以及中央處理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便把內部的電路弄好。

之後,我把原本的資料、BIOS以及人工智慧等專用程式都一一灌進去,然後利用自己曾經在機械課程中學到的,製作了一雙十分自由的手掌和四肢。

這些事情忙完,已是早上六點五十,天也亮了。我終於癱倒在自己的書房內‧‧‧

 

下午三點,我到金屬鑄造行拿了外殼,接上管線、關節、電路以及喇叭,並且安上了充電電池。一切都準備好了,只剩下付諸行動了。如果可以說話,那表示成功;反之亦然。

當電源接通了,我戰戰兢兢地等著成果。那段時間比過了一年還久‧‧‧過了三秒吧,我的新版哈囉終於說出了它人生中第一句話:

哈囉!我是綠色哈囉!大和煌先生,十分感謝你!

它說完話的同時,雙手雙腳便自己從身體內伸出來,並且開始行走了!看到這邊,我的內心充滿了無限的喜悅!因為我終於打破自己的極限,完成了未知的作品!這是何等令人高興的事情!

我拿起了綠色的哈囉,拿給拉克絲。我對拉克絲說:「拉克絲,這是我做的哈囉,送給妳的。」哈囉也回答:「哈囉!哈囉!拉克絲小姐,請多多指教喔!」

拉克絲聽到了,對我高興的說:「真的好謝謝你!沒想到你的手如此的巧!我要對你另眼相看了!」我笑著對她說:「不是妳要向我道謝,而是我要向妳道謝!要不是有那碗拉麵,說不定我就沒有任何的幹勁了!」

拉克絲笑著說:「不管怎麼說,我的哈囉回來了,這真的得要感謝你!」說完,她對我親了一下。

呼~~~雖然自行製作一個模型很累,但是成就感是無限啊‧‧‧

FIN

註一:日本的習慣,接起電話時,他們習慣先自己回答這邊是哪裏以及自己的身分。

註二:在CE世界中,大多數的OS利用BASIC或採C++為骨架之程式語言來撰寫指令集,並且將其模組化。OS就是使用這些模組拼湊成的。只要稍稍更動模組,就可以改變系統。唯一的缺點就是資料繁雜;而煌採用VC++與組合語言親自寫模組。這些本來就極其困難了,但,這些模組對煌而言,他並不拿來直接組合,只是配合基本骨幹用來當成編寫OS的輔助工具,而基本骨幹本身就是一長串的程式碼!其複雜程度,比使用指令集來編寫的OS還複雜個十多倍!可見煌的本事。

註三:靈感來自台北市光華商場。

 

感想:拙作一篇。如果覺得不好,請見諒。因為我的文筆不算太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