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GSD同人小說:CE73的戰後記事

地球聯合、札夫特與歐普,還有一時曾被所有勢力遺忘,幾成孤軍的我方軍隊──也就是大天使號,因為某些緣故,而打了一場歷經數月的戰役。這一場由野心家組織的軍火商集團──也就是Logos──所挑起的戰爭,讓三方面都有損失。其中,吉爾巴特‧杜蘭朵想要實現的命運計畫,隨著彌賽亞和自己生命的殞落而埋葬於宇宙之中;地球聯合也一厥不振;至於我妹所管理的歐普?雖然戰爭前期損失慘重,可由於我方於後期加入他們其中,並趁各勢力內部混亂時,進行內部大換血,使得這個國家,再度有了生機。

戰爭,終於結束。

 

以跑百米的速度逃出彌賽亞以後,我在太空中,一面看著星空與墜落的彌賽亞,並稍作休息,以平撫因作戰而緊繃至極限的精神與情緒。三四分鐘後,調整了一下前進方向,並將節流閥往前推,強襲自由鋼彈後方推進器的瞬間推力開到最大,導致前進時幾乎是用飆的。我飆那麼快,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停留了太久,為了不想讓其他人擔心,我要趕快回去大天使號,並把結果告訴艦長。

回到了大天使號,連忙把自己的心愛的MS給停泊好,然後以幾乎是用跑一百公尺的速度,前往位在船艦尾部的艦長室。途中,我沒注意到有個小兵正向我跑過來,一個不小心,我跟他對撞了……

我跟那位小兵都在設法讓自己的頭腦清楚。一會兒,那個小兵見到是我,連忙起立對我說:「報告大和中將,剛剛真對不起。」

我便跟他說:「伯朗,沒關係,是我的錯。沒事吧?」

二等兵伯朗對我說道;「多謝中將的關心!伯朗一等兵本人在此向你報告:薩拉長官抓到一台威力型脈衝,裡頭還有兩名俘虜!是一男一女,該如何處置?」

威力型脈衝……一男一女的戰俘……該不會是真與露娜?

我連忙對伯朗說:「伯朗,告訴我那兩個人在哪裡?我想看看是誰?」他便對我說:「報告中將,那兩個人就在地下一樓的牢房裡,被我們看管。」

於是,我叫伯朗帶路,讓我瞧個究竟。

到了該地,我看到兩個荷槍實彈的小兵正在站崗。那兩個小兵見到是我,馬上對我行禮。我也禮貌地向他們回禮。之後,便跟他們說:「我想觀看究竟。幫我打開門。」那兩位士兵馬上拿出電子卡,幫我打開房門。

走進去並打開電燈,仔細一看:兩個人都坐在地上。男的一頭黑髮,十分年輕俊俏。他靠著牆半躺著,只是雙眼已無光,一臉茫然;女的一頭俏麗的棕色短髮,頭上還有一撮頭髮翹起來。此時的她,正用雙手掩著自己的臉龐低泣著。

我猜的沒錯!這兩個人就是飛鳥真與露娜瑪莉亞‧霍克!於是乎,我搖了搖露娜的肩膀,對她說:「露娜,是我,大和煌。我是你妹妹的同僚。待在這邊不太好,我找個房間安置你們吧。」

露娜聽到是我的聲音,又聽到妹妹兩個字,於是停下哭泣,急忙地對我說:「多謝了,大和中將。我真的狠感謝你!」

我說:「你就叫我大和吧。我是阿斯蘭的戰友,同時跟美玲是部屬。你很快就可以見到你的妹妹。」露娜又開始掉眼淚:「我們是你的俘虜,你還幫忙安置我們,謝謝你!」

我微笑道:「這不過是件小事!既然戰爭都結束了,你們就不是我方的敵人了。在你們兩個到達歐普以前,我會讓你們好好休息。不過,這段期間不能隨意走動。有什麼事情,發個訊息給我。」

