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3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新街之旅

  7/16日,我去了那邊──雖然從去年起,去了兩三次,且這條街走不到十分鐘就走完,照理沒啥好說的,可事實上卻又有一些感觸:

  每次到那邊,主要目的是吃東西,吃店裡頭的餅與米線,而餅為印度餅──一般印度有烤餅、炸油餅、奶油蛋餅,而緬甸也吃。雖然以前看過《超級美食任務》節目某集有講到印度餅在緬甸流行。剛開始半信半疑,後來問過當地人才明白:由於早年有不少印度人跟著英國人參軍,後來二戰結束後,部分印度人住在此處,同時把麵餅帶到緬甸,故緬甸人也是吃印度餅的。

  到那邊約九點多快十點,想說吃個湯的東西當早餐。於是進到一家名叫金龍餐飲室的地方。
        到那邊我本來想叫個粑粑絲,也就是湯的米干,後來聽說有魚湯麵,就叫了一碗來嘗嘗。似乎沒吃到啥魚味,但還不錯吃,滿有南洋風。
     之後嫌不夠,進去一家名叫日發的店,此店主要是餅的批發。當然這邊有可以內用的地方。我叫了一個咖哩雞烤餅。上來之後如下:
  吃的時候才忽然想到要拍照,故其中一口有缺。特別的地方是在於該店面把咖哩雞夾入烤餅內,與一般附醬料自己沾的方式不同。

  通常台灣也滿常吃到印度烤餅,不過大多數是烙在炒鍋底,而華新街的店家多半會在店面弄個燒炭的炭爐來烙餅,吃起來還會帶有空氣。

  而後到了專賣南洋雜貨的店鋪,買了幾包泡麵,同時看了下當地的影片──去年夏天,第一次進去該店鋪,發現:緬甸開始有進步的跡象,一點也不像電影《第一滴血4》如此地混亂、如此地兇殘與糟糕。這次進去了同一家店,注意到台灣打東南亞的行動電話卡,發覺:同樣的點數,越南能打45分鐘,緬甸卻只能打廿分鐘,甚至更短!

  同時也問到一些當地人,才知道:目前定居華新街者,除了以前從緬甸逃出的華僑外,由於2001年開放觀光,因此有的緬甸華僑是趁這時候離開,定居至此。行動電話在東南亞本來就不普及,可緬甸那邊更難使用。而緬甸近來跟對岸的交易頻繁,緬甸出口玉礦、錫礦等,進口軍政府需要的物資,通常有可能是武器。

  聽了以後,我覺得:隨著中南半島逐漸開發,泰國在二戰與各國周旋,後來進步相當快,甚至在90年代相當發達,轉口貿易做很大;越南與柬埔寨後來也開放觀光,甚至設廠,而後越南新娘進入台灣,也逐漸相互接觸。

  然而中南半島的另兩個國家──寮國與緬甸,前者對其認識實在有如五里霧中,外界新聞也少聽聞;後者由於軍政府這種共同獨裁者掌權,生活依舊不便,並且雖然信奉佛教,佛教對當地人來說是精神支柱,不僅雜貨攤中賣的書報常出現比丘的照片,連販賣的影片光碟也有當地比丘的弘法節目,但在那邊還是被軍政府監控,也是無法隨意說話。古代印度等地相當重視修行人,甚至修行人是可以不需像貴族行禮。迄今該地政府也是要監控宗教,並非相當自由。

  只希望緬甸能再開放點,只是聽了從那邊離開的人所言,結論是──看來還真的如同藍波所說:沒有武裝是幹不了任何事情。


  
  後記:實際上那天除了去滇緬街外,之後還去「中央圖書館」借書。但相當平常,故不寫入。

  本來這篇應該是我在7/16日回來之後就該寫的,但卻拖到現在。實在抱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