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GSD同人:打獵。

CE77年四月十日,我在家看電視,忽然聽到摩托車的聲音,然後就是有東西進郵桶的聲音。小兵第一時間跑到外面,把物件從郵桶中取出。近來還有人用傳統方式寄信,真是稀奇。信封上的寄件人寫著伊薩克‧焦耳的名字。打開一看,裡頭有張紙,是他用手親自寫上,然後再用影印的。信上寫著:阿斯蘭,四月十二日上午十時半,請帶著自己的妻子到本人的老家,一同參加打獵之旅。請穿的正式些。伊薩克‧焦耳上。四月八日。

原來是封邀請函。打獵?我本人自出生到現在,從沒打過獵,究竟打獵是什麼樣呢?雖然我有聽說過打獵的方式與內容,不過真實情況我可沒見過。於是我叫小兵買雙長靴與簡便的服裝,並且打電話到歐普,叫卡佳里到伯倫希爾五號一趟。

四月十二日,我帶著美玲、卡佳里,搭上小型太空船,前往伊薩克老家的所在地。經過兩次的交通工具轉乘,我終於到了伊薩克的老家。他家是個典型的歐式莊園,佔地一百公頃,周圍都是花園、樹林與房屋,而他所居住之位置,位在最後方,就如法國凡爾賽宮一般。這個莊園還真寬闊,比我以前的老家還大!才剛看到大門,大門自動開啟,然後就有一台箱型車從遠處向我們開來。開出門口,一個貌約卅歲的年輕人下了車對我們說:「你們是薩拉夫婦吧,請上車吧。我們老爺正在屋內大駕光臨!」於是我們三人上車,被車帶到莊園最深處。

下了車,進入主屋,我看到我認識的朋友們都來了──迪安卡與煌,帶著自己心愛的女伴一同參加這場盛會。不過我看到煌身邊除了拉克絲、露娜與瑪琉外,還有一位有著俏麗短髮的美麗女性,而這位我就不認識了。這些人都跟我一樣,穿著長袖卡其衣褲與長靴。

煌向我走來,對我說:「早啊,阿斯蘭,你好像遲到了喔!」看了看時間──十點卅五,的確晚了五分鐘。這時,伊薩克與志保出來了。他對我們說:「各位,好久不見啊!歡迎你們參加這場盛會。等會兒我們會帶著各位,一同到距離這邊有廿公里的獵場,然後進行兩小時的狩獵活動。所有的槍械與彈藥,由我們給予,這點請不用擔心。」於是,我們便分批搭上由莊園僕役所駕駛之吉普車,前往獵場。

 

這個獵場據伊薩克所說,佔地卅平方公里,是一個大型平地樹林,樹林最深處還有個水池。我們走進去,發現──雖說是樹林,可是這些樹木長的不是很茂密,高度也不是很高,大概是刻意開發的場地。這時候,迪安卡對我說:「這個獵場不曉得有什麼東西可以打?說不定有鹿吧?」這時有人在後面開口了:「這不太可能。」回頭一看,是煌!煌接著說:「熊、鹿,甚至山豬之類的動物,大概不會在這種地方出現吧?這邊都是樹,且還是平地,我想大概都是鳥居多,有幾隻松鼠就該偷笑了。」迪安卡撇了撇嘴說道:「別蓋了!聽你的口氣,好像真的打過獵一般!」這時候,旁邊有個看來六七十歲的老人,大概是管家吧,他穿著淺灰色狩獵服裝,以很尊敬的口氣對我們說:「各位先生與夫人們,請你們挑把較上手的武器吧。」說著,便帶著我們走到一台有著帆布棚的小貨車前挑武器。

看了一下,都是雙管槍支,然後發一盒卅發裝霰彈槍子彈。後來才知道,這是一般在打獵時使用的雙發折開式獵槍,沒有什麼緩衝機制。這時,我聽到許多鳥的叫聲,然後又聽聞一聲槍響!仔細一瞧,原來是伊薩克開槍!這表示狩獵開始了!

