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有點惡搞的GSD物件:鑄刀札記

自CE74年起,我長期處在安逸狀態下。雖然身體變回早期擁有的壯碩體型,但是長期沒做運動的結果,身體也是會退化的。每天做的運動除了吃早飯前拖著輪胎跑十公里、徒手搏擊武術與兵刃武術各練一小時,外加閒暇之餘與晚上睡前,和那三個女孩之間的「墊上運動」以外,基本上沒什麼運動到。長期下來,雖然身高有拉高三四公分,體重減少一兩公斤,但總覺得精力無處發洩。

還真懷念在孤兒院的時候,那時我每天除了運動,還得為孩子跑東跑西的。不是養家禽就是帶小孩,不是煮飯就是修理東西,偶爾看個太陽,做個吐納。一天下來,全身都運動到了‧‧‧反觀現在,坐在椅子上的時間,有時候竟然可以達到八小時以上!

沒辦法,現在我是公務員,且還是名叫參謀總長的公務員,職責是動腦,又不是靠體力。我現已不是一般的軍人,沒有親自上戰場的必要。之前聽到自己的好兄弟阿斯蘭說:他比我還忙,根本連戶外運動都沒得做。睡前除了舉啞鈴、拉單槓外,其他時候根本就是與電腦、文件與卷宗為伍。他最近量體重的結果──比戰前重了兩公斤!

我們兩個心中感到無奈──成為公務員之後,難道我們接著就會慢慢變成色情片中,某類型色情狂的刻版印象:胖、樣子猥瑣且樣子有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想到這邊,心裡都害怕!

不過‧‧‧終於有讓我發洩精力的機會!

CE76年9月某一天,我正在開會。開著開著,忽然有個年輕女人闖進會議室,並且開始詢問:「抱歉,請打攪一下:誰是大和煌?卡佳里首長有事情急著要找他!」我馬上說:「我就是。請問首長找我有何貴事?」那位小姐說道:「我也不知道,總之首長說一定要你過去!」

既然我妹妹有急事,那我一定要趕去。不過‧‧‧我印象中,妹妹找我說有事情的時候,有幾回不是廁所水管不通,要我幫忙通,就是電腦有問題,要我幫她處理;不是洗衣機壞了要我幫她修,就是卷宗改不完,叫我陪著她改。雖然說妹妹有求於我,我這個當哥哥的幫忙她是天經地義,但我每次匆忙跑來,結果都是要我做雞毛蒜皮的事情,日子久了,還是會感到一肚子無奈‧‧‧

到了首長府辦公室,妹妹才剛看到我,就連忙跑上來對我說:「哥!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我苦笑地說道:「怎麼了?什麼事情大事不好了?別跟我說馬桶不通還是電腦當機!」她說道:「哥~~~!別開玩笑了!這次事情嚴重了!」聽到她的語氣如此地慌忙,又如此地認真,或許真的有大事情,但願不要是我幫她趕公文‧‧‧

卡佳里馬上叫人把一件物事拿來給我。我看了一下──是把長型太刀。全長大概一百卅公分,黑褐色刀鞘上頭有著金屬光澤,握把上面的粒漆與花紋,皆屬上等;刀鍔上面鋪有金箔,蒔繪精美。外表來看,這是把一等一的刀。

不過,妹妹給我看這把刀,到底問題出在哪邊,我不太懂。直到我拔出刀子時,才發現問題所在──當我拔出刀時,我只拔出了半截。從刀的斷面來看,好像是被人敲斷的。

我問她:「卡佳里,這把是什麼刀?怎麼斷了?」卡佳里說:「這是歐普的鎮國之寶──村雨!我之前看到那個姓裘爾的廢物商,開著一台有著武士刀的紅色異端試作機,就想拿看看這把刀。又聽說武士刀的銳利程度可以斬鐵,於是我就拿那把刀對著你的那台強襲自由動手,還將PS裝甲開到最大‧‧‧結果‧‧‧嗚~~~!」

這下慘了‧‧‧這把刀可是本國的象徵,連量產機都以它為名,可見得這把刀對這裡的重要性;再者,這把刀可是由之前祖父輩的領導者,從日本帶過來。現在這把刀斷了‧‧‧那可嚴重了!

