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插曲:大和煌的瓦爾哈拉之旅

本人自加入行伍之後,曾經多次在生死關闖蕩。在戰場上,只有敵人吃子彈的份,沒有我掛的可能。就算受傷,頂多是大型步槍或是手槍彈、有倒鉤的十字弓矢、有毒動植物侵襲。在開MS過程中,已經練到不用殺人就可以讓MS失去行動力。不殺,事實上乃是為了實踐與以前同伴們所立的誓言。

不過,雖說我多次與死亡擦身而過,可只有這次,生死真的只有一線之隔,甚至已經雙腳踏入了戰死英雄的天國──瓦爾哈拉。但我還是回到人間了。

事情是這樣的:CE75年七月一日,家中那三個俏妞──那三個人我時常提到,在此就不說她們的名字了──,不知是否吃錯藥了,竟然想要熬夜,主動幫我處理事務。她們大概是看我長期泡在工作之中,怕我過勞死,所以才會想要幫我做事,我想。雖然我一直婉拒,但還是敵不過她們三個的撒嬌攻勢,我也只能投降了。

我的工作除了要管理歐普內政、輔佐現任札夫特議長與緩和自然人與調整者間的局勢外,我還擔任曙光社的技術顧問。開發機械、寫程式、畫設計圖與寫年度方案,都有我的責任。平常閒的時候,我只要進辦公室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回家,然後把工作丟給手下做;但當我忙的時候,每天睡覺恐怕睡不到兩小時。而這兩種狀況是五五波。

今天晚上變的十分輕鬆。如果除去迪安卡、伊薩克等人,外加我手下等這些了解我很深的人,要是聽到札夫特議長、前大天使號艦長和前札夫特Faith紅衣這三個大人物在幫我做事情,大概都很嫉妒我吧‧‧‧但要是被去死團的知道這三個漂亮寶貝其實是我的妻子,恐怕我會被他們追殺吧‧‧‧

閒話休提。今天的工作是:抄錄開會過程與內容、程式除錯與國防經費提要與事宜,分別是首長府、曙光社與國防部扔來的。六點半吃完飯,我開始動手做。做了段時間,當拉克絲看到我拼命地採用一心二用的方式──左手幫程式除錯,右手寫文稿──,忙得不可開交時,她對我說:「哥哥,偶爾休息一下吧。看到你為了我們做不少事情,很累的。我們知道自己的能力都不如你,但是還是有幾項比其他人厲害。」她話剛說完,露娜與瑪琉也一同走進書房。瑪琉對我說:「煌哥哥,雖然以前讀機工,但電腦語言還算有些基礎,除錯或許可以幫你。」露娜說道:「我不像兩個姊姊那麼厲害,以前作戰也老是呈現一路被人打的狀態,但是我文書還算不錯!」拉克絲從後面抱住我肩膀,並對我說:「該休息吧,我會模仿別人的筆跡,你的文件我會幫你寫的。」

既然三位嬌妻都這麼說了,我就放心地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記得是晚上八點睡的,睡到凌晨兩點,拉克絲把我搖醒,並對我說:「煌!工作做完了,可是我們肚子餓了,睡不著,能不能弄點吃的?」其實我已經睡飽了,但還是裝作不高興的樣子對她說:「這麼晚,別吃了,小心吃太多會變小胖豬喔!」拉克絲這時候開始對我撒嬌了:「討厭!煌老是這麼說話!討厭!」看到這邊我開始笑了。我微笑地跟她說:「抱歉抱歉,剛剛只是開玩笑的。正好我睡飽了,我也該幫你們找些東西吃。」說完,我下了床,走入廚房‧‧‧

我知道我們一家四口的食量都很驚人,三個調整者胃口大,是理所當然,可連自然人都胃口很大,這是怎麼回事啊?我開始納悶了。我之所以會有這個疑問,原因很簡單:打開三個容量各一百公升的冰箱,發現──不但肉、菜、蛋‧‧‧等生鮮食品沒了,連‧‧‧冷凍食品都消耗光了!

