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3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算重出江湖,再次發文──我要看到畢業典禮~~~

2010年時,我一方面找教授,還有拼命思量我自己能力內可寫的題材,最後拖了老半天,在靜宜沒找到指導老師──因為員額滿不說,另外有很多課我沒修,在這個學校無疑是半路出家。最後應現任(寫這篇時還是)系主任要求,我回去東海找思想史老師,他後來也成為系主任。
之後忽然想到自己喜好軍事,而兵法本身就是一種思維與哲學,我可以朝著這方向前進,寫《孫子》,並且為小題大作,特別只取其中三篇,分別為〈形〉〈勢〉與〈虛實〉三篇。會選這題目一方面是自身喜好軍事,另方面是因為指導教授之前指導的教官學員,他用的是唯物辯證概念,並且以〈形〉與〈九變〉為案例──其實一開始是有一種與其嘔氣的想法:為什麼不用其他的思想觀念而是用唯物辯證?因為只有對岸才常講這個概念,台灣基本上是不太去提這種內容的;何況《孫子》一書一以貫之,不能隨意取用:〈九變〉字數太少,二百餘字,乃此書中篇幅最少者;另篇叫〈九地〉,十一章,千餘字,篇幅最多者,這兩篇才是最需要研究的內容,尤其兩篇都提到「死地則戰」,為何要提兩回?值得深思。但當時看到緒論寫得很好,我一時開始有點退縮。
但之後當我在網路上尋得一部名叫《孫子兵法研究史》的書,主編者是余汝波,與緒論同樣的內容竟然在此處出現,只是緒論有些字少了,原版多了。看到這邊,我可以確認他當時完全是沒有任何概念,先找緒論再去發展;而且雖然參考書目有寫此書,但緒論內容完全是該書篇章內容,那表示抄襲相當嚴重。因為這個原因,開始發起雄心壯志寫下去。
但我又想到光是這樣寫太過單薄,索性加入同孫武二元虛實應用思想的兩位外國軍事家去比較:一位是英國人,相當有名的李德哈特;另個是法國人,曾擔任過北約的官員,薄富爾。目前李德哈特進度結束,也開了結論。但是薄富爾方面扯到冷戰與核子武器,有點難與《孫子》自圓其說,開始有點麻煩。至於目前狀況是昨天幫第二章補了點資料與內容(俗稱廢話),希望能夠充點字數,不然這樣的量太少了。
這段時間,家人一再催促,自己也開始想著提起動力,甚至連自己距離崩潰只差一點──事實上一兩年前就已經開始到精神科掛躁鬱病號:當時自己整理了思緒,回憶過去的情況:我似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提起我的興趣,且不太會微笑,笑聲有時太過誇張,就如同忠臣在法場臨斬前發出的仰天悲鳴。飲食方面,除了鮮乳不喝之外,我任何好吃的東西心理有數,但不太會去讚美並且說這東西有多好吃;我也不會因為我要甚麼,家人不允許因而無理取鬧──平常這種狀況放在外頭根本是優良典範,但問題是我有委屈多半不會讓家人知道,因為我不想讓他們因為我的這麼一句話,讓他們因為擔心而無法好好生活。
但一切就這麼撐下去:其實指導教授沒刁我多少:只有第二篇內容太少,文字方面需要修改,還有主篇第一部分沒引用好並且有點沒拉回原點,另外就是格式。而這些都用紅字修改,並且教授直接要求我按照上面的紅字去改。後續就幾乎沒有任何的修正了‧‧‧
也該睡了,這是兩年多來的第一發,希望這發能夠讓我論文順利過關,看到自己的畢業典禮:我的目的就是要參加這屬於我的活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