看到妹妹在哭,我也罵不下去了,於是我跟她說:「好了‧‧‧別哭了,以後別這樣子。我會想辦法修理。」我便帶著那把斷刀,請鐵工廠的人看。

不過,我到各地的鐵工廠,甚至到曙光社專屬工業區請人看了一會兒,他們的技師都對我說──不會修理。我問他們:「為何不會修理?你們的技術不是屬一屬二的嗎?」他們的答案很一致──因為這把刀為手工打造,並非由一般量產的刀具,是直接將鋼板切割成一個形狀後,再經過熱處理、修理及打磨等手續才完成的。

說起手工打造的刀械,在日本時,我有在一些傳統商店街看過,甚至也曾在鄉間看到製刀的過程──鐵匠利用煉鐵鋏拿起一塊生鐵,利用高溫燒紅,然後經過數次的鎚打、疊鋼而成。如果是好一點的刀,則是在刀的中央再夾一片較有彈性的鋼材當芯,之後利用「四方詰」之技術,把那塊位在中心的鋼材利用四邊的鐵包起再打造。(註一)

製好之後,經過磨刃後,這把刀就算完成。早期有種技術叫總火造,無論刀身、刀柄,都是源於同塊金屬材質,沒有使用其他複合材料加工,也就是一體成型。據說,這種方式打出來的廚刀或是剪刀,就算沒有經過磨刃的步驟,照樣鋒利!

最高級刀具大都是這麼製造,畢竟,這是為了顧客量身訂作的東西,不用手工是不行的。古今各國之限量版冷兵器也是如此製造,但因為要有高度技巧與時間,加上人工成本高昂,因此在這個時代,一把實際用手「打」出來的名作,其價格之高,只能用天價來形容!畢竟,這已經是藝術品。

十二歲到十五歲期間,我回到日本休息。有一段時間,就曾在各商店街的打鐵鋪串門子,並與那些鐵匠成為好朋友,其中不乏一些人,其祖先乃打造兵器之名家。我與這些人相處久了之後,不但學會怎麼打鐵,並且也從他們手上習得他們從古至今一脈相傳的鍛造絕活。而今,就是我可以一展所長之機會,同時我也可以好好活動活動自己的筋骨了!

由於一般小型的鐵工廠,主要是進行金屬加工,器材不足,且我也不好意思到民間的煉鋼廠,借別人的器材使用,所以我決定到曙光設專屬工業區內的煉鋼廠,親自用自己的力量,打造一把刀!

但在這之前,還有幾件事情要做──首先,我要先準備幾件換洗衣物、盥洗用具;接著還得先回家跟自己的伴侶們說一聲,不然失蹤三星期也很怪。本來還想要到國防部跟國防部長請三個星期的有給休假,但不知道為什麼,才剛踏入國防部,就有人告訴我:卡加里首長叫我到曙光社工業區視察,叫我好好地幹活!整個國防部上下,沒人知道真相與原委,只有我知道──妹妹叫我到工業區視察,只是一個幌子,實際上她的目的就是叫我在三星期內,好好地修那把刀!看來,身為首長的哥哥,也是有點好處哩!

不過,因為已經很久沒打了,還是得先惡補一下。當天晚上,趁家中所有女人在睡覺時,我溜到書房,把所有跟鑄刀有關的文獻全部讀一遍,並想辦法完完全全地「刻」到腦中。從晚上十點開始讀,當我把最後一頁翻完時,已經是凌晨四點十分。我能睡覺的時間只有兩個多小時。

隔天,我帶著斷刀、行囊,走入了煉鋼廠,並換好了工作用的服裝,我馬上跟那邊的廠長說:「我有事情要做,請你們讓給我一個爐子。這邊有沒有材料?我要錳、鎢、鉑、鈦、銥等這些配過比例的材料外,還要一些精鍊的鋼材。另外,請找一個人來幫忙。」沒想到大家十分地熱烈,竟然要求我找他們幫忙!無可奈何之下,我找了十二個人,叫他們晚上時工作。如果我有事情,就幫忙我處理刀子。廠長本來想要叫我不要親自動手做這件事情,可他看到我手上拿著鎮國之寶,再加上自己也沒那個能力,於是便同意我自己動手修理這把刀。