再走進儲藏庫,連麵包、泡麵、各式罐頭與水煮麵條都沒了‧‧‧要買也得等明天!說到麵包與泡麵,平常我知道我們會吃很多,所以每次都買一打,一打就十二箱,每箱各放廿四包的大袋麵。或許是兩星期沒買菜,加上我們四人如黑洞般的胃口,因而造成這種窘狀。這是我們家頭一回遭遇糧食危機。

店鋪都關門了,只剩兩百公尺外的便利商店,我只好隨意地穿著外套與拖鞋,直接跑到那邊買東西。雖然說很危險,不過還是要買,我總不能讓家中的愛妻們餓肚子吧。可是,之後我才發現到──偶爾,隨扈也是一種保身的工具。因為我走沒幾公尺,我只聽到一陣像鞭炮的聲響,接著感覺到心窩有種撕裂痛,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喂!大和煌先生!大和煌先生!該起來了!」有個女孩子在叫我。我把身子直起來。我看到自己身在一處充滿著美麗花草、雄偉建築與各式各樣蟲魚鳥獸的地方。我往旁邊一瞧,便看到那個叫我的女孩子,穿著一身銀鎧甲,頭髮呈現金黃色;樣子秀麗,但帶著些英氣。看到這邊,我開始覺得奇怪:我不是才在路上,聽到像鞭炮的聲音,然後就失去知覺了嗎?怎麼現在會跑到這個地方?

我便問那個鎧甲少女:「敢問大姐,妳是哪位,這裡又是哪裡?」那個少女對我說:「大和煌先生,這邊是瓦爾哈拉,我是帶你來這邊的女神,瓦爾古蕾。你有沒有看到你認識的人啊?」我看了看四周‧‧‧楠木正成、岳飛、森長可、納爾遜、理查一世、諸葛亮、李舜臣‧‧‧這些都是世界各國有名的歷史名將或是謀士!

我只注意到周圍有著各國的英雄人物,沒注意到瓦爾古蕾正在對我說話。瓦爾古蕾看到我不理她,便在我不注意時直接對我大吼:「大和煌先生!你有沒有在聽啊~~~!」

當我聽到女神無預警地用高分貝叫喊,便馬上回過意識,連忙對她說:「不好意思,剛剛不小心閃神了。剛剛妳說這裡是哪裡?為何我會看到這麼多古代的英雄呢?」瓦爾古蕾有點不高興的說:「大和先生,你頭腦是不是短路了?這邊是瓦爾哈拉,也就是英靈殿,所有英雄死後的最終歸宿!我是瓦爾古蕾,隸屬於主神奧丁底下,也就是帶你來的人!」

聽到這邊,我心中開始有些害怕:那些人不是已經死了嗎?我怎麼會看到這些人?我連忙問瓦爾古蕾:「那、那妳的意思是說‧‧‧」瓦爾古蕾點著頭,面無表情地對我說:「大和煌先生,你猜的沒錯,凌晨兩點零二分四十秒,你被一發流彈擊中,失去生命跡象。用白話一點的說法──你已經死了。」

我聽到這邊,整個人嚇到了!怎麼可能?我廿二年的歲月,就被一發不知是從哪兒飛來的子彈給結束了?拉克絲她們還在官邸等我啊~~~!她們不能沒有我,我該怎麼辦啊~~~(大和煌,大混亂狀態中。)

瓦爾古蕾又納悶地說:「不過我很好奇一件事情──我看你的樣子應該是長壽相,且底下也跟我們說:你不會因為這種倒楣事情而死,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呢?我該去查查。大和煌先生,那你先暫時待在這邊吧。」說完就走了。

我在後面大喊:「喂!小姐!你們保不保證我的身體安全啊~~~!我害怕身體被人火葬啊~~~!」無奈瓦爾古蕾走遠了,我再怎麼大喊,她大概也聽不見吧。我也只能坐在草地上,呆呆地看著風景。這邊風景還真迷人,不過我沒有心思欣賞,因為我想要回去啊~~~!

此時,我聽見遠方有人對我大叫:「喂~~~!煌!你也來啦~~~!」我便往旁邊一看──有四個人朝著我跑來,領頭的是一個男性,身穿藍色地聯軍服,頭髮有些鬈曲;後面是三位女性,左邊有著金色波浪頭髮,長度及肩;中間有著深藍色級肩長髮,戴了副方框眼鏡;右邊的那個女性有著棕黑俏麗短髮,並有點點男子氣。看到這四個人,便一下子認出他們:這四個分別就是托爾與歐普三人娘!左邊是亞莎琪,中間是茱莉,右邊是瑪由拉。

四個人跑到我身邊,開始問我:「煌!你怎麼也來了?」我還沒回答哩,亞莎琪對我說:「煌!自從我們跟你分別後,還遇上了不少你的戰友喔!」瑪由拉接著對我說:「不過,雖然裡頭有不少男性,可是沒有一個我們看的上。你知道我們喜歡誰嗎?」我只好搖頭:「不知道‧‧‧等等,茱莉妳怎麼‧‧‧啊~~~!」話未說完,我被推倒了。這是我第N次被女性推倒在地上。前幾次是與自己養母,後面更多次是為了得到各方面國家與軍事情報,順便賺學費與生活費,當牛郎才被推的。

茱莉這個行動表示‧‧‧「不會吧~~~!妳們三個怎麼也都喜歡我啊~~~!」我知道三人娘的年紀比我小了些,不過也只小我一歲而已。唉~~~!我是怎樣啊‧‧‧我到哪邊,女性就跟到哪邊‧‧‧我是女性吸鐵嗎?