美玲拿起了我幫她裝好子彈的獵槍。然後對著天空的鳥兒扣下扳機!不扣還好,「磅」的一聲巨響,接著就是強烈後座力,把美玲弄哭了。美玲哭著說:「嗚哇~~~肩膀好痛喔~~~!這是什麼槍啊,後座力這麼大!」我便安慰她說:「啊‧‧‧別哭了,既然這樣,妳就在一旁休息,看我們打吧。」美玲點了點頭,然後從槍膛取出剩餘彈藥與彈殼,並跟在後面看我們打。

我端起槍,把槍托抵在右肩窩,覘孔準心與視野呈一直線,然後對著天空飛翔的鳥群,跟著牠的飛行方向,抓好時機,趁牠飛到我的射擊範圍時,暫時停止呼吸,同時暗下扳機!又是一聲槍響,後座力使槍托卡進肩窩,而這瞬間,正好打到第一隻鳥,也是唯一的一隻。而卡佳里‧‧‧或許不是很習慣這種武器,打完了整整卅發子彈,也只打中一隻。原本美玲使用,後來剩下的廿九發子彈,我跟卡佳里分別分成十五與十四發,再繼續打下去‧‧‧結果,大概是我開MS開太多,槍法失去準度,雖然霰彈槍打的是面,與一般射出單發彈頭的步槍相比,前者更容易擊中目標,可十五發子彈告罄,沒有一發中的!而卡佳里比我好一點,又打中了一隻。

我們身邊都會跟著一個隨從,只要我們打到一隻獵物,他馬上就會依循獵物墜落的位置撿獵物回來。打完了之後,我就看著其他人的表現了。

迪安卡‧‧‧果然不愧是射擊專家,命中率達三成三,平均三槍打中一隻!而伊薩克,我有算過:如果加上最初聽到的槍聲,他只開了六槍,但是六槍全數命中!看到他的能力,本來還想說他厲害哩,可當我看到煌的時候,才發現──煌或許真的打過獵~~~!

何以見得?我先不提他,我先提他身邊的女性:拉克絲從以前我所知道,她從來不碰槍械的,可是她竟然能夠打到三隻鳥禽;露娜以前是我部屬,她射擊不行是眾所皆知,可是她打完了卅發之後,竟然得到五隻獵物!瑪琉與另外一位跟她一樣身高的女孩,也可以打到大概十隻獵物。最後就是煌了。他卅發打完竟然不到五分鐘!用這種沒有緩衝且要手動的獵槍射擊,能有這種速度已經很可怕了,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五分鐘之內,卅發子彈全部命中目標!同時還說出了讓我嚇破膽的話:「唉!我還以為是什麼哩,原來是獵飛禽!這種貴族式的打獵還真沒挑戰性!」

媽的!我剛剛用這玩意兒,結果只打到一隻鳥,且那還是一隻鴿子!結果他竟然毫不在乎地說這種話,我忽然覺得背後有種涼意‧‧‧

打完了之後,一人要付入場費八百元,這個伊薩克已經幫我們付了;獵物也可以帶走,不過一隻要八十元!我們打了三隻,一隻鴿子跟兩隻野雉。再來就是伊薩克,三隻野鴨、兩隻野雉與一隻‧‧‧麻雀!伊薩克對著獵場管理員大叫:「KUSO~~~!麻雀也要算錢啊~~~!靠!」接下來是迪安卡。他打了五隻野鴨跟三隻野雉,還有鴿子兩隻。

最後付錢付最多的當然就是煌了,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不過,出人意料之外,獵場管理員不但不收錢,反而還給他們很多的賞金!這就有點奇怪了。我仔細一瞧──拉克絲打到三隻野雉、露娜是三隻野鴨與兩隻鴿子。至於煌、瑪琉與另一位女子,他們打的鳥極其少數,頂多是六隻野鴨與四隻鴿子,但後面而是──赤腹松鼠五隻、飛鼠十五隻與黃鼠狼廿隻!而煌所打的就是那廿隻黃鼠狼與十隻飛鼠!據管理員所述:這邊飛鼠與黃鼠狼已經多到成害!每打到一隻,就可以得到五百元!為何這麼高,其實是因為這些動物有著保護色,行動速度很快,加上身形嬌小,用霰彈槍也很難擊中,能打到一隻就很厲害了,可竟然還能連續命中,這種駭人技巧,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啊!雖然這種戰績很厲害,不過這些有害動物屍體都是要上繳到公司當證明,所以都得回收。如此一來,煌等於無戰績。