日本人打造一把武士刀的過程如下:先把鋼材放在一根有著平台形狀的鐵棍上,一同燒結成塊,然後將另一塊較軟的鐵放在上面,經過數次疊合後,逐漸打成一把刀型。刀柄的部分要修成梯形,並且要切出數個圓孔,目的是要插入卡榫,並安上握把。經過這些步驟後,在刀刃上塗點溼泥,讓溫度不至於太快降溫,導致刀刃脆化。

而我除了知道這種方法外,我又在中國古代的文獻中讀到的類似技巧,就來個中日合璧,傳統與科技一同合作吧。工廠那邊把弄好的鋼材給我之後,我叫他們重新打碎,並磨成粉末狀,再重新壓製成鋼板。這個目的就是要將這些鋼材結構均質化。

他們在處理鋼材的時候,我先準備道具──煉鐵鋏與鐵鎚!廠長連忙叫工廠員工把各種鎚子拿給我,叫我試敲看看。我看到了各種長短不同的鎚子呈現在我面前,無論是一隻手能拿的手鎚,還是用來敲磚頭用的八角鎚,我看過與沒看過的,都在其中。我看了一會兒後,叫他們把撤走短柄鎚,只留下長柄的。有個員工問我:「報告上將,為何你要拿長柄鎚?長柄鎚滿重的,不好用喔。」我回說:「沒辦法,由於儘量要將刀打的堅固一點,所以我才選擇用長柄鎚。對了,能不能帶我到外面試鎚?」那個員工點頭,便帶我到煉鋼廠外的空地上。幾個正在休息的員工,看到我離開廠房,便跟著我的腳步,想看個究竟。

空地上,寸草不生,只有幾塊石頭、未精鍊的礦石與各式的鋼骨。我隨手抓了塊青石放在地上,並挑了一個看起來最大支的鎚子。雙手將鎚高高舉起,並用力向地上的石頭敲下去!「喀啦」「啪啦」聲響同時出現,周圍那幾個旁觀的,張大著嘴,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嘴巴的大小,簡直可以塞個拳頭進去!

喀啦聲響是青石破碎的聲音,而啪啦聲則是‧‧‧看了一下鎚子,黑檀木柄斷了!我手上只剩半截木棒!難怪他們會嚇到。

我對他們道歉道:「抱歉!我不小心把鎚子弄壞了!請原諒!」那些人不但沒生氣,反而說:「上將!沒想到你不只是會開MS與寫程式而已,竟然還有這種可以將鎚子打斷的力氣!令人佩服!」我回道:「哪裡哪裡。不過,重量有點輕,木柄實在太脆,怎麼辦?」這些人想了一下,覺得我說的沒錯。的確,打鐵如果每次都把木柄打壞,那要多少鎚子?他們看著這個光景,開始思考起來。忽然有個人異想天開地說:「乾脆一點──我們做一個一體成型的鎚子給上將使用如何?」咦?這點我怎麼沒想到!

旁邊的老鳥員工往那個搭腔的敲了一記:「笨蛋喔,如果這樣子做的話,那不是更重嗎?」那個被敲的員工說:「可是‧‧‧剛剛上將拿的鎚子,是裡頭最重最大支的,足足有卅五公斤重!」眾人聽到這邊,全部傻住了!而我自己則握著那半根黑檀木柄,愣在一邊──我沒聽錯吧?這支鎚子有卅五公斤?我真的那麼有力嗎?我還以為那支鎚子只有三點五公斤而已!剛剛拿這支鎚子時,只覺得滿輕的,揮起來絲毫不費力氣,沒想到竟然有一個國小四年級男學生的重量!

我跟他們說:「那幫我鑄一個六十五公斤重的鎚子,握把部分用碳纖維包起來,這樣子比較好。」那些人聽到了,便連忙跑回煉鋼廠,幫忙準備手工道具;而我,也跟著進去廠房內,找台衝壓機用。這不是我要用的,而是我在吃飯或是有別的事情要離開時,請他們幫忙代勞時的器具。

找好了機械沖壓機後,那些人也準備好鎚子了。我看到六個人搬著一把黑黝黝的鎚子,長度約一米三。鎚頭呈現梯形,一面是平的,另一面是被切成等邀的四角錐體,並且削去頂點那一塊。長與寬度約三個拳頭並排那麼大小,形狀有如一個長方體加上一個四角錐。

器具找好了之後,我可以動工了。

三個禮拜的時光,我每天打著赤膊,在火堆中敲著已經與原本舊刀合而為一的鐵塊。為何要打著赤膊?因為旁邊的煤炭爐高達一千多度,熱的要死!又,各位應該還有一個問題困擾著:不是要修刀嗎?為何要準備那麼多的金屬,且還把刀與那些金屬塊熔在一起?因為隔天,我妹打電話告訴我:原本的刀看起來不好看,且總覺得不太實用,於是叫我重新打一把!