起身之後,我把現今生活的種種,與人間局勢也說一下。托爾對我說到:「米莉能找到新的對象,我放心了‧‧‧」不過歐普三人娘可不一樣──當她們聽到我身邊有了三個比她們優秀且美貌的女性時,開始有些不甘心。沒辦法‧‧‧她們三個就是因為被人擊中,才會到這邊來的,還能怎麼辦?

又聊了大概幾分鐘吧,托爾對我說:「我們今天來這邊,是要來帶你做個導覽。畢竟你剛來,還不熟悉這裡吧。」於是我便跟著托爾的腳步走,而歐普三人娘就在我左右與後面,形成一個十字隊形!茱莉與瑪由拉分別在我左右,用力握著我的手,彷彿害怕我跟丟她們。看來她們三個真的很喜歡我‧‧‧

這邊的規劃採用時間帶區分,其中又分不同陣營。好比我看到銀河英雄們,一個是同盟,一個是帝國,兩方的代表人物分別為楊威利與萊因哈特,兩邊帶著不少人來玩牌。他們這些人一面玩著捉鬼,一面喝著飲料。看了五分鐘吧,最後是萊因哈特敗了。看著楊威利,大叫:「楊威利,你這宇宙第一大騙子!為什麼我每次玩捉鬼都贏不了你啊~~~!」看到這邊,我笑了。人死了之後,只要對方可敬,就算是敵人,在這瓦爾哈拉中,有何好爭?

後來又看到UC時代,阿姆羅與夏亞兩人的對決,一旁觀戰的,是那些女新人類或是與他們有關係的女駕駛員。兩人還在使用MS決鬥,不過他們開的是Q版GM與薩克!武器也變的十分可愛且無殺傷力,因為一個是紙扇,另一個是電熱斧狀的布娃娃。哈薩威後來也與自己的父親布萊德在一起聊天。十分地愜意。至於普露與普露二,追著傑特、米尼瓦、新吉翁與葛雷米軍的人跑。由於UC時代陣營太多,死亡的名將也太多了,所以只能大略看一遍,然後再往前走。

繼續走,看到不少房子整齊地蓋著,並且分成三塊。三塊土地上方有塊招牌,而招牌上還分別畫著地聯、歐普與札夫特的徽記時,我知道目的地已經到了,這邊就是CE世代的人們所居住之地。托爾說:「這裡就是你未來要居住的地方,先到這邊了解一下吧,我們先回去休息了!」說完,他與歐普三人娘離開了,然後只留下我一個人。那我也該看看這裡的環境,先去地聯看看吧。

走入地聯區域,想找看看有沒有我認識的人。仔細一瞧:舊三小強──夏尼、庫洛德與歐魯卡三人,還是喜歡打來打去。打沒多久,歐魯卡躺回自己的床上,看著偵探小說,庫洛德窩著玩電玩,而夏尼?睡覺。再看看新三小強‧‧‧咦?怎麼只看到史汀與奧魯,沒看到史黛拉?一方面問問他們,另一方面想看看他們的禁語還在不在,於是我對奧魯大叫:「奧魯,你媽媽怎麼樣啊?」在意料之內,他們已經沒有禁制了。奧魯對我說:「媽媽她很好。煌,你是不是想找史黛拉?她人在札夫特那邊,追著那個姓飛鳥的傢伙跑。不曉得那個妹控有什麼好的,史黛拉老是黏著他。」聽到這邊,我心有戚戚焉。後來又看到了之前被擊毀的逃生船內之乘員,也跟他們打招呼後,便離去了。不過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娜妲爾與芙蕾她們怎麼沒在這邊?算了,不找了。

 

