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軍火師的寫字桌
關於部落格
隨意寫東西,或是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胡亂放進去。
看看就好,別涉入謾罵。每個人的口味不同‧‧‧
  • 4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不要命的大學生寫的YY同人:重逢。其一:尋覓

CE76年十二月廿三日凌晨一時,我睡不著,八成早上開會開了太兇,從早上開到晚上,咖啡也就跟著當水一樣,從早喝到晚。別人喝的是美式淡咖啡,只有咖啡顏色沒有咖啡香;我自己泡的,是義式濃縮咖啡的一半濃度,顏色如同要寫毛筆字而預磨的墨!夠濃的了,自己倒滿五百毫升,一次喝完!我也是跟著別人這麼喝。要知道咖啡因致死含量只要十公克,而一般人從早到晚都在喝咖啡,哪怕美式淡咖啡清淡如洗碗水,照樣有咖啡因,只要當水喝,喝多了也是一樣會心悸!按照我這種不要命的喝法,一般人早就心悸到昏倒,我個人因為是調整者,所以沒事,不過後遺症就是睡不著‧‧‧

晚上十一點熄燈,與妻子們盡完丈夫應盡的「義務」後,我也睡了。可早上吸收的咖啡因,早不發作晚不發作,偏偏在我睡覺時發作!睡著睡著,忽然我醒了!眼前只看見被月光照亮的天花板;看看旁邊,左邊是拉克絲,右邊是瑪琉,露娜呢‧‧‧應該不會滾到地上的‧‧‧不過也很有可能。

一時之間,我沒找到。可是當我看到眼睛正上方有個勾子狀的東西,我就知道了:難怪我怎麼覺得蓋我那部份的被子怎麼那麼重,且布料十分細緻,好像小女孩的皮膚‧‧‧原來她就躺在我的身上!我的反應還真的是‧‧‧遲鈍的如同烏龜一般啊!

我自己苦笑地將露娜放在床上,讓這兩個「姊姊」抱著她,我自己下了床,把衣服穿了。

走下床,不開燈,直接摸索到廚房,自個兒拿了個五百毫升馬克杯,倒了杯鮮乳喝,並且做伏地挺身,設法讓自己體力消耗掉,好讓自己睡覺。

當我做到第六十下時,忽然看見一道亮光劃過天際!看起來像是流星,又似火球,但更像隕石!且那個玩意兒似乎往孤兒院那邊掉落!我心想不好,馬上到書房穿了件黑外套與外褲,衝出官邸,騎著重型機車,從官邸後門離去!

那些小孩不能有事情啊‧‧‧我邊看著火球墜落方向,一面將排檔排至最後,試圖想趕到現場去叫孩子們離開!看著儀表板:引擎轉速飆到三千轉,時速達到一百公里!幸虧我有裝強化的滅音器,不然早就吵死人了‧‧‧

花了半小時,終於看到孤兒院那邊的海岸了‧‧‧只見那個火球似乎越過了孤兒院,最後掉入了水中!我在海岸邊,看到火球最後落下的畫面:水中激起的浪花大的如同數十枚砲彈同時在水面上引爆,又像是魚雷擊中目標時的水花!!不過這種水花‧‧‧或許應該是大型潛艦被擊沉時才會有吧‧‧‧世上最大潛艦好像只有一年戰爭與古利普斯戰役中出現過可以裝MS的‧‧‧但那種大小也只能容納四架‧‧‧等會兒!說不定是‧‧‧是宇宙強襲艦墜落了!因為朦朧中我看到艦橋與船身的影子‧‧‧

等到水花都下來了,我終於憑藉著自己雙眼各四點零的視力看清了船艦的形狀:那是大天使級!可是大天使級好像只有兩艘啊‧‧‧一艘是大天使號,自從愛妻瑪琉辭去艦長以及軍人職務後,目前就是我在掌管;而這一艘‧‧‧我透過頭盔內建的望遠鏡與夜視鏡看過去:整個塗裝大都是黑色的‧‧‧這不就是四年前被擊破的主天使號?整個兒看上去似乎破損嚴重,好像整個被燒過的。這時候,我興起了想要探險的念頭。看到海岸旁邊有個引擎小艇,我直接「借用」,開往主天使號。

約莫兩分鐘後,到主天使號正上方。為了讓小艇能夠固定,且方便我攀爬,我用繩子弄了個活套,甩上某個很粗的柱狀體,然後拉緊。之後,我把繩子綁在小艇引擎部份,然後踢著船壁爬上去。爬到了入口,我從外套口袋中拿個C4把整個門給炸了!然後,往艦橋的方向走。