老實說,看到那把村雨斷成好幾截時,我就有重新打造的打算。因為我在這之前,已經用顯微鏡與結構分析器重新觀察,發現──這把刀不但斷成兩截,連內部結構都壞了!這種情況要直接修理是不可能的!再者,我有一種想與古代著名製刀匠村正和正宗等人相比較的豪情壯志。既然如此,那我更要打出一把比這兩把刀還要棒的作品出來,讓大家知道現代人並不輸古代人!想到這邊,我手上的鎚子握的更緊,敲的也就更用力!

就算製造刀械是一個人的工作,與工廠內部無關,不過,這段期間,我的吃喝拉撒睡問題也要處理。而我決定:自己的作息,完全依照正常人的習慣,吃飯照吃,睡覺照睡。雖然以我這個曾經受過非人磨練,搭配上最完美的最終調整者體質,我可以忍受三四天不食的情況與惡劣環境,也可以不睡達三天以上,仍精力充沛,但我不敢這麼做。

原因很簡單。要是他們看到我做事那麼努力,大概所有煉鋼廠員工都不敢停下自己手邊的工作。一般人的想法是:上級不休息,沒人敢停下手邊的工作。況且,在他們心目中,我是堂堂歐普首長之兄,連我這種「皇親國戚」都不休息了,他們怎麼敢停?

我有個毛病:當我專注於某樣事物時,我可以忘記一切,直到自己覺得累了為止。如此一來,假設我要三天後才覺得累,那麼他們不也就要跟我一起撐三天?歐普這個國家雖然也有不少調整者,但他們的體能跟我相比,那不夠看!如果我真的這麼拼命地做事,到時候,廠房內的員工因跟隨我的作息,而導致過勞死的情況將會產生,到時候,真的就只能用「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來形容!因此,我的作息,完全比照正常人。睡覺時與休息時,只剩下那十二名員工在我睡覺時,幫我維持火候與使用機械代替我鎚打和修整等製程。

每天不停地敲,每打五千次就疊合一回,並且回火。大概是精力過於旺盛,有人算過,我用雙手鎚打鐵的速度是一分鐘一百卅下,平均一秒鎚兩次左右!打的過程中雖有許多火星噴出,而這些火星有時候會灼傷我的身體,燒穿我的褲子,即時這樣,還是要打。休息時間得要換個衣服,並且喝水與吃飯。一般人每天三餐,但我比他們用很多力量,得吃五餐。不知為何,除了早午晚三餐外,他們竟然連下午茶與宵夜也準備好!內容不外乎就是潛水艇三明治、蓋飯、拉麵、煎餅等這些我愛吃的食物。有時候還會加個冰的鮮乳與豆漿,還有兩個煮熟的洋芋或地瓜。事後才知道,那是我妹請人送過來的。

我自己的時間規劃如下:平常星期一至五,早上六點起床,刷牙洗臉,再做個運動後,接下那些幫我忙的員工之工作。打兩三個鐘頭後,就是吃早餐。花三分多鐘時間吃完後,又繼續打。十二點吃飯時,大家一起吃飯。十分鐘後,我再繼續。至於刀,找個人幫忙放到自動鎚子去幫忙鎚!一直鎚到晚上七點,再讓自己休息一個小時,最後一直打到晚上十二點,才完成當天進度。

真正休息的時候是星期天。早上七點起床,我先觀察火的情況,稍稍監督一下那些幫我打刀的人後,開始寫報告。因為我是以巡視煉鋼廠的名義進入的,為了不要讓人有公器私用的嫌疑,當然得要有報告交差!接著就是做運動、吃飯與批改之前沒改的卷宗。沒事,就開始製造刀鞘。由於之前的刀鞘也是用鋼製成的,所以我將原本製刀的材料稍微加熱,並且打成兩塊鋼板。然後計算刀的寬度,再加以修整。最後,把它們打凹後,再加以冷卻。冷卻完畢,將鍍金的刀擋裝起來,並且將末端熔接後,再將其中一端烤紅,我再用機械鎚子鎚出一個刀鋒。這麼一來,刀鞘不但能夠防禦與收納,也能攻擊。

