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3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遊記(8/29日,台北-池袋)

  8/29,0500,台北

  8/29早上五點,明明很想睡,但卻不得不起來,因為要搭乘家父朋友吳先生的車,前往日本東京。這次東京之旅睽違十二年,繼1998年2月國小最後一次的暑假前往觀光後,這次家父不再跟我們行動,而是由我與家母兩人自行旅遊。

  而在一個多月前,我從網路上與旅遊書中找尋旅遊景點與飲食,看哪邊不錯與哪邊好玩,便一一記下來,並與家人談妥之。回想過去前往日本數次,除了最近一回是在2009年春節與姊姊、姊夫與其弟前往博多外,以往踏上日本土地已經是國小回憶。由於東京為日本首都,有許多東西沒看過,甚至想多了解些內容,因此排了許多的博物館行程。

  搭乘吳先生的休旅車,前往桃園國際機場二航廈。從南崁交流道下去,沿途皆是停車場,目的還是為了放置出國者暫放之車輛,然後就是一些賣小吃的店家與檳榔攤。路上一堆的人孔蓋,導致在車上顛簸不定,忽然覺得這是個怪現象。

  總之,花了一個多小時,到了五福停車場,把車安頓好,並且搭乘接駁車前往第二航廈,準備搭乘早上10點58分前往日本成田機場的班機。

0830,桃園國際機場

  進入二航廈,接著就看到一堆人,有的在大門口拍照(大概是大陸人要回國的紀念),有的在櫃台外頭排隊(有不少還是女性,大概是日本交換學生回國),讓人感覺:這叫經濟不景氣?有冇搞~~~錯!雖然自己內心一直覺得:應該是跟以往比經濟不景氣,但是八月快九月時還有一堆人搭機,這就很怪。

  二航廈的布局不同於一航廈,但感覺似曾相識,如同2008年9月所到的泰國新機場布局──雖然小了些,但就是有那種味道。而與以往去日本的狀況不同的,除了航廈外,這次採用數位機票,在機場CHECK IN與刷護照後,接著就是拿著一張像是印刷紙的機票前去登機,這與以往拿著一張具有實感的厚紙機票不同。

  其中又發生一個插曲:當檢查隨身行李與全身時,不知怎地,安檢門一直發出警告聲。最後才發覺是腰帶扣是金屬,脫掉。

  又,以往記憶皆是搭乘日本亞細亞航空(現已改成日本航空)的飛機,但因為近來生活較為困難,同時不想花錢在居住與搭乘飛機上,故這次改搭達美(DELTA)航空。本來已經有耳聞:美國航空的服務較為差,空姐與空少多為「資深」人士,並且飲食與機艙視聽服務差了些。自己已經有心理準備,只求能夠舒服點。

  然而,當十點五十八分搭上空中巴士A340之後,開始有種大失所望的感覺:空姐與空少是中年人士,我覺得沒差;耳機是使用類似隨身聽的小型產物,音樂與影片都是英文沒字幕,也就算了,好歹訓練英聽,但──看了下雜誌,上寫:飲料、啤酒等可免費飲用,但是紅酒等要額外付美金,並且如果是在美國搭國內線,要吃的還要付費買,然後供應的是花生、糖果、飲料,就沒比較像正餐的玩意兒,心中開始涼了半截,只希望吃的東西不要太糟糕,好歹讓我有得選,就算只有二選一也好。

  然而,莫非定律告訴咱們:你愈不想得到的結果,愈是會得到;愈想得到啥,你愈大失所望──等供餐之後,才發覺:沒得選,供應啥就吃啥。主餐是雞肉飯,用錫箔紙蓋的,這就算了;以往搭乘亞洲的航空公司,頂多筷子是免洗,刀叉好歹是金屬,但是達美航空竟然給咱們塑膠刀叉匙,活像是吃糕點時使用的玩意兒。這邊得到了感想:要看服務還是要看經濟艙。