途中,周圍的環境,只能用破爛──我的全罩安全帽等於軍用防護面具,因此多功能──兩字形容:被燒過不說,且似乎受損達七成‧‧‧當我想到這邊,感覺很奇怪:照理來說,被我們用破城炮攻擊,大多數的船都會被我們打的炸碎,怎麼主天使卻沒有呢?我們眼看著她消失的‧‧‧此時,腦中突然有種莫名的希望:或許娜姐沒死‧‧‧我想這有必要查看看。於是我更加快腳步。

大概走了半小時吧,我爬上前往艦橋的樓梯。門已經全毀,根本打不開,又得勞駕塑膠炸藥!整個門開了以後,我看到地面上有兩個人躺在那邊,一男一女。為了看清楚狀況,便把頭盔的防護玻璃往上掀,並將那個男的翻正看看狀況。從臉孔與頭髮顏色,我辨識出來死者原來就是阿茲萊爾。其實不用確認躺地上那傢伙的身份,因為整個主天使號被轟時,就只有兩人,我只是想看他死相。看他死灰的皮膚就可以知道早就掛了,那個訝異表情還僵在那邊哩!哈哈哈‧‧‧阿茲萊爾,老子五年前我沒打過你,五年後我踹你屍體可以吧!(軍火師:你也真天殺的狠‧‧‧連死人也敢踹!)踹個幾下發洩情緒後,我去看看娜妲爾。

出乎意料的,皮膚還是紅潤的;探了探脈膊,雖然還有,但十分微弱。我幫她把身體翻過來‧‧‧啊!肚子受了很嚴重的傷啊~~~幸好都沒中要害!先拿萬用刀把她的傷口割開,把子彈挑出,再用隨身攜帶的消炎藥幫助消毒。臨時沒有繃帶‧‧‧阿茲萊爾啊‧‧‧別怨我,你的衣服我就撕下一塊「借用」吧!大略處理好後,我一定要帶她回去治療!於是我拿出另外的繩子,將她與我的腰部綁在一起,然後讓她抱住我,我才能揹。因為娜妲爾目前是昏迷的,身體無法自己出力,只能勉強讓她抱住我,我從後方抓住她的手,並且依靠繩子,我才能讓她不會掉下去。我在揹著娜妲爾時,背後感到有種似乎很有彈性的觸感,感覺好像兩個橡皮做的球一般,差不多有柚子般大小。直到今日,我才發現:原來娜妲爾的身材也挺有料的,跟瑪琉也不相上下嘛,哈!

走著走著,似乎覺得這艘船怎麼一直往下沉,且遇沉愈快‧‧‧等我到了下面,踏到水時才發覺:原來自我上來起,船就開始進水了!目前船整個沉了一半,原本要用攀爬才能上去的入口,隨著主天使號的沉沒,現在竟然只要直接走過去就可以上船了!大概這艘船在爆炸時,進入了四次元,後來不知怎地,竟然來到了五年後!按照當時的狀況來說,船身先著火,然後結構開始破壞,船身將整個崩解甚至爆炸。所以接下來就是‧‧‧快跑啊~~~!這艘船開始崩解以及沉沒啊~~~!

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爆發出來的火場怪力,我現在的狀況好比是以跑百公尺的速度在跑馬拉松,一百八十公尺長的通道跑的比誰都還快啊~~~!眼看船沉沒速度開始逐漸加快,我的心情也開始慌亂!好不容易跑到了之前被我炸開的出入口,看到馬達小艇還在那邊,我連忙跳上去!

我沒空去解繩子,於是掏出了萬用刀,割斷了綁在船艦上的繩子,連綁住娜妲爾的也一併割斷!這個動作一做完,馬上開船!因為我開始擔心我們兩個會連人帶船捲入漩渦中,與主天使號一同陪葬!(軍火師:天譴來了!誰叫你踹死人的?)我幾乎費盡了千辛萬苦,用我曾經在學校學過的開船技巧,試圖掙脫漩渦範圍。後來總算回到碼頭邊。

回到家,當我替娜妲爾上藥且包紮完畢,並且安置在自己的書房後,已經凌晨四時。此時我才發現到因為精神整個鬆弛下來,腎上腺素的後遺症開始發作了:我現在快虛脫了!因為剛才從救人到逃出漩渦範圍,分泌很多腎上腺素,且來回驅車一個小時,走路兼跑步近兩個小時,實在透支體力!比我十四歲被地連秘密挑為特種作戰人員時做過的體能訓練還操!他媽的‧‧‧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昨晚該好好睡,別在床上「透支」體力的。我該回去房間睡回籠覺了‧‧‧呼哈~~~

 

To Be Continued...

各位,勉強看看吧,驚險鏡頭或許跟馬蓋先等影集是沒得比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