看完了地聯,接著走到札夫特。尚未走進屋內,我聽到屋內傳來悠揚的琴聲,曲調很熟悉,是夢中的婚禮。會彈鋼琴的駕駛員,我知道有一個:是尼可!曲子演奏完畢之後,我便走入屋內,也沒敲門,直接打開。不打開還好,一打開發現──尼可正與一個貌約廿七八歲的女子靠的很近,且有著親密舉動!看到這邊,我正想趕快閃人時,尼可已經放開那個女子,並且對我說:「煌,你來了啊,別緊張,我只是跟我媽撒嬌罷了。」也是啦,尼可死的時候才十二三歲而已。聽人說:尼可的媽媽知道自己心愛的兒子死了,沒多久也到戰場送死了。原來就是這個美麗的少婦啊。

我問他:「尼可,住的還習慣吧?」尼可笑著點點頭。看了看四周,這房間大概十坪大,除了一個大櫃子,裡頭都是樂譜與衣服,還有一個平台鋼琴與角落的一張King Size雙人床外,就什麼都沒了。我問尼可:「尼可,你就一個人睡這麼大張床啊?」尼可說:「當然不是啦!當然是每天與母親相擁‧‧‧啊,糟了!」看他驚慌的樣子,看來似乎洩漏了些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算了,我知道是什麼,但不想當面點破。我對尼可說:「那麼,尼可,再見了。」然後再去拜訪其他人。

走到米海爾的房間。他看到我,便大笑著對我說:「小子,滿厲害的嘛!一個新手可以把強襲開的如此順暢,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是阿斯蘭的朋友沒錯吧?沒想到你的本事那麼強,不得不佩服!」說完,他還拍了拍我肩膀!這時一旁的海涅開始大哭:「為什麼我死的那麼冤啊~~~!跟你打著打著,結果就被那個女強化人腰斬!更慘的是我那台古夫警報系統給我出問題!我聽到警報聲時,已經來不及閃躲,然後我就來這邊報到了‧‧‧嗚~~~」我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海涅難過完後,我問他們兩個:「我很好奇一點,為什麼你們兩個住在一起啊?」米海爾說:「因為我們兩個人的聲音都一樣,出場的機會也只有兩三回而已啊‧‧‧」聽完他們解釋,我明白了。

接著,看看飛鳥真吧。真房間裡頭沒人,我走到庭院看看找看看。果然看到他了!飛鳥真雖然是病死的,可是也是因為長期操勞,耽誤就醫,再者他也努力地抵抗病魔,也算是個勇士。我在想怎麼沒有他,原來在這邊啊!這時候我看到飛鳥真身旁有個身材不錯的小女孩,大概十二三歲吧。應該是他妹妹飛鳥繭;至於穿著洋裝,有著一頭金髮,並且在真面前跳舞的女孩,我知道是誰了,那是史黛拉。跳了一陣子,史黛拉整個人向真撲上去!飛鳥真高興地接住她。

史黛拉一面用臉蹭著真的身體,一面嬌聲地對他說:「真,史黛拉跳舞跳的怎樣?」真撫著她,微笑地說:「當然好看啊‧‧‧」而飛鳥繭看到真的樣子,大概有點吃味,她也摟住自己哥哥,三個人就在庭園裡頭滾成一團。看到這邊,我也不想破壞他們的三人世界,便轉身離去。才走沒幾步,飛鳥真在後頭大叫:「大哥!怎麼你也來這邊啊?剛剛只注意到她們兩個,沒注意到你,抱歉啊!」我轉過身,微笑不語。

真起身,對我說:「大哥,你不是什麼災難都躲的過嗎?怎麼會來這邊?」我嘆了口氣:「小弟,你把我說的太神了!就算我是有心人精心打造的新‧最終調整人間,但我還是個人啊!被流彈打中心臟,不掛才有鬼‧‧‧!」說完這句,我倆沉默了一會兒。

我問真:「史黛拉的狀況怎麼樣?禁語效果沒了吧?」飛鳥真無奈地說:「是沒了,但是她的心智年齡還維持在孩童階段。她連人稱代名詞都不會用,更遑論叫她講整串長句了!」看著史黛拉純真的笑容,我心中也跟真一樣,滿是無奈。我對飛鳥真說到:「小弟啊,記得教她說話與寫字。」真說:「早開始教了,不過進展滿慢的。請我妹教的效果,反而比我本人教的好許多。」這時,他把臉湊到我耳邊,小聲地說:「大哥,你知道嗎?自從我來這邊之後,每天晚上都跟繭與史黛拉在同條床上做愛做的事情喔!每天晚上大概可以各三次吧!不過總覺得很奇怪,為何旁邊的同伴們都用異樣眼光看我啊?」我不敢說。畢竟「妹控」這句話,已經成為飛鳥真小弟的禁語了。