於是,我帶他們到房間去。由於飛鳥真呈現呆滯且虛脫的狀態,我便叫了兩個士兵扶著他走。

到了一個六坪大的套房,我對露娜說道:「這邊有雙人床、一套的衛浴設備、簡單的桌椅與衣櫃。床邊有台十六比九的多功能電視,內建可供兩個人遊樂的電玩機種,足夠讓你們消遣了。(看看Alpha大的惡搞就明白我在說什麼了。)至於吃飯時間,我們會把食物送過來。我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想看書的話,跟我說一聲。除了無法自由進出房間外,我不會對你們差別對待。」露娜開始流出感激的淚水……

把飛鳥真他們安置完畢之後,又過一陣,廣播傳來指示:準備大氣層突入,各位回到位置上,以防撞擊。我連忙回到房間,先等降落完畢再找艦長吧。



回到久違的地球,本來以為會停在船塢,結果是在海面上。不過也穩了,我便連忙跑到艦長室去,向艦長報告結果。這個地方太大,高七層樓不說,艦身長度又近四百公尺──之前在我的監工下,大改特改。艦身加長了,武器也變多──,我從二樓往上跑,跑到五樓的末端,花了近五分鐘才跑到。讓我想起舊時代的航母……真他媽的大!如果像是甲板的話,還可以開車代步,可是這邊都是狹窄的通道,甭說開車了,連穿著輪刀鞋代步都會撞到人!我很懷疑這個大天使級是某個俄國人設計的:行走空間都沒考慮!在前往艦長室的路途中,我看到不少人都在搬東西,不是搬桌子就是搬菜,不然就是在推車子。看到這邊,不知道今天有何事情。

到了艦長室門口,我打開了門。只見艦長正在批改公文,並且正在寫報告。其中我瞥得一張文件,是整場戰役結束後的傷亡名單。我方沒啥人死,但是船艦與MS方面,由於部分損傷嚴重,有不少得要大修一番。雖然KIA的不多,但是MIA的不少──飛到外太空的人,我想跟KIA也沒啥兩樣。想看看UC時代的白色死神與紅色彗星吧。

艦長大概是過於專注在批改公文與寫報告,連電子門打開的聲音都聽不到!她正在忙,我也不好煩她。我等在一旁,等她完成工作再稟報事情,會比較禮貌些。我這麼一等,便等了一小時多。

一個多小時後,艦長終於起來了,她站起身來,慵懶地伸了個懶腰,之後開始自言自語起來:「真是的……我是學機械工程的,且又是軍人出身,對於寫報告與估算根本是一竅不通!怎麼上級派給我這種命令啊……」這時,她瞧見我,連忙問道:「煌!你怎會在這邊?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連忙對著艦長行了個舉手禮,並對她說:「報告艦長,中將大和煌有事情稟報:杜蘭朵議長已經死於彌賽亞內,是被人從背後開槍打死的。殺他的人是雷。如果妳要問雷在哪裡?以下才是重點──雷與密涅瓦號的艦長塔莉亞,陪著杜蘭朵一起死在裡頭!我也想救她們,可是那時候彌賽亞內部到處在崩塌,我差點逃不出去!我想救她們也沒辦法……」說到這兒時,我已忍不住嘆了氣……

艦長安慰我說:「煌,這不是你的錯,你平安就好了……不要太在意這件事。要是你想著要救人,卻忘了自己的性命,那也枉然‧‧‧」艦長剛說到這邊,已經開始哭泣了。

我覺得她這麼在意我,在意到已經成為關注,我覺得已經有點兒怪了。後想想,別在意,咱們艦長不是喜歡穆大叔嗎?她頂多是把我視為左右手而已。可接下來她的舉動,讓我嚇了一跳:

艦長她竟然什麼都不想,整個兒人撲上去抱住我,並且聲淚俱下地說著:「你是我的左右手,你死了,我不就等同於殘廢了?到時候,我該怎麼辦~~~?煌!現在起,我命令你──以後任何行動都得以自己的安全為第一!知道嗎?這不單是為了你自己,同時是為了我……!拜託了……中將!」

