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進入研究所兩年回顧

  兩年前當自己知道備取上靜宜大學時,忽然覺得:為啥是我而不是其他人?但想歸想,之後還是得去讀。

  剛進入了研究所,在一年級時不習慣的就是自己得要自動自發讀書,並且各類資料都得去查,同時看了不少學長姐與自己班上部分同儕努力的樣子,再看看自己,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能夠讀下去?無論是讀思想類、英文、治學方法還是神話,個人發覺自己雖然懂皮毛,但要求精時,卻相當困難。

  治學方法,一門如何教你寫論文的課程。從小到大雖看過不少論文,但卻不知道哪些好哪些糟?而我就得學會看論文何處優與劣?不論研究結果,到底這種表達方式與研究範圍界定,是否表達清晰?或是界定清楚?另外就是引述資料來源的格式與方法。由於這是從國外帶來的格式,目前台灣從上世紀90年代中開始,已行之有年。格是一方面是規矩,另方面是邏輯的訓練。

  思想,一年級上過魏晉玄學與宋明理學。有賴自己會去思考,並在大學時有受過一定的訓練,故聽來尚不至於太困難。

  神話,中國神話是個很難說清也很難溯源的科目,各說各話與繁雜文獻,甚至有的是從印度等地隨佛教傳入中國,要不就是原生存在。另外中國少數民族亦界定在科目範圍內,有看的必要。

  一年級下學期,我得發表小論文。本來選定寫兵家,不過內容太多人寫,同時沒有指導老師,只得選擇神話。但由於自己時間太趕,加上自己從沒寫過這方面內容,沒翻第一手資料不說,太多二手,導致自己實在像在寫大綱。這使自己之後在找資料絕對先從一手與古籍開始找。

  

  度過這關之後,我進入二年級。二年級開始,開始有學弟妹。不過說是學弟妹實在夠怪──除了兩個應屆外,大多數不是大我好幾歲,就是當父親的年紀。而這還不算之前的在職專班。而這時候我陰錯陽差地幹了件蠢事:上半學期我修了五門學年課,只有一門學期課。

  戲曲,本身只對國劇、相聲有興趣,對於元雜劇與崑曲,完全沒啥理解,因此得到的分數都是在及格邊緣。該說自己對戲曲的理解實在夠糟,作業也寫不出啥像樣研究。

  山海經,魯迅以為乃一本上古之巫書。一開始有看沒懂,而後拼了命看了些資料,才知道其中奧秘與內涵。下半學期時,大家各找一篇研究論文報告輪流講,發覺研究者各式各樣,立論五花八門,但如何都很難有定論出現。

  明代文學,所指並非戲曲小說,而是傳統詩文。事實上並非我想選的課程,但因為快要開不成,故應同學要求選課進入。剛開始教我們課的兼任老師還能準時到學校,而後當老師教職與行政都得跑時,上課從七點上到十點已是家常便飯。而這時候我開始對明代文學有一點底。

  文字,從甲骨與金文去了解,而後大家開始發表論文──不知為啥,大多數上這老師的課的,是在職專班的國小與國高中老師,並且有時會在報告中刻意拍老師馬屁。文字,雖然自己有學,不過要到成為「家」的境界,未臻成熟。

  民間文學,這指導老師夠性格,一開始教我們從網路上抓取研究資料與論文,並且介紹各類免費空間與論壇,從其中「偷」得一些應該算「免費」的資料──雖然不見得合法。而後我期末報告的題目是寫江湖行話這內容。會選這個或許是因為我對青紅幫與一些祕密結社感到好奇,同時對於所謂之「切口」抱著相當程度的興趣。

  至於學期課,我學習文心雕龍,從其中學會如何寫文與評文。說實在。光是文心雕龍一本書就可當成文學書籍來尚──駢體文實在難讀,為了整齊,不少文字刻意修剪與裁改,本來就很難理解;又要藉此講文學理論,霧裡看花也。



  上完這些課程,我覺得自己雖有所得,但自我學習依舊不足,沒到每天捧書(每天雖然會抓道時間讀,但比起玩電腦或看雜書是少些),讀書徹夜未眠(在網路看小說與玩電腦機率較大)與修改作業再三(沒有進行多少修改)的地步。

  如果人生能重來,或許我會在小時候就好好讀書,並且拼命運動與學習科技方面的內容,那我或許就不會如此累,身體也不會如此糟吧?

  2010/07/17 ,生日後半小時,於床邊所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