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好笑的同人改文,轉自鐵傲鋼彈惡搞區。

大天使號艦橋的格局,是和別的戰艦不同的:當中一個的大沙發,裡面坐著搖X艦長,一受到衝擊就波濤洶湧。戰鬥人員,打完了仗,每每提著頭盔,拿瓶飲料,--這是Seed裡的事,現在Destiny裡大家都喝咖啡,--靠門口站著,涼涼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膽子大些,便可以買湊到前面,跟漂亮CIC搭上話,如果,軍銜在高點,那就能左擁右抱艦長和號令官,但這些機師,多是燜騷男,大抵沒有這樣的膽量。只有穿紫色駕駛服的的,才踱到艦長席上,索要香吻,慢慢親熱。

  我從海歐波利斯被克魯澤隊菊爆以後,便在大天使號裡當兵,FT說,樣子不夠美型,怕侍候不了廣大青少年,就在艦橋當CIC罷。艦橋工作,雖然不用出擊,但萬一戰艦玩完,就死定了。而ZAFT的MS偏偏喜歡對著艦橋開火,拿著光束槍,對著艦橋擺Pose,又不肯開火,等到我們的機師爆了種,把丫削了人棍,然後放心:在這恐怖的環境下,集中注意力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掌櫃又說我幹不了CIC。幸虧跟海歐波利斯原配人員都死得差不多了,辭退不得,便改為專管看著雷達叫喚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坐在雷達前,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ZAFT是一副凶臉孔,聯合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基拉在我們這裡,才可以感到安全,所以至今還記得。

  基拉是開著真實系敢達而用超級系戰鬥方式唯一的人。他身材矮小;青白臉色,眼睛裡時常帶幾顆淚珠;一臉悶騷的表情。穿的雖然是藍色士兵服,可是卻是少尉,似乎上頭不給他新衣服,也沒得換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一起找吧,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基,別人便從UC史上的「基邁拉部隊」這王牌部隊的名字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基拉。基拉一到艦橋,所有打仗的人便都看著他哭,有的叫道,「基拉,為什麼不保護我爸爸!」他不回答,衝出去學驢叫,「基拉!你又削人棍了!!」基拉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削了Duel,還破了人家相。」基拉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廢人不能算削……廢人!……神的事,能說是削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什麼都不做就不會改變」,什麼「我們一起找吧」之類,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艦橋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基拉原來也是調整人,但終於沒進ZAFT,又愛上了芙蕾;於是愈過來愈狠,弄到將要把塞給做了。幸而半道被BL對像打成MIA,便上了PLANT,搶了人家的未婚妻。可惜他又有一樣壞習慣,便是好學驢叫。打不到幾天,便撲在拉克斯懷裡,號啕大叫。如是幾次,拉克斯也不肯給他抱著叫喚了。基拉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削人棍的事。但他在我們艦上,能力比別人都強,就是總有主角機坐;雖然間或Strike被爆了,暫時到PLANT上躺著,但不出一月,又從那拐來一台Freedom。

  基拉驢叫完以後,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基拉,你當真是SEED的主角麼?」基拉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狼控怎得比雞控多那麼多呢?」基拉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卡嘉利在哭挖」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哄笑起來:艦橋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FT是決不責備的。而且FT見了基拉,也每每這樣安排他,引得雞控和狼控吵架。基拉自己知道不能和FT講理,便只好向劇中人物擺譜。有一回對我說道,「你開過MS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開過MS,……我便考你一考。Freedom的五彩大炮,怎樣用的?」我想,神一樣的人,開的MS我會用?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基拉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會用罷?……我教給你,記著!這些炮應該會開,將來打仗的時候,削人棍要用。」我暗想我和削人棍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FT也從不會讓別人削人棍;又害怕,又不耐煩,膽怯的答他道,「不用教了,不是大喊『流派!東方不敗!』麼?」基拉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敲著雷達屏幕,點頭說,「對呀對呀!……東方不敗有四種著數,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基拉剛換上多蒙的衣服,想給我演示石破天驚拳,見我毫不熱心,便又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ZAFT的小強看得Freedom,也趕熱鬧,圍住了他。他便抽出光束軍刀,一人一刀。小強們被削了人棍,仍然不散,還想跟他抗衡。基拉著了慌,使出木葉旋風,把對方踢飛,「卡嘉利在哭啊!」直起身又削幾個人棍,自己搖頭說,「哭哉?不哭矣。」於是這幾個小強都在死於腰斬了。

  基拉是這樣的使人恐懼,可是沒有他,我們早就掛了。
  
  有一天,大約是Destiny開播八個月的時候,我們看著ZAFT跟聯合正在地中海火並,打得半響,艦長說,「基拉長久沒去削人棍了。還有好幾部新機體等著出場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出動了。米利亞美亞說道,「他怎的沒削?……他早開著Freedom衝出去過了。」艦長說,「哦!」「他總仍舊要削。這一回,自己發昏,竟削到爆了種的廢鳥去了。Destiny的主角,削得的麼?」「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被閃過去了,後來是被阿斯蘭擋著,擋了會,就把阿斯蘭給削了。」「後來呢?」「後來把阿斯蘭給削了。」「削了怎樣呢?」「怎樣?……誰曉得?許是難過死了。」艦長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看她的熱鬧。

  爆種之後,廢鳥是一會狠比一會,看看;我整天的算計著,丫也須換上Destiny了。

  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敵人,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數倍於Freedom的力量耶!」這聲音雖然極悶騷,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基拉便對著一部新MS摸著。他臉上滿是淫蕩,已經不成樣子;穿一件駕駛服,盤著兩腿,下面流得都是口水,把褲子都濺濕了;見了我,又說道,「數倍的力量耶!」艦長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基拉麼?你還削不削人棍了?」基拉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再削罷。這一回是Strike Freedom,很猛。」卡嘉利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基拉,你又削了人棍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削,怎麼會跟BL對像反目了?」基拉低聲說道,「他有後宮,後,後……」他的眼色,很像懇求卡嘉利,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卡嘉利都笑了。他從腰帶裡裡摸出一張阿斯蘭的照片,放在手裡,見他滿手是汗,原來他還是喜歡阿斯蘭的。不一會,他流完口水,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坐著Strike Freedom出動了。

轉自非正統的國度

軍火師評:

我想,我要再接下去,這樣才完整:

後來,過了一個月,有人在日誌上寫著:「基拉今天還不削人棍呢!」過了一年是如此,往後還是這般。

我終於沒再看到基拉,八成基拉已經跟人私奔了‧‧‧

猜看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