 

我們這行人,拎著「戰利品」,再次坐上敞篷吉普車,回到了伊薩克家,大家分別捐出幾隻來做午餐。看到煌雙手空空,反而是他身邊的可愛女孩兒,個個都有獵物在手上,結果就被伊薩克與迪安卡笑了:「煌!還以為你有打過獵哩!結果竟然還輸給女生!會不會太丟臉了啊!」我本來在想,煌應該會哭或是發怒才對,沒想到他竟只是笑笑而已。而我也沒替他辯駁,因為他真的手上沒有任何的獵物,如果我替他辯駁,不就有作偽證的嫌疑?

吃完飯,把自己剩餘的獵物經過放血等手續處理好,便離開了朋友家,結束這趟狩獵之旅。回到家之後,有好幾天,腦海中一直迴響著煌說的那句話:「唉!我還以為是什麼哩,原來是獵飛禽!這種貴族式的打獵還真沒挑戰性!」為什麼煌會這麼說呢?我曾經打過一兩次飛靶,但都是定向的,從未打過不定向。那些鳥飛行的狀況,比那些不定向飛靶更加不定向!且這些鳥的飛行速度也不慢啊!於是我決定打電話問伊薩克。

當他接起電話,我立刻說道:「伊薩克,是我啦,我是阿斯蘭!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你們打獵是怎樣啊?」伊薩克想了下,回答道:「其實,我們都會固定到幾個獵場打獵,不過大多數都是打鳥居多。打之前,我們會叫莊丁事先把獵物趕出來,然後才開始行動的。怎樣,有問題嗎?」

聽到這邊,我連忙跟他說聲再見,便掛斷電話。果然沒錯!曾經聽說過:以前貴族打獵很講求排場。貴族是千金之軀,怎麼有可能自己帶著武器跑到深山中找動物打?一定都是叫人先把場地圍出來,然後把動物趕到射程範圍,然後展開攻擊;或是像英國的獵狐一般,眾多人帶著捕狐犬,騎著馬,慢慢在獵場內縮小包圍圈,然後對著目標攻擊。中國清代,有張套圖叫做「木蘭圖」,木蘭指的是以口哨模擬雌鹿聲音,引雄鹿出來,然後展開圍獵的方式。而我們數天前的狩獵方式,不就如同煌所言的「貴族式狩獵」?

想著想著,電腦螢幕出現「您有新郵件一封」的訊息,打開一看,是煌寫的。他叫我說五月六日八時,在歐普見面,然後到他的別墅去狩獵。不過很奇怪,他上頭的內容是:「請記得穿登山靴、耐磨損的迷彩裝,並準備指北針、望遠鏡、爐子、手電筒、盥洗用具與厚衣物。最好再帶個登山索、釘槍與各式藥品。還有最重要的──由於時間可能長達一星期,因此萬用刀、軍用刺刀、乾糧與水壺,還有鹽巴都得帶著。至於遠距離武器,我會準備。又,請別帶著自己的親屬前來。」

看到這邊,我開始有種不祥的預感:打獵要一星期,這是哪門子打獵?不過,既然是自己的好兄弟相邀,我怎麼能不賣面子呢?於是我就跟登山用品店買了一些登山用具,又跟軍方要了些乾糧、軍用口糧與肉乾。由於之前去軍品店買了迷彩裝,而軍用刺刀是以前留下來的,這兩樣就不用買了。這麼一來,得要拿個登山包了。

 

五月六日,我到了歐普參謀總長宅邸門口。我看到伊薩克、迪安卡終於來了。他們的行頭就跟我一樣。迪安卡對我說:「阿斯蘭早啊。」我說:「是啊。你也被他邀請了啊?」伊薩克說:「KUSO!這小子會不會故佈疑陣啊‧‧‧該不會是因為被我們嘲笑,所以找我們麻煩?」這時候,煌出來了!他的穿著就跟我們差不多,不過他的小腿上插了兩三把刀、腰間還有不少玩意像是瞄準具等玩意兒,我開始懷疑:煌真的是要打獵嗎?怎穿的像是要參加特種作戰一樣!