見到這種舉動,我連忙推開艦長,並對她說:「報告艦長,妳是長官,我是下屬,怎麼會有這種舉動?冷靜下來!」艦長看了一下我,便停止哭泣,對我說:「抱歉,失態了。」面對這種怪狀況,我滿臉疑惑地問她;「報告艦長,我想問一下:妳是不是生病了?」說著,我左手摸著艦長的額頭,同時右手摸摸自己的額頭:沒有發燒啊。發生什麼事了?不解。後來想想:算了,反正沒事就好。於是,我對她說:「報告艦長,我會注意的!多謝艦長關心!」

艦長跟我說:「對了,我有事情要找你,你能否幫我處理這些文件與資料?」說完,她離開了位置,讓我看那兩本厚如百科全書一般的卷宗與兩片600MB的磁光碟片。不會吧?拼了老命作戰,從崩塌的要塞中死裡逃生已經夠累了,我還要趕報告?這是什麼世界啊?可她是長官,我又不能不從命令!

不知道艦長是否會讀心,她看了一下我,笑著說道:「煌!不用那麼快給我,這些一天怎麼趕的完?」我沒聽她說什麼,便把MO與卷宗從她的辦公桌拿走,代表接下這個差事。此時,我忽然想到,剛剛看到那些人正在忙,不知在忙些什麼。

我問艦長:「報告艦長,我有疑惑:我們怎會停在海上?不是該停到船塢?還有,我看到一些小兵在艦上做事情,不知在做什麼?能否告訴我是什麼狀況?」

她說:「上級告知我們,雖然戰爭結束,但是我們依舊還要巡視一下海域,因此就降在西太平洋了。他們本來在岸上有準備慶功酒會,但因為我們勤務關係,慶功酒會就移師到這邊。剛剛那些人,正在準備佈置跟運送物資,同時還有烹調餐點。又,你也該去準備一下,因為你是重要來賓!」

聽到這邊,我不想浪費時間。因此對她說:「不好意思,那我就離開了!」說完同時,對她行了一個軍禮,轉身準備要走。此時她在後面對我說:「中將,等一下!」我連忙停下腳步,回問道:「報告艦長,請問還有何貴事呢?」她把嘴湊到我耳朵,輕聲地說道:「你等下有沒有空,等慶功酒會結束後,半夜兩點來找我,我們兩個邊喝酒邊聊天吧。這算是給你這位有著莫大功勞軍人的福利,其他人都沒有的!再者,我知道你這個人一接到工作就是死命地想在短時間內完成,這也算是給你點犒賞!」聽到這邊,我當然願意!因為我從來不知道艦長她的過往,而她也不知道我有過什麼經驗,所以可以趁這個時候把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說給這個知己聽。

離開艦長室,我連忙跑回房間,把卷宗放好,並且換了套禮服,並且把一個長約百公分,圓柱狀的護套帶著。準備到酒會的舉行地點──會議室。

 

到了那裡,看到不少人。大天使號與永恆號的重要幹部還有士官,都在其中!坐定之後,看到座席後方擺了不少餐點,從各式水果、生菜沙拉、麵包與烤牛肉,在高級餐廳中能看到的都找的到!而座席前方,有個表演台,看來是要我們表演。

我到中央找了個距離表演席位置適中的位置,坐了下來,等待自己的伴侶,也就是拉克絲‧克萊因的到來。等了約兩分鐘,忽然從我背後傳來女聲:「煌,你來啦!」我轉過頭去,果然是粉紅佳人到來了。她穿著那套有著陣羽織的艦長服,微笑地看著我。

看到她來了,我離開位置,幫她把椅子拉開,並說道:「來,我幫妳留了個好位置!這邊看的比較清楚,且不會太近。」拉克絲見到我如此地體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後來,卡佳里也到了,她看到我,便叫說:「煌!今天你是這個慶功宴的主角,要好好表現啊!」我便笑著說道:「我知道了,我會讓自己的『妹妹』臉上有光采。」卡佳里聽到了,嗔道:「煌!跟你說過,我是你姊姊!你怎麼忘了!」我便回道:「知道了,姊姊大人,多謝妳的關心!」



大概十分鐘吧,大家都坐定位了,艦長便走上台來,對我們說道:「各位,戰爭終於宣告結束。不過我們還得巡邏四天,因此還要留在海面中。不過,上級說犒賞我們是有必要的,因此就在這邊舉辦這個宴會,請各位好好放鬆吧。」艦長說完這些話後,便從另一側下台。然後,餐會開始了。由於我跟卡佳里的官階是整艘船上最高的,之後我與拉克絲,被安排到貴賓席,與卡佳里坐在一起。