每打好一把,我都不直接淬火,因為鋼鐵經過這種急速冷卻的做法,雖然會硬,但會脆掉。因此當刀身的溫度已經達到三百度時,我叫人夾到外面,使其自然冷卻,最後利用冷鍛技術,打出一個真正的刀型。而最後一回回火時,我不用水,而用油淬火,並在淬火前,讓刀身塗滿泥土。這個在常溫下打型的方法,謂之冷鍛法,這是中國早期的技術,而這又是中國人從藏族學來的;最後為了要成為一把硬且具彈性的刀,因此採用油淬火。至於在刀上塗泥土,是要讓刀背部分緩些降溫,以防脆化,使其具有彈性。

由於以前曾有肉搏的經驗,因此自己打的刀也是以實戰為目的。但也因為如此,我打出來的刀非常奇怪──雖然像日本武士刀,但又不太一樣。連同製造完成的握把,全長一百四十五公分,這跟日本長型太刀差不多,但寬度竟然寬達八點九公分,比日本武士刀還寬!至於刀型,就跟日本武士刀差不多。構想來自於小時候練中國兵刃武術,其中有刀這一項。中國刀、西洋刀與日本刀三者不同點在──中國一般的刀厚身,可擋可砍,且由於刀身厚重,不易被人砍斷,只是不能刺;西洋的刀,基本上還是源自於東方的刀,才會有所謂的馬刀出現。這種刀長,前端較細,末端較粗,但是跟日本刀比,還是很細,且易斷。而日本刀雖然能砍能刺,但是不像中國的刀或西洋重劍,側面可以抵擋撞擊。且雖然有彈性,跟中國劍相比,根本不足!所以,我決定:融合中國的厚身與日本的作戰多樣性,再加上中國劍重視的彈力,打出一把既像武士刀,又像紅纓刀的武器。

花了兩個星期又五天,我終於打了三把樣子都一樣的刀出來。平均一星期打了一把出來。也許有人問我:為何一樣的刀要打三把?道理簡單:一把是真的要收藏的,另外兩把是擺起來給人看的。最後,我挑了一把自認打的最好,所有技術人員也覺得很好的刀選為「真打」。事實上,這邊的技術人員們,一概認為三把都打得很好,因此便叫我自己挑。

自己又再花了一天時間,將刀開封完畢。隔天,我穿上自己身為上將的軍常服,帶著刀子與一些員工走出煉鋼廠,在廠房門前空地,準備試刀。這時,我聽到後頭人聲鼎沸,聽來十分熱鬧。為了知道原因,我決定轉身。才剛一轉身,竟然看到數輛黑色高級轎車進入工業區,並停在煉鋼廠門口!沒多久,一個有著金髮,身穿一襲全白軍常服的女子從其中一輛車下來了。原來是我的妹妹卡佳里!

我馬上叫所有人排成一列,並對著她行了個標準舉手禮,直到她回禮才放下。卡佳里對員工們說:「各位,沒事了,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吧。」沒兩分鐘,整塊空地除了我、卡佳里,還有一大堆跟卡佳里同性的隨扈以外,四下無人。

她這時才對我說:「哥,刀打好啦?」我淡淡地微笑,把左手舉起,讓她看看這把刀。刀子暫時無名,全長一百五十公分,握柄長廿五公分,寬八點九公分,最厚處零點五公分。刀鞘長一百廿五公分,寬十點四公分,最厚處四點三公分,握把有著金色菱形花紋。

卡佳里說:「哥,能不能拿給我看啊?」我一面把刀遞給她,並且說道:「好啊!不過‧‧‧妳拿的動嗎?」她一面用雙手捧著那把刀,一面嗔道:「討厭!哥哥老是把我當成弱女子‧‧‧啊~~~好重!」她的雙手被刀壓的舉不起來!卡佳里叫著:「哥!這把刀到底多重啊‧‧‧怎麼那麼難舉!」我用右手將刀從她的手中拿走,並苦笑道:「這把全重十二點七公斤,刀鞘就佔了五點五公斤。難以舉起是正常的!對了,我要試斬,不知道能否留下來看?卡佳里。」她高興地說:「好啊!我想要看看哥哥的本事!不過,能否叫幾個人來?」我說可以,接著她就跑回座車上,開始打電話‧‧‧