接著,我們到軍用機場,坐上小型的運輸直昇機,前往煌的別墅。到了目的地,已經是黑夜。我仔細一看,發現是在山上!而我們降落位置附近,有間大型木屋!煌走進去,並打開了白熾燈泡,才發現了這內部的佈局。

這間木屋只能用樸素二字形容,說難聽點──活像登山隊住的臨時小屋。一樓是廚房與鍋爐室,而二樓是套房。雖然每間房內沒有什麼華麗的佈置,可卻有著柔軟的床與可以讓我們放鬆的浴室。

大家安頓好之後,發現煌不在,於是他們便擠到我這邊來聊天。伊薩克開始鬧嘀咕了:「KUSO!這是什麼鳥地方啊?那麼破舊。」迪安卡也開始有點不滿了:「哇哩!這樣一點都不Great啊!還以為是什麼別墅,結果竟然是木屋!」我也說道:「這種地方真的很鄉下,我們要在這邊生活一星期嗎?」這時候,煌出來了,他燦爛地笑說:「沒錯!這邊位在日本東北,海拔一千五百公尺處。原本是間獵人小屋,後我用賤價構得,經過大略整修,就是這個樣子了。」迪安卡說:「這跟打獵有何關聯?」煌又是保持著那一貫的可愛表情,微笑地說道:「這裡就是我們未來一星期打獵時居住的地方。」說完,他一人給我們一把槍。仔細一看──這不就是歐普制式步槍嗎?他還給我們相對應的彈匣。仔細一瞧──尖頭穿甲彈,是要打啥啊?我們三個看著煌的天真笑容,開始覺得:拉克絲跟煌比,前者還比較天真可愛!

到了隔天,我們知道答案了。凌晨四點,我們起床摸黑吃乾糧當早餐,帶著武器、衣物、與乾糧,便起身前往深山。深山內,只有獵人行走的便道與野獸走的野道,其他地方就是巨岩或是高可參天的喬木!四周只聞蟲鳴與各種夜行動物的叫聲,好比貓頭鷹、山貓等。一向勇敢異常的伊薩克,這時候聲音開始顫抖地對我說:「喂‧‧‧阿阿‧‧‧阿斯蘭,這邊子‧‧‧怎麼那麼多的動動物,在在在叫啊‧‧‧」而迪安卡也開始產生嚴重的震顫,連手電筒都拿不穩了。而我?早就怕死了,但是我還是強忍著恐懼,繼續跟著煌走下去。根據煌的說法,這邊的環境他很熟悉,但他自己也不是全盤認清。連煌都這麼說,那我們就不用提了!假設我們沒跟著他走,停下來且落在他後面的話‧‧‧我們很有可能在這邊迷路,然後被猛獸咬死;就算沒有,也會餓死在這邊!

走了兩個多小時,天終於亮了,這時候,我看到有隻山豬在煌的面前!我們這些在宇宙殖民地定居的人,從沒看過野生動物,一直以為豬就是那副溫馴且愚蠢的樣子。可當我們看到那隻山豬時,才知道──豬的身形可以長的比家豬大!且這豬的衝擊力與奔跑速度驚人,配上他嘴邊那對獠牙,只要撞上了,穩死無疑!後來據煌所言:山豬的皮很厚,古代還有人拿它來做盔甲,如果不用穿甲武器,根本打不死!

一般的山豬對我們這種長期待在Plant的人而言,根本是種夢靨,更何況此時此刻我們遇上的山豬,竟然是比一般山豬還要大數倍的山豬王!牠那對獠牙就有我們短刀刀刃的長度,且頂端尖銳無比,一般的汽車鈑金根本無法擋下!這種「獵物」,就算是一班特種部隊或是一台中型MS跟牠打,我想都會輸吧!

我們四個人,開始慢慢地後退,並且找個有掩護地方準備射擊。煌說道:「別浪費子彈,要看準位置再打!」這時候,我們已經退到五百公尺外的高地,而山豬大概也不想動手。這時候,忽然聽到一聲槍傷!