  日本時間下午兩點多鐘,到達成田機場,照相、按指紋。畢竟911之後,管理需要嚴格點,也怕有大陸「打工仔」跳機。

  接著就是搭乘電車前往池袋。原本是想搭普通電車,但當家父發覺有SKYLINER時,我們連忙在月台的機器買通行卷,搭到目的地──日暮里。由於忙中有錯,本來到那邊是1200元,但卻買1000元,這也就等於我們要花錢補票。同時又給我一個疑問:不是已經買了票嗎?為啥搭了SKYLINER還要買通行卷哩?

  接著換搭山手線,搭乘到未來七天要居住的位置──池袋。下了池袋,我跟家母兩人一組,前往下榻飯店。一瞬間,我認不出來這就是十二年前到過的池袋。一方面是因為我們是從東口出來,另方面就是12年過去,東京變化太大了。只是一出東口,我馬上看到以往沒看過的東西──一個女性遊民,瓶罐堆得到處都是;旁邊是個賣彩券的攤子,這也與我十二年前所觀看到的情況不同。

  由於人生地不熟,只知道下榻旅館「THE-B 池袋」的位置在BIC CAMERA附近。屋頂的招牌可以在東口看到,可門外指示招牌太小,還找不太到。結果從另一邊的BIC CAMERA街道穿過,從另一個地方才看到招牌所在。等我跟我媽到了那邊之後才發現──天啊~~~這不是剛剛才經過的地方嗎?(教訓:日本商務旅館的招牌不大,必須看看旁邊)

  到了那邊,休息一陣,與家父會面,去池袋車站底下的SHOPPING PARK買晚餐。到那邊,到處都是熟食,還有便宜水果。除了買水梨與桃子,另外就是買晚餐。我買了中式便當與可樂餅,家母則是買了天丼與蟹肉蛋。

  買回旅館後,我們兩個吃將起來。日式便當基本上都冷的,除非叫賣的攤位幫你加熱。不過說老實話──熟食再次加熱會讓口感變差,這是從小到大在家吃剩菜飯吃好幾天的感想。說回到食物上:天丼還算可以入口,只是粉很多,很占肚;中式便當有咕咾肉、炒麵、白飯,反正就是一堆日本人想像中的中國菜在其中;蟹肉蛋很棒,勾芡多了些;可樂餅吃了兩個就吃不太下──果然可樂餅還是直接當正餐。這時我忽然覺得:不如一開始就到旅館附近的松屋吃牛肉蓋飯算了。
 

  晚上六點半,池袋


  飽了之後,跟家母報備,逛了下在找旅館時經過的巷子。走進去,立飲居酒屋、便宜飲食、泰國浴、援交、小電影、電玩店、柏青哥與柏青嫂的店一堆,居酒屋與烤肉其實找不太到。路上還有兩個女的穿著傳統浴衣在路上發起面紙,這應該是廣告。日本喜歡用面紙當廣告傳單,一方面實用,另方面篇幅小,且便宜些。

  小時沒經過那些場所,十二年後看到巷弄內一堆早期我們說的「八大行業」,如此大剌剌地在池袋開了數間,讓本人覺得:這些產業禁不勝禁,與其公家營運或是廢止,不如給個規範與地點,然後睜隻眼閉隻眼,不要太過頭都不會有問題。會想要把這些完全遏止者,一方面是人格高尚到要讓這些完全廢除掉,另方面就是沒考慮到這基本上很難完全根除,且斷人財路不是好現象。如果真禁這禁那,一方面現在人生活壓力太大,沒處發洩,會出問題;就算沒出問題,原本在檯面上的事物全部到檯面下,反而不是好事。「眼不見為淨」是沒錯,不過問題有時會比看見的更大。

  逛了一陣子,看人打個電玩,走馬看花,最後就是早些睡覺。隔天就是前往台場副都心。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