 

我進到工廠內,隨便叫了幾個人出來,在空地上,插數根鋼筋與鋼骨,並準備看台。約兩刻多鐘後,看的人過來了。所有我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以蟹螯形把我圍住。卡佳里當然是在首席。不過,坐在她旁邊的,竟然還包括雁田和家中那三個女孩!我對大家鞠了個躬,表示禮貌。這時候,觀眾們開始大喊:「上將加油喔!」而位在我正前方的的卡佳里、雁田、拉克絲、瑪琉還有露娜瑪莉亞,也對我大喊:「煌,我們支持你喔!」此時,我不禁苦笑。

面前正好有根以鎢鋼打造的H型鋼骨。我前腿弓,後腿繃,凝聚精神,看著眼前的目標,左手虛握著刀柄,準備進行居合。居合,就是利用刀在鞘內滑動的速度,進行快速斬擊,缺點就是中門容易大開。通常以這種方式進行決鬥,就是一招決勝負,勝者生,敗者亡。

隨著我的雙目瞬地一睜,左手猛地一抽,快速往外一記揮斬!只有鋼板被切開的聲響,沒有什麼火星噴出來,眼前高四公尺,寬四十公分的鋼骨就這麼被切成兩半,並從斷面滑下,尖銳處插入地面!從來沒想到,自己打出來的刀竟然能輕易地斬斷鋼骨!看來我的技術也不賴嘛!看到這幅景象,大家歡聲雷動!

斬斷了鋼骨,照理說應該很夠了吧?可我覺得這還不夠。我想砍點別的。正好看到我正前方的人牆後面,有塊原礦,直徑大概有一百卅公分。於是我對工廠內的人說:「能否把廠房旁的那塊礦石搬來?我想試斬!」廠長聽到我這麼一說,連忙說道:「怎麼可以?那塊礦石是我們之前搬來的‧‧‧」我說道:「是不是很珍貴的礦石,害怕被我斬壞了?」負責人說:「報告上將,別誤會,不是那原因。經過分析,這塊礦石裡頭有著大量的鎢、錳外,還有著石英、剛玉和黑雲母等原礦在其中!這些都很難切,我們曾使用過大型切割機具,都很難切除。我害怕這把刀會斷‧‧‧」我笑道:「怕啥?刀斷了,是我的事情,跟你沒關啦!把它吊過來!」廠長聽到我這麼說,也就放心了。再者,他也想看看我是否能把這塊原礦削下,於是便叫了吊車把石頭吊到場地。

幾分鐘後,石頭運來了。一塊顏色黑黝黝,外貌呈現近球狀的礦石呈現在我面前!看著這塊有著各類金屬與石礦的原石,腦中就在想:之前聽羅說過,他的菊一文字到後來可以斬斷隕石,斷面精細程度可達到十奈米平方!可那是一百五十公尺菊一文字,使用札夫特特殊合金所製。而我的這把刀,是否能夠斬斷這塊巨石?說實在,沒有自信。但,還是要試看看。

為了方便使刀,我將刀收入鞘內,開始脫下上半身的軍常服,現出一身到目前為止只有跟我有關的女性才看過的軀體。所有人看到後,除了家中那些女孩兒們外,其他人都嚇了一跳,當然也包括卡佳里!我聽到卡佳里旁邊有一位隨扈對她說:「首長,妳的哥哥大和上將以前不是理工科高材生嗎?怎麼他的體格如此強壯,全身上下沒有什麼贅肉,甚至有著明顯的肌肉條紋!不只如此,全身上下甚至還有著大量的傷痕!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回道:「這說來話長,有機會再說。現在就好好專心看表演吧。」

衣服交由一個小兵收好,那位小兵也撤離刀域後,我再度拔刀。左腳前,右腳後,刀舉過頭,雙手臂部與刀呈現垂直,雙眼微閉,屏氣凝神。時機已到,我雙眼一睜,並且大吼的同時,雙手從左上揮至右下,又再快速地從右上斬至左下!當我的刀斬到底時,我聽到岩石從旁邊墜至地面的悶聲。有人大叫:「天啊~~~!這是袈裟斬!不過速度也太快了吧,竟然可以快速把岩石斬成四塊!」哦?這叫袈裟斬?我怎麼不知道?在這同時,我開始想到幼年時在Plant的時光‧‧‧