離開了飛鳥真,再去看看雷吧。雷的房間內也是住兩個人,一個是雷,另一個就是塔莉亞艦長。不過塔莉亞不在。雷向我走來,對我說:「煌!一兩年不見,除了身高與體格有變高與較為結實外,你的臉龐怎麼還是沒變啊!」我說:「是啊!多多海涵啦!實際上這個身高與體格才是我真正該有的!」雷對我說:「哇塞!看來傳說中的那個白髮不動明王,竟然就是我眼前的大和中將!」我說:「過去的事就別提了。」雷這時緊張且正色地說:「先不提這個了,我有個疑惑想提出來問你: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覺得艦長有些奇怪:大概從去年開始吧,我每天醒來都會發覺艦長跟我擠同張床!這也就算了,她還全身赤裸,從我背後環抱著‧‧‧雖然這種情景很香豔,可是我只把她當成母親來看待,從未有任何非分之想。你看看我的床吧。」

我仔細看了看,塔莉亞的單人床是Queen Size大小,足夠一個女性睡;而雷的習慣還是睡一般的單人床,就跟我以前在聯合國的秘密訓練中心睡的通鋪差不多。以雷的體格,很難翻身。幸好床有一側靠牆,比較容易睡進去,但也僅僅如此了!不過我很好奇一點,為何塔莉亞會放掉這麼一張大床,反而會去跟他擠一張小床呢?雷這時候焦急地對我說:「我不管怎麼勸她,她就是不肯。每次都是看著她先睡後,我才就寢。可隔天又會持續這種狀況!煌!我知道你是完美調整者,能不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我害怕她生病了!」

我自忖了一會兒,對雷說道:「我想,你自己解決吧。這並不是艦長生病,而是你認她為母親或是親人,但她卻不認你為兒子啊!」雷不解地說:「那她認我為啥?說說看。」我只好說:「艦長她已經把你看作情人!我想你內心身處,大概也對她有莫名的情愫吧!」雷抓住我,並且大叫:「煌!別亂說!我從來都不曾對艦長有非分之想過!而她不是也說過,她喜歡杜蘭朵議長嗎?」我無奈地說:「我哪知!你們被帶走時,我已經逃出彌賽亞,然後就回到地球過日子了。」

碰巧,塔莉亞回來了!塔莉亞對我打聲招呼:「大和煌中將你好啊,怎麼會來這兒?」我只能苦笑以對。三個人互相對看好陣子,我說道:「塔莉亞艦長,雷有個問題想請教妳‧‧‧」話未說完,塔莉亞立即把話打斷:「是不是我每次都跑到雷的床上這件事情啊?」我傻住了:「艦長!妳怎麼知道我要問這個問題?我話都還沒說完哩!」她柔聲道:「很簡單!因為我愛上他了!」我跟雷兩人,久久不能自已‧‧‧

過了大概兩三分鐘,她又繼續說:「我本來的確愛上吉伯特,可是當我登上船艦,看到雷的時候,我才發覺我竟然愛上這個年紀比我小的男孩兒!無奈在軍中,這種關係是不允許發生的,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這時候,她就在我面前抱住了雷,並且將自己的臉龐向雷湊過去!雷這時候開始緊張了,他連忙說:「媽,妳怎麼‧‧‧」話沒說完,自己的口就被眼前女性的柔軟嘴唇與那靈活的香舌給堵住了。兩人相吻了一段時間後,塔莉亞終於放開了雷,並對他輕輕說道:「雷,別再把我當成上級或是母親了。我想你大概也發現自己內心深處其實對我有莫名的情愫吧‧‧‧雷,放開自己的心胸,就好好地相愛吧‧‧‧」雷聽到了之後,震懾住了幾秒,然後開始在塔莉亞的懷中哭了起來‧‧‧這大概是我第二次看到雷哭泣吧,不過這次是喜極而泣。

看到這邊,我也不當他們的電燈泡了,我也該到歐普區域報到,然後永遠在這邊住下了。剛踏入歐普區域,並且要拿起筆預備簽到的瞬間,我聽到瓦爾古蕾大叫:「大和先生!大和先生!等一下~~~!」往後一看,她以跑百公尺的速度向我衝來!