拉克絲本來想到自助餐檯拿菜的,不過被我阻止了。我笑著說道:「紳士該為女士服務,拉克絲妳就坐下,我替妳服務吧。」拉克絲當然向我道謝。

拿完了菜,便是用餐。此時,我看到卡佳里拿著一盤加了紅色醬料的高麗菜捲,對我說道:「煌!要不要吃看看?」看著這道菜,我想到兩年前,她曾經做過這道菜給我與阿斯蘭吃。感覺有點辣,不過滿好入口的。不過……她拿這個玩意兒給我做什麼?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卡佳里笑著說:「煌!吃看看吧!這可是俄羅斯的傳統菜餚,我叫廚房的人做的喔!」說完,還對我擺了個像是頑童一般的微笑。我看了看她,再看了看桌上那盤淋了紅醬,五捲直徑約有中央三根指頭合併寬度,十五公分長的高麗菜肉捲,我在想……該不會這裡頭加了什麼吧。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絕,於是我拿起餐刀,割下一塊放入嘴中……

醬料中有番茄外,還有辣椒。不過出乎意料之外──高麗菜甜美多汁,與牛肉餡鮮嫩的口感相互搭配,味道其實很棒,但是與醬料搭配後,更是錦上添花!更驚人的──雖然有辣椒,也有些辣味,但沒有想像中那種會讓喉頭燒起來的辣!

看到這盤佳餚,我跟卡佳里說:「妹妹!」卡佳里回道:「叫姊姊!」我連忙改口說:「姊姊!這個東西這麼好吃!告訴我去哪邊拿!剛剛我沒找到!」卡佳里笑著說道:「煌!你覺得這個東西好吃啊,那麼如果還要的話,我會幫你拿!」我連忙說道:「啊!不用了!我自己會去。不過,能否告訴我,這高麗菜捲滿不錯吃的,這是怎麼做的啊?」

卡佳里忽然傻住了。她說:「煌,你不覺得……這很辣嗎?」我笑說:「姊姊你說什麼啊,不會很辣啊,頂多就像是吃日式咖哩那樣,沒多辣。」她聽到這邊,更是傻眼了!她自己切了一塊,放入口中咀嚼後吞下。吞下後三秒,她臉色一下從白轉青,接著轉紅,然後她大叫:「天啊~~~好辣啊~~~!有誰能給我水或是牛奶啊~~~!」

看到這情況,雖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知道事情不妙了!再這樣下去,卡佳里不昏倒才怪!於是我跑到飲料區連忙倒了杯冰牛乳給卡佳里,她二話不說,直接從我手上搶過來,拼命地往肚內灌。等她把牛乳喝完後,臉色終於變回來了。她喘氣說道:「煌……姊姊對不起你……不該開這個玩笑。」

聽到這沒頭沒腦的這番話,我納悶地反問他:「卡佳里,妳說什麼啊……我聽不懂。這不會很辣啊。」她順了順氣,對我說道:「煌!我老實說吧!其實這高麗菜捲,醬料內根本就沒有辣椒!本來我想整你,想說你對於辣的東西很無法忍受,因此我在醬料內混了三罐特辣的Tabasco辣醬,還有三顆墨西哥青辣椒與朝天椒。雖然我本來就愛吃辣,不過這種程度我根本無法下嚥。這盤菜,我本來沒有要動手,只是想看你會不會辣到昏,然後再取笑你,結果……」

聽到這兒,我才笑說:「卡佳里!妳喔……!還好我對辣也有某種程度的喜好,不然這道菜沒人敢吃了!」卡佳里這回真的傻住了!她對我說道:「那你兩年前怎麼會害怕吃辣……?」我微笑道:「那時候我早知道妳會整我,因此故意裝作害怕吃辣的樣子,才避免被你整啊!」卡佳里聽到這邊,對我嗔道:「煌你這討厭鬼!故意騙我!」說完,她也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