當時,雁田還是我養母,一直到我實際年齡九歲離開家止,我每天都被嚴苛地訓練,從文的教育開始,一直到武的鍛鍊為止,沒有一個例外。尤其是在我被人打到仆,後被阿斯蘭運回後,她就覺得我該學習防身,因此她就決定教我家傳傳統武術與日本武術。其中,就有教劍道。光是揮擊,從第一天的兩百下起,後經每天增加廿下的情況下,一直練到最後,成為每天五千下。各種斬法就是在這個時候學的,其中袈裟斬為最基本。

一般初學者練劍道,是先用竹劍練,我家不然。我一開始練習是使用黑檀木刀,並且套上護具對打。當時雁田與我對練,根本像是實戰!一開始除了學基本功與動作外,之後最先學的就是躲!原因無他:雖然黑檀木很硬,如果沒躲,直接硬食下那記,或許不會怎樣;要是今天對方用真刀或鈍器攻擊,而你又沒穿護具,你被攻擊,下場就是死!因此她特別看重躲避攻擊!

後來,對打一段時日後,脫掉護具對打,這就真要躲了。黑檀木很硬,如果打到骨頭,可是會粉碎骨折!因此,怎麼捱鈍器攻擊,也是必修課。打了一陣子後,又要穿護具,不過黑檀木刀改成樣子像木刀的實心不鏽鋼棍棒!這下子,不但要練習如何化解攻擊,還得小心別被打到。雖然對打時有穿護具,但根本是穿心酸的。道理就跟時速三百公里的車輛瞬間減速到時速一百廿公里,雖然速度明顯變慢了,但殺傷力不但還在,且尚能至人死地!再加上這玩意兒重約四公斤,硬度加速度再加上衝擊力,就等於破壞力!幸好我每次都被打到軟的地方,加上自我復原能力還算不錯,不然我早就死了。

也幸虧雁田在那段時間對我的嚴苛訓練,我才能在之後的各類危險任務中死裡逃生,然後一直活到現在。當時總覺得雁田根本不愛我,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她這麼鍛鍊,就是要讓我成為人中之龍,將來我才有能力保護她不受任何侵犯。想想,她或許讀過源氏物語,才會對我實行「光源氏計畫」啊‧‧‧!



回憶完過去,再看看刀子──除了刀刃上的紋路外,沒有任何缺角與裂紋,這把刀看來真的能夠有斬岩之能。看到刀子竟然沒斷,我也開始斬上癮了,我也要執行最後一項的測試──砍韌度高,且柔軟之物。

刀能砍堅硬之物,不算好刀,因為大多數的刀都能斬斷硬物。真正好的刀,不只能斬鐵或劈山,甚至要能削斷柔韌的青竹或青草,這才是真正的好刀。刀,不只是藝術品與工具,它更是一種殺人的兵器!古代處決犯人時,最常用到的手段就是斬首!人的肌肉柔韌,骨骼堅硬且耐衝擊,刀很有可能因為撞到骨頭,受到反作用力影響而毀壞!因此日本江戶時代的劊子手,大都有拿犯人試刀的情形。通常是把犯人疊成一疊,然後像劈柴一般,用力斬下!看看有幾個死刑犯變兩截。

然在這文明時代,怎能拿死刑犯開刀?況且處決犯人之事,由法警來主持,我不必越俎代庖。不能用人試驗,可是我又想知道斬人時刀的能耐,該怎麼辦呢?還有個辦法,就是準備乾稻草,捆成一個壯漢的粗細,中間再插根竹桿,然後疊成一疊。竹竿兩側用東西固定好後,在稻草上淋水,以增加韌度。這種試驗,一方面試驗刀的能耐,另一方面則是試驗持刀人的武技,因為稻草束不好斬,加上竹桿有著無比韌性,很有可能因為反作用力之故,將刀刃弄斷。斬斷一束算好刀,能斬斷兩束就算是名刀等級;至於三捆到四捆,刀算是好刀,而持刀者也是一等一之人!據日本江戶時代著名劊子手山田淺右衛門所言,斬這玩意兒的觸感如同斬人。