到了門口,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大和先生‧‧‧呼‧‧‧剛剛檢查結果發現‧‧‧要死的‧‧‧呵‧‧‧是一個外號也叫KIRA,不過名字叫夜神月的人‧‧‧不過他不在我們管轄範圍內‧‧‧好喘!」看她講的那麼辛苦,我跟她說:「瓦爾古蕾小姐,妳先休息一下吧。」

等她喘完氣,便對我說:「大和煌,你該走了,我們的確給你保留個位置,但不是現在進去!我現在把你送回原本的位置吧。」說完,她直接往我肚子打一拳,然後我又人事不知了。

 

等我醒來,我發現我人躺在醫院裡,阿斯蘭、伊薩克、志保、米莉、迪安卡、美玲、卡佳里與家中那三個女孩,再加上雁田‧‧‧所有跟我有關的人都圍在我床邊。然後我聽到迪安卡大叫:「各位!煌醒來了!」大家喜出望外!

這些人知道我出事,便連忙趕過來!阿斯蘭知道了,便把伊薩克、迪安卡等人叫來,而他們也就跟著把自己的妻子帶來;家中那三個女孩是陪著我進醫院,還順便輸血給我‧‧‧至於雁田‧‧‧她看到我傷的如此嚴重,數次昏倒!

還好,我們四個人都是AB型的‧‧‧還真巧啊‧‧‧血庫本來很缺這種血,但是拉克絲她們這麼幫忙的結果,我好不容易活了──不過是呈現生理狀態的存活。也就是說,那時候我呈現重度昏迷狀態。醫師本來想要跟這些人宣告我隨時有腦死的可能,並且要準備填寫器官捐贈書,同意將身體各部位器官捐贈時,我忽然醒來了!

整間急診室內的醫師們,差點跌破自個兒的眼鏡!畢竟,植物人或瀕臨腦死患者能夠再次甦醒的機率很低,而我竟然就是其中的幸運者,你想他們會不會訝異呢?

第一個抱住我的人是雁田,然後接下來是我的那三個女孩兒。這時候,阿斯蘭對我說道:「煌!我知道你一定能夠死裡逃生,一定的!」而迪安卡又再度說出他的口頭禪:「Great!」(本來在動畫中是講Greato,但是那是日式英語,正確是Great才對。)至於伊薩克,還是一副倔樣:「呿!沒想到你還真狗運啊!本來在想你躺了一星期會不會掛了!沒想到竟然又醒了」

當我聽到這邊,嚇了一跳!我竟然睡了一星期!這時候‧‧‧我的肚子正好開始唱起空城計‧‧‧

這時候,卡佳里微笑著問我:「煌,為了慶祝你康復,能否告訴妹妹我,有沒有想要吃的東西啊?我們這些人可以幫忙買一下。」我聽到這邊,知道可以大吃的時候到了,便跟她說:「那好,我要十條一呎的潛艇堡、廿個牛肉大漢堡、兩公升汽水一瓶與一大鍋雜燴粥。另外還有‧‧‧」我大概說了十多樣吧,我就看著身邊的人全部昏倒在地!因為我叫的東西種類與量太多了,大概會把她們吃垮‧‧‧且我這種食量,根本不像是從生死關頭走回來的人!

 

後記

大概又過了五天,我終於出院了。卡佳里事後告訴我,不是暗殺,只是某個警察在追犯人時,從兩百公尺射擊,結果沒打到犯人,流彈正好打到我左胸!不過幸好我心臟在右邊,且還是調整者體質,不然我就真的掛點了‧‧‧那個警察也只是象徵性地記一次申誡,並且公告刑事局,叫各軍警單位加強射擊與IPSC訓練。

至於我,我有大概一星期的時間,不敢在半夜的時候,單獨行動,而拉克絲她們也有一星期不敢再叫我出門買宵夜,甚至連吃宵夜都不敢‧‧‧不過好了傷疤忘了疼,一星期後,我照樣還是半夜一人獨自行動,而她們有時候還是會叫我在半夜時買宵夜或是其他東西‧‧‧我們還真學不乖啊!

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首次真的在死亡邊緣徘迴,只差一點點,整個歐普就要舉行國殤了‧‧‧

 

FIN

感想:又再度動手寫文,這次寫的較長,但我不敢說我寫的很好。因為已經長期未寫了‧‧‧

2006.10.14又記:重新改了一下內容,把語意較不通順,修辭能夠用的更好的部分再度改一下。說實在,這星期六是補課時間,等待上課之時,竟然在做這種事情,或許有點過分吧。

2006.10.17再記:又修改一些文句的不通順,並且又有一些內容想寫入。這大概是最後一回改正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