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為同人而寫的同人─大和煌回憶錄(第四章)

其四,童年(後段)

幾個月前,我跟賽伊兩人為了剛剛才死去的芙蕾之事,引發口角。談到後來,他整個人失去理智,然後掄起拳頭向我面門打來。此時我無意識地抓住他的拳頭,然後與他擦身而過,接下來就是固定他的手臂!賽伊整個人痛的無法說話。這件事情整個大天使號上的人印象猶新。後來,雖然我倆又再度和好,但是心中依舊有疙瘩:兩人都在「同條船上」,不應該為了一些小事情而打,且我對他這麼一弄,一些人開始對我產生恐懼。

有回,他問我說,我是否學過武術?我搖了搖頭,並且說我只會操作電腦與MS而已。可是賽伊不相信。他便對我說著:「煌!告訴你一件事情,別告訴其他人。」我說:「朋友一場,我當然會保守秘密,說吧。」他便說道:「別看我戴著眼鏡,且一副斯文樣,其實我以前從很小的時候,就有練過空手道與柔道,且拿到了黑帶三段。不僅如此,我還有劍道四段資格。除了調整者武術家我打不過外,一般練過搏擊術的軍人使全力打,也要打個十五分鐘才有可能把我擊敗。可是你之前對我的攻擊,不但能輕易閃過,還極其迅速地把我制服,所有的動作乾淨俐落,不帶一絲花俏!煌!我雖然知道你是調整者,可是我也沒看你練過什麼武術,怎麼一下子我就被你擊潰了呢?」

我說:「或許是你過於激動,且還是用直拳攻擊,所以我可以很容易地看清攻勢,然後無意識地反擊了吧?」可賽伊對我說:「不對啊!一般沒有集中精神的人,根本無法閃過我這拳啊!且盛怒之下所打出來的拳,照理速度與力道會更加地快!我試過,連穆長官也閃的很狼狽,可你為何能夠閃的如此輕鬆?」我整個人聽了這話,啞口無言‧‧‧

對啊,當時我是無意識地做出這種動作,且好像──不,根本就是直覺反應!既然是他本人說的,應該不會扯謊;就算是扯謊,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吧?這件事情我一直很納悶,也是從此時開始,我覺得自己有些奇怪。而多虧這次的衝擊,讓我把所有一切的一切記起來──我真的有學過武術,且還不只這一種!

 

我的養母,為了要創業,因此把我帶離地球,到Plant居住。我的能力,在地球中或許沒有人可比;反觀Plant這個地方,這些人都跟我一樣,屬於調整過基因的人,因此她決定把我順便帶去那邊。再者,她也想要在Plant創業,創造一個跨國企業,因此她決定這是重新開始的地方。這讓我想到,中國春秋時代,有一個人叫范蠡,又名陶朱公,曾經幫越王勾踐富國,後來離開;善於經商,曾三次散盡家財,又三次致富。我在想:雖然我的母親是自然人,但是她的天才頭腦,加上她的果敢,用中國人的形容方式,她也算是個陶朱公的女性版本吧。

而我,也於CE58年四月進入了衛斯理高級學院。這邊從最基礎的幼稚園直到博士班都有。不過,幼稚園內所教的內容,就相當於國小的程度,接著就一直往上推。每個學年,都會來個最終測試,如果最後沒考好,就得留級;第二次沒過,直接退學,不然就是降級。整個殖民地群中,每個人幾乎都是調整者,一般自然人雖然也可以進調整者專門學校上課,不過好像沒有人會跑來這邊。

當時我的實際年齡五歲十一個月,經過了入學考,分發結果是:進入國中一年級。在這邊,讀國中的,大都六七歲,也就是地球上正在讀小學的孩子之年紀。雖然如此,我的年紀還是滿輕的。以他們眼光來說:三歲根本連國小都不招生,而我跳過國小課程,直接讀國中,似乎不太好。因為這件事情,高級學院為此傷了腦筋。開了三天的會,決定──讓我進來,而衛斯理高級學園,也從這時候開始,不看年齡,只要有能者,就可以進入該年級。

我進入了這間學校,就好好地讀書、寫作業與參予班上活動。不過,或許是我的樣子清秀異常,清秀到我留著一般男性髮式都會被人誤認為女孩,加上每次下課,三不五時就拿書看,十足書呆子樣,於是班上或高年級之中,就有一些不良份子來找我麻煩。方式大多有騷癢、幹我拐子、把我推倒在地,甚至就是脫我褲子。當時雖然我無論運動還是課業等方面都是一等一的,就算打架也不見得輸他們,不過,我又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不想惹是非,於是就任憑他們欺負我了。