已經有人斬斷四捆了,我看看多個兩捆會怎樣?於是,我叫人準備好稻草束,中間不插竹桿,改插實心,與脊椎同粗的碳纖維!接著,竹桿兩側固定好後,六捆都澆上水,如此一來,阻力更大了!刀的好壞是其次,這真正目的是在考驗用刀者能力!爲了怕斬到地面,地面會被砍壞,影響車輛運輸,在底層稻草捆下方,墊了一塊厚約八公分的青石板。

再次將刀高舉過頭,身吸一口氣,對準眼前的稻草束,屏氣凝神,所有的焦點全部都在那疊稻草捆‧‧‧心中無任何雜念,刀與我真正呈現合一狀態‧‧‧大吼一聲,力量從地起,地帶動身體,身體帶動手臂,確認刀刃完全與稻草束垂直,便用力往目標斬下!只聞清脆的「喀啦」聲響傳來!由於這聲響很大聲,連異常專注的我也被嚇到了!聽到這聲音,我的第一反應是──難道我的刀斷了嗎?把刀拿起來,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刀沒有斷啊,任何缺角都沒有,那聲音是怎麼傳來的?

轉過頭,把刀收起時,我聽到有個人大叫:「大家過來看一下!青石板斷裂了!」我嚇了一跳!怎麼可能?剛剛只斬斷六束稻草,可是怎麼卻連青石板也斷了?我連忙跑去看個究竟──天啊~~~,由於衝力太大,竟然連青石板也跟著斷裂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力量真有那麼大嗎?我剛剛連爆種都沒使用,竟把青石板也震斷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已確定刀已然完成,且可說是大成!

最後,我收了刀,並向大家鞠了個躬,象徵表演完畢。表演完畢,人群也就跟著散了。只剩下我跟卡佳里,還有旁邊那幾個隨扈。我把那把真打連同兩把註明是影打的武士刀交與相關人士。而卡佳里想要進一步看清真打的全貌,便要求我再拔出來一遍,我答應了。

我從她手中交過,並且從左邊抽出,接著正握。她在端詳之時,正好已近黃昏,身旁有著許多蜻蜓飛舞。有隻蜻蜓或許倦了,想要稍稍歇腳,便停在我的刀尖。怎料蜻蜓尾部才剛碰至刀刃,竟然被一路切成兩段!我跟卡佳里看到了這幅景象,實感不可思議!

看到這邊,我的感想是:別人要我鑄一把正宗,我卻鑄出一把村正(註二)來,有沒有問題啊?這也太恐怖了點‧‧‧



後續:CE76年秋,大和煌重鑄傳國刀,本想由首長卡佳里‧由拉‧阿斯哈取名,然首長以自身才疏,學問不及長兄,又以鑄刀者有權利幫刀取名之由婉拒。煌本想取名為「真‧村雨」,然由於整把刀型與原本之村雨完全不同,因此煌決定將刀取名為「狂‧村正」。

有人曾經懷疑以古代凶刀之名為號,對國家不祥。可歐普經歷數十年時光,國力不但絲毫未減,反有增強之趨勢!這件事情挺讓人玩味。CE1XX年記。

FIN

感想:這篇似乎有點寫過火,本來只是在狂老君大哥的網誌上隨意亂寫,後來變成一篇說理多過敘述之小說。看來,我下篇要改寫GM自敘了‧‧‧(苦笑)

註一:以工法打造的刀,芯鐵會由四片較硬的鐵包著,製成:刀尖、刀刃、刀背,兩側的面與刀柄處。日本刀之所以能夠達到同西洋雙手重劍一般的斬擊效果,就是因為中央的芯鐵有著彈性緩衝刀身撞擊,加上外面的鐵能夠讓芯鐵不至於彎曲,可謂相輔相成。

註二:正宗是日本名刀之一。據說石田三成、德川家康曾用許多鑄有正宗名號之刀,獎賞麾下功臣。當然,這些是假貨的機率很大。至於村正,著名妖刀之一,以染過不少與德川家康相關人等之鮮血為出名。連德川家康都曾被此刀傷過。

以上的內容有許多部分參考長鴻代理之漫畫──名刀匠鬼王丸。

又,如果讓煌當上參謀總長,那麼真的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