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399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7/3論文口考高分通過始末:順便說說論文。

 這次在下的論文口試委員,東海與靜宜各兩個,兩校又分別出了一個系主任──東海那個同時是我的指導教授。說實在話前一天心裡實在沒底:甚至口考前一天我都打電話給系主任,開始擔心口試委員會問啥問題。後來當系主任說這通常一定過,只是分數問題時,心裡終於放下一個擔子。

隔天早上連忙趕去,口試時間約一個多小時,都是在問我問題,而我就一一回應:靜宜中國思想史教授問我關於第二章方面的論證與方式,還有主章節中關於「勢」的問題。不過會問的理由是因為看不太懂,並且覺得跟他所想不同,而我就直接應答。

接著是本次口試主席,也是東海助理教授,相當年輕,專長也是兵家與各戰史。他抱持著一定程度讚賞的態度,並且認為自身寫作內容有幫研究原文重做注解的風格。不過當然還是有提到部分文獻的問題,他希望我有機會去看看,或許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而指導教授本身是不會問問題,因此把問題就丟給本校系主任。本校系主任曾去日本留學,對各類內容要求、引用與論文內容任何一點毛病都相當的在意與重視。說到這邊,當時在下心裡真的沒底了‧‧‧我完全不曉得他會怎麼評──當時上過他的課程,對於我的文字學報告還是有程度上的批判。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他只提了引用格式問題還有論文引用出處不能是「注譯」本,並且佩服我按照他的要求,把他特別在意的一件事情:日本人的本名寫對──也就是說:一般我們在文獻中見到日本名人的姓氏,後面接啥「兵衛」、「衛門」、「太郎」等名字,是不能直接當成其本名,必須要寫正式名號,這我特別注意到了。最後他也講說:既然能夠把論文寫成這種成績,也不枉費來本校接受教育。以後要特別再精進‧‧‧也就是說他沒提任何關於我的論文內容。

到這邊,我終於喘了口氣。然後就是把錄音筆關掉,然後離開會議室,靜候佳音。等助教要我進去時聽到助理教授,說「恭喜你高分通過」時,內心放下了擔子。同時也覺得這五年不枉費了。這五年,無論身體與精神都有一定程度的影響,甚至因此讓自己爆發躁鬱狀態,同時還一個不注意躺入了榮總加護病房內。出院後兩三個星期,腦力有點暫時受損,身體同時呈現虛脫狀態。這一方面是因為腦子一直在轉,另方面就是我寫作時,在引用他人論述之餘,同時把自己觀點與想法放入其中,所以引用內容少,多是自己的看法與批判,這也就是為啥助理教授會說我是在幫其中篇章重新作著的理由。

因為研究內容為兵家中的《孫子兵法》,而我又是以學長在以唯物史觀的態度的批判上,重新化為最原始的二元辯證,並且只單從其中挑出三章相連結的。因此本次題目為《孫子兵法》中的二元辯證思維──以〈形〉〈勢〉〈虛實〉為例。看了看班上同學,絕大多數不是研究古典小說、明代詩文、戲曲、現代小說、女性主義等比較好發揮的題材,而我由於比較擅長思想,甚至對軍事有興趣,因此挑了個我比較擅長與喜歡的兵家內容,如此也不會與本科差太多。

總而言之,有空就回學校借個碩士服跟老師們還有其他人拍照,還有大頭照。不然除了畢業證書外,就真的沒有東西能證明我是碩士畢業‧‧‧

老實講:論文這個內容就是一種腦力激盪,然後就是學習歸納與整合,同時練習解決問題與找資料的方式與引用。這就讓學習者必須要時常跑圖書館與上網看各類期刊,甚至翻閱原典,才能找到證據──但證據不可以只看一家,而是要對著看,甚至東西方都要相互比較,才能找出為何東方與西方的思維有差別。

所以碩博士論文寫不寫得好,除了問題意識外,就是要幫人承先啟後,並且提出自己的創見而非單引用並且就說該內容就對──有時不同家的注解會放入太多得自我意識與當代想法,若隨意使用有可能會出錯。

寫論文跟當兵一樣,都是一個過程:前者是讓一個學生蛻變為研究者,後者是將一個叛逆者重新轉型為一個服從者與無畏者──而我寫兵家論文,則是兩者都參與到了,雖然後者並沒實際真正參與,但自己的心靈無形中也被洗滌一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