仔細一看,開槍的人是迪安卡!他過於害怕,加上手指擺在扳機護弓內,手指這麼一牽引,子彈就這麼發射出去了。好死不死,他打到豬的身體,雖然沒傷到,但是牠痛的開始抓狂,並且對著我們衝來!

我們狼狽地以翻滾方式,從兩側閃開,可只有煌與牠面對面,並對其做出跪射姿勢!伊薩克開始大叫:「煌!是我不好啦~~~!我不應該笑你的!快點閃,不然你會死啊~~~!」迪安卡也急了:「煌!快閃啊~~~!你死了,我怎麼跟議長交代?」煌無動於衷。此時,山豬距離煌不到八十公尺了!

我們嚇的用雙手遮住眼睛,不敢看最後的景象。這時候聽到一聲槍聲!我們看到山豬依舊衝向煌,且已經不到一公尺了!就當山豬的獠牙已經距離不到五公分,即將刺入煌的胸膛時,山豬忽然原地煞住,然後‧‧‧發出淒厲的叫聲,然後倒下了。

走近一看──山豬的眼睛被貫穿了!而煌才終於站了起來,微笑地說著:「搞定了。」我們三個人,看到這種狀況,差點沒昏倒在地!伊薩克開始大叫:「KUSO!你不會怕嗎?」煌笑說:「有何好怕的?」迪安卡也大叫:「拜託!要是再差個五公分,你就死了!你怎麼還能處之泰然!」可煌還是擺著那付笑容說:「我已經算過了。能開槍,且能一槍斃命的時機,就是剛剛。太遠,打不死。萬試萬靈,屢試不爽!」這時候他對著我們說:「各位,開始放血了!」可我們三個站在原地,靈魂早已經出竅了‧‧‧

結尾

打完了山豬,我們就開始把山豬的內臟生吃乾淨,同時喝血,當成早餐。據煌所說,這種做法可以取得維他命,且山豬的內臟營養且鮮美,是對身體有幫助的補品。然後我們四個人開始支解獵物,一人搬一部分拿回小屋醃漬。不過,我們三個人對於喝血與吃生內臟都感到恐懼,尤其是伊薩克更是害怕──他幾乎很少吃生食,看到煌這種像野蠻人的作為,不禁打了個冷顫,雖然吃東西時是早上七點半,陽光開始普照整個山林,氣溫也在此時達廿一度。

之後,剩下的六天,我們四個就過著與熊搏鬥、對付野狼的日子。我跟迪安卡與伊薩克三人,總計戰功是──山雞三隻,野兔廿隻,飛鼠五隻、松鼠十隻。你也看到了,由於山雞與飛鼠本身動作很快,加上我們用的是步槍彈,本身就很難對付。至於煌,我看到他一發幹掉山豬王後,接下來他就打上癮,專找大隻或是速度快的來打。從山豬開始,接下來是某個不肖飼主所放出之灰熊,接著是野鼠、飛鼠與鵪鶉,甚至是鹿等。其中,灰熊一站起來,就有五公尺高!我們三個,用三發動各打了牠三次,竟然沒死!最後是由煌用拳腳與刀械解決。雖然這些過程比我在軍校時參加的演習還精采且多樣,然而礙於篇幅與冗長,所以就不詳加敘述。

而我們這幾個人,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並且從煌那邊拿到了不少自拍照片。這些都是我們把獵物們打掛之後,為了留念而拍的內容。煌這次帶我們去狩獵,過程還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名副其實與動物的生死對決,同時也是為了要得到食物的一種方式!當然,我們的收穫也不少:用鹽醃漬的山豬、鵪鶉、鹿肉等野味。

不過,當煌問我們要不要再去一次,而且這回去的是大陸、北海道,甚至是西伯利亞時,我們的回答是──不要!開什麼玩笑!跟煌去打獵,我們要有強韌的心臟才行!就算煌沒有被發狂的野獸咬死、撞死,甚至踩死,我們也會被那種驚險景象嚇死!

又,我們回到了家之後,有段時間都會做惡夢,而伊薩克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想打獵,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只是在打活靶而已!

FIN

 

感想:野人獻曝之作‧‧‧又把煌寫過頭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