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虐K文]逃出生天──第一回

我在哪裡?我為何在這裡?這裡是座山,周圍沒有任何人煙;附近除了樹木與草地外,什麼也沒了;我現在身著綠色數位迷彩裝,頭上戴著防護面具與複合材料頭盔,背囊中除了毛毯、爐子、便當盒外,還有一套衣服;第二生命──AKS108M肩在我的左側‧‧‧

不過我目前狀態十分糟:所有之前帶的軍用口糧,包括乾到不行,放個數年都不會壞的軍用餅乾(類似營養口糧的玩意兒)、沖泡式與真空包即食口糧、馬口鐵肉罐頭、麵包、米,還有曾經一位華裔學長(軍中老鳥)所教,之後自己製作的數個饅頭,現業已全數吃盡。衣衫襤褸,也將近數天沒有好好洗澡,身上的衣服都是汗斑‧‧‧也不知道現在過了幾天。

拿出身上的軍牌,上面用英文刻著資料:編號──158353518(末五碼是出生年月日),代號──阿遮羅曩他,隸屬──地聯秘密特戰部隊,曼陀羅,人種──自然人。(他是調整者,只是當時沒人知道)拿出身上的任務日誌,從第一頁翻起,上面寫著──CE66年五月廿日,帶領部隊執行任務,目標:阿爾卑斯山航太運輸基地。再拿出一直保留在背包內的無線電。等我拿出來時,最後的電力終於告罄,不過幸運地,我無意間瞥見上面顯示的時間:六月卅日。

此時此刻,我想起來了:我是大和煌,我是歐亞國協(地聯)秘密特種部隊──曼陀羅的一員。自從我在八歲時陰錯陽差地進入這個秘密組織,也有五年半了。五年半之間,我執行了不少的任務,自己在這之前,也受到了一年半不仁道的訓練。
    


大家都知道,歐亞國協有一個強化者部隊,由一群少年組成。組織利用藥物、不人道訓練、虐待與利用像是中國少數民族培養蠱的方式,使他們變成一群無感情、無理性,甚至什麼都不怕的殺人機器。但是卻很少人知道:另外還有一群也是由少年至青少年組成,但是這些人跟我一樣,都是一群天才。我們這隊的名字叫曼陀羅,我是其中一位算幹部級的人物,名字叫阿遮羅曩他。這是梵文,意思就是不動明王。

在這兩年中,我們的訓練除了沒有利用藥物與洗腦控制外,其他一切的一切,都比最精銳的四軍特戰隊還要艱苦!粗劣到讓豬都難以下嚥的飲食、毫無轉圜餘地的殘酷教條、嚴苛到連硬漢都會哭泣的訓練,這些在這邊都是家常便飯。我們這些人都是以「國協成立之資優培養特校」名義進入的,標榜可以讓天才得到最好的能力。不過官方要求家長簽下切結書:一年半內,見不到自己孩子。裡頭的任何教育,都不得干涉。為了要封這些家長的口,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予大量的金額與威脅,再不然就是最為殘忍的:滅口,然後封鎖消息。由於我與母親並不知道這是地聯找秘密部隊人才的方式,且也不知道我能平安回來的機率十分渺茫,因此我進入了這個堪稱人間煉獄的地方長達一年半之久。

在那邊,只有六小時可以睡,甚至還有沒得睡的時候!早上四點起床,然後跑一萬公尺,以及體能訓練。然後每天早餐就是沒有發酵的雜糧麵包、快要過期的牛乳以及沒有佐料的綜合蔬菜。接著就是各種的體能訓練、拆槍、裝槍、搏擊與殺人技巧。午餐與晚餐還是雜糧麵包,不過至少有肉與煮過的青菜,不過‧‧‧都是不新鮮的。用完晚餐就是各種文的訓練,直到晚上十點,一定關燈就寢。此時,周圍一定都是看守員,只要一出去,除非上廁所,不然格殺勿論!就算上廁所,也要十分鐘解決。且外面也有看守士兵,就算沒有上完廁所,也要強迫你出來!我們十萬人進去,不到一個月就有十分之一的人因為承受不了這種飲食,因此生了重病,最後死亡。這些得了重病的,裡頭的醫師不會幫忙醫治,只會把他們帶往集中隔離區,然後自生自滅。曾經因為這個緣故,我差點被丟進這個隔離區。不過是不是由於自己強烈的意志力,加上自己體質特殊之故,我每天強迫自己吃與動,很快地,五天內就痊癒了。假日時間,也就是週日,有半天時間可以休息,不過還是只能在營區內。

篩選還是持續進行。有的人受不了這些苦難,最後自殺;有的想要逃出去,但是這邊只有一個出口,且牆壁高達九丈九,所有的要道都有輪值官兵看守,根本沒有機會逃;想製造動亂,連軍火都是被嚴加看管,想要藉由武器破壞,不可能!想逃的,只有一條路可走──死路。又,每次都會有各種突襲考試,好比在時間內裝槍械、擒拿與拆炸藥等項目。如果時間內未完成,下場分別為:抵在你腦後的槍管將會吐出金色獠牙,並且將腦髓連同血液一同灑滿地上;不然就是頸骨或延髓被狠狠地打斷或破壞,讓你痛苦地死去;要不然就是被綁在身上的定時炸彈炸成肉醬!不少人就是死在這種測驗下,九萬人,最後剩不到五千。

最後,經過了地獄週訓練,之後的三天,讓你完全放鬆,並且要開始篩選剩下的。首先,營區全部被荷槍實彈的特戰人員包圍,並且告訴我們:只要殺死對方五人,並且把頭割下來,就能夠出來!所以剩餘的五百人,一下子減少八成,只剩五分之一。之後,因為曾經有分組,於是如果還有朋友的,要自相殘殺!規定十分鐘內如果兩人之中沒有人死,那兩人都得死!友情在這邊受到嚴格考驗‧‧‧我的許多朋友不是被其他人殺死,就是在這場一打一決戰中被我殺死‧‧‧最後存活的,再接受各種更為嚴苛的特種作戰教育與各式載具駕駛等課程,最後正式結訓,並開始執行任務。從十萬人一路篩選,最後,剩的大概不到兩百吧。反正到最後,我終於克服萬難,撐過來了,並且還成為了幹部──不動明王。

不動明王拿的是寶劍,而我擅長的近戰武器就是刀具,尤其很愛用日本武士刀,因而得名。不過,心裡開始失落──因為在其中認識的朋友們,一個個不是死了,就是死在我的手上!可是,當我拿起了武士刀之後,我知道我要斬除心魔,才能活著回去!

我的手下,以八童子為稱呼。說是手下,其實我把他們當成了朋友以及好兄弟!他們主要幫我執行其他任務,以及準備其他的相關事務。我不在的時候,他們會接下總部的任務。總部的名字,就叫──大日如來。我在這個地方,待了三年。執行過什麼任務、又是怎麼回來、在訓練基地中如何訓練的,以後我會一一說明。

總之,上級說:我已執行不少任務,也該讓我回家休息。這次任務執行完,我就可以回家,給予五百萬通行幣與兩年的假期,然後再回來做各種別的工作。我答應了。

此時此刻,我有種莫名的危機預感,認為這次任務恐怕有點問題‧‧‧

 

To be continued‧‧‧

後記:我根本不曉得地聯是CE70年創立,那在這之前的組織是啥啊?我窘了,真的窘了。所以,後來決定,地球政府剛開始有聯合國(官方是理事國,但意思差不多。),後來分裂了,分別成為大西洋聯合與歐亞聯合的前身。不過還是有合作關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