這情況持續到了國三吧。有回的放學時間,我在外面遇到幾個高二的男性校內生,他們看到我,第一個舉動就是要脫我褲子,並且想要對我上下其手!我一看事態嚴重,便連忙拔腿就跑!我認為自己的腿力已經很強,但從沒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這裡頭的調整者比我還猛,加上他們年紀個個都比我大,跑了大概一段路吧,我也體力不支,一個不注意,踢到地上的一塊石頭,便仆倒在地,而我也就自然而然地被他們逮著了。你們知道廣東話有一個名詞叫仆街吧?形容一個人被打倒在地,趴在地上那副模樣。此時這個詞就很符合我現在這情況!

打了一頓後,我就像在煎鍋中的魚一般,被人翻過來,正要被脫褲時‧‧‧忽然看到一個有著藍色長頭髮,相貌清秀的孩子跑過來大罵:「你們幹什麼?」那群人看到那個女孩──我當時是這麼覺得──竟敢對他們大小聲,為首的開始嗆說:「媽的!你真多管閒事,看我不把你揍一頓再說!」接著,他就叫在我旁邊的小弟們說:「你們把那傢伙顧好,以免他逃走!」說完了,我就看到那個女孩跟那個比他高一個頭,體格兩倍寬的人對打!我本來一直以為女孩會處於下風,沒想到,那個為首的竟然被他打的落花流水,打的他連忙拔腿就跑,走前還大叫:「可惡啊~~~!妳這小鬼聽著!我去告訴老師跟我家人,妳給我當心了~~~!」其他人看到頭子跑了,也就丟下我,跟著老大跑了。

這個女孩走過來對我說:「小姐,有沒有怎麼樣?有沒有被他們非禮?」我有氣無力地說道:「還好,我沒有事情。多謝學姐相助。」豈料,「她」對我說:「小姐!妳誤會了,我不是學姐喔,我也是國三生。且我是男生。」聽到這邊,我傻了!我眼前的人竟是男的!這還不算,可更驚訝的是──他竟然會以為我是女生!怎麼可能~~~我的樣子真的很像女的嗎~~~?我怎麼會被一個像女生的人說是女生?

我急忙地說道:「兄弟,我也是男的,你也別誤會了。」長髮男孩看著我,自言自語道:「怎麼可能?有著棕色俏麗短髮,臉龐比女生還秀麗,皮膚比女生還白的人,竟是男生?」他大叫:「別騙我!你一定是女生!」我說:「老兄,你知道我爲何會被那些傢伙欺負嗎?就是爲了確認我是不是男的!對了,那群學長可不好惹,小心一點啊!」他笑說:「別擔心!你知道我老爸是誰嗎?我老爸就是剛上任得議長!」議長‧‧‧現任的札夫特議長不就是派屈克‧薩拉嗎?那,他不就是議長的公子?我連忙站起身,無奈,我被打的渾身是傷,根本站不起來!議長公子微笑地伸出手,把我拉起來。並且攙扶我回家。

不過我母親也開始對我嚴格起來:每天上午五點,起床,給我十分鐘時間刷牙洗臉與著裝;五點十分開始跑步,跑半個小時。最早我記得是從三公里開始跑──在這邊,要提醒各位一件事:我的養母在我身上綁了大概十公斤的金屬塊在腳上,而她是綁卅公斤。她的上圍滿大的,當時就已經有34C了吧,跑起來也會喘的。腳上綁著金屬塊,無疑會拖慢你腳步,體力也會因負重之故,而劇烈消耗。當我跑完的時候,也已經五點四十分左右,而我也癱了。六點的時候,開始吃早餐。早餐就全麥長麵包、煎蛋、橙汁與鮮乳,加上一盤淋了油醋醬的生菜沙拉。

六點廿分,我媽開始教我一些課外的東西。每天都不一樣:週一國文,週二電腦,週三機械,週四化學,週五數學,週六物理,周日則是體育。一個小時後,我背起書包,上學。學校距離我家不遠,只要走五分鐘就到了。在此,先講一下當時我所就讀學校之作息:七點半開始早自習,期間偶爾也會要我們到操場集合;八點時,下課十分鐘,十分鐘後開始上課,一直上到九點為止,然後就依此類推直到十二點。十二點,吃飯時間,大多數我都是在自助餐廳(cafeteria)吃,偶爾才會帶個飯盒。十二點半,學校強制你休息,直到一點才准讓你起來;然後一直上課上到